《假如中美開戰》第七章之四:今日军国主义,不在日本,而在中国


党的喉舌在国内散布:“各国担心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纯属自欺欺人。二战结束已近70年,日本作为一个成熟民主国家的历史,也已近70年,早已是世界和平力量、亚洲文明样板;而中国,依然深陷专制泥潭和冷战形态。若论军国主义,如要亚洲国家表态,都会指称,今日军国主义,不在日本,而在中国;绝非东京,而是北京。谈到西方的担心,也只会担心中共,绝不担心日本。


就连一贯亲中的前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都指出:“中国正在恃强欺负邻国。”“中国告诉我们,国家无论大小一律平等。但当我们做的事惹其不高兴时,他们就会说你让13亿人民不高兴了。”李光耀质疑:“工业化的强大的中国,会不会像美国自1945年以来那样善意呢?”,这里,李指二战后,获世界霸主地位的美国,善待世界,不仅从不恃强凌弱,而且总是扶助弱小、抗击独裁、张扬平等与民主价值,维护世界和平。前些年,李光耀疾呼美国:重返亚洲,制衡中国。


假如中日开战,国际支持哪边?


假如中日开战,在日本一方,将获得美国的强力支持,《美日安保条约》是两国联手抗中的基石。亚洲多数国家,即便不能出手相助,也会同情日本。越南、菲律宾、印度等国,可能暗助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国,则可能基于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而明助日本。


至于俄罗斯,虽大量卖武器给中国,却并不意味着支持中国。2012年10月,出访日本的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帕特鲁舍夫,明确表示:“在中日岛屿争执中,俄罗斯坚持中间立场,不支持任何一方。他说,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应该自己解决他们之间的领土争执。”作为俄国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帕特鲁舍夫的表态,代表了总统普京和俄罗斯政府的立场。


至于北韩,这个唯一与中国签有军事互助条约的国家,几乎是中共唯一盟友,从来就不可靠。北韩从不放弃向日本示好的机会,2013年初,就在中日冲突最激烈的时刻,平壤忽然向东京表示,希望重开朝日政府间谈判,北京御用学者为此曾惊恐预测,朝日关系可能在年内出现“突破性进展”、可能“突然实现首脑峰会”;哀叹,果如此,则“中国大受打击”。


至于巴基斯坦,中国的半个“盟友”,至多在牵制印度方面,暗助北京一把,但不可能追随中国去对付日本。


台湾,岛内两大政治板块,大致决定了台湾的中立立场。一大政治板块是蓝色,大约亲中,目前处于执政地位,不会帮日本,但也不至于与北京联手、夹击日本。因为,蓝营本身,受到两大牵制,一是美国,与台湾关系特殊,为台湾安全保障;二是台湾民众,普遍亲日,2011年,日本发生大地震,台湾捐款日本,超过任何国家,台湾民众,几乎家家捐献,源于他们深厚的友日情结。另一大政治板块是绿色,倾向台湾独立,反共、仇中、亲日、亲美。蓝绿两大政治板块彼此制衡,如果台湾不便站在日本一方,至少也会保持中立。


由此可见,假如中日开战,在中国一方,不可能形成任何国际或地区联盟,只能独自登台,形单影只,单打独斗。而一旦失手,则成为周边国家争先抛弃或瓜分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