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三章 之五 安倍外交包围中国,北京坐立不安(下)

日非首脑峰会,与中国较劲


2013年6月,第5届非洲开发会议在日本横滨召开。开始于1993年的非洲开发会议,由联合国、世界银行与日本政府共同举办,每5年在日本举行一次。这个会议,又被称作“日非首脑峰会”,因为,会间,日本首相会晤非洲各国首脑。


在本届峰会上,日本宣布,未来5年,将援助非洲3.2万亿日元(320亿美金),帮助非洲在基础设施、电网、产业人才培养、保健和农业等领域的建设。其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40国非洲首脑分别会谈,大力拓展日本对非洲的影响力。


于是,这次日非首脑峰会,被视为与中国较劲的峰会。中共《解放军报》为此刊登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刘强的文章,以气急败坏的口气指责说,日本对非洲和缅甸的经援,是为了“谋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其实,即便日本是出于这一目的,怎又值得北京如此大惊小怪?原来,设若又一个民主大国--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中共而言,不仅如芒刺在背,而且感到很不自在:在现有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中,中国已经落单为唯一的非民主国家。如果再增加日本、印度等国入常,中国形象,岂不更加丑得难看?



安倍主义:“自由与繁荣之弧”


实际上,完成访美行程之后,安倍“外交包围中共”的战略,就基本完成。对照从容自如的安倍外交,失道寡助而四面楚歌的中共,外交上处处被动,几乎无从下手。中共驻日本大使酸溜溜地表示:“日本包围中国的外交动作不利改善中日关系。”显示北京对日本连串外交成果坐立不安。这恰好证明安倍国际战略成功,打到了北京蛇的七寸,戳到了中共痛处。


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被称为“安倍主义”。这条弧线,是在美国重返亚洲、俄罗斯-印度-越南强化“铁三角”之外,由日本对中共撒下的又一层包围圈。


据知,安倍采取的是“先包围后改善”的策略,即,先联合亚洲国家,构筑抗衡北京的统一战线,让中共有所忌讳、有所收敛,之后,徐图缓解陷于紧绷的日中关系。先展示硬实力,再展示软实力。2013年1月,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党魁山口那津访中,安倍托他带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一封亲笔信,习亲手接下,但并未答应该信有关日中举行首脑会谈、改善双边关系的建议。


安倍此举,是一个文明国家之文明领导人的正常做法,非示软,乃示善,在事态变得不可收拾之前,尽可能做出和平努力。很难设想同等情况下,中共领导人会主动这样做。顽固,横蛮,顾面子,原本是被极权体制惯坏的极权者的通病。


日本毕竟是一个民主国家,能够理智地体认,作为两个亚洲大国,日中关系具有无可回避的重要性。但,日本须有长远战略,绝不能因为中共一时收敛而弃守围堵中共的国际战略。中共狼性不改,日本须臾不可大意。北京要求日本放弃外交包围,日本大可不必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