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三章 之八 争夺钓鱼岛,北京的多重意图(下)

Updated: Oct 15, 2019

挣脱第一岛链


实际上,中共冲击钓鱼岛,也是冲击美国围堵中共的第一岛链*,如能挣脱,则是困兽入海,无法无天。这层企图,比压倒日本更深。美国了然于此,故而始终坚持:钓鱼岛涵盖在《美日安保条约》之内。意即,绝不让北京怪兽闯出第一岛链

。其实,中共对菲律宾的一再进犯,就是它冲击第一岛链的斗胆尝试。

中共声称要建立“海洋大国”,其意思,要在二十一世纪里,以超级大国姿态,主动进军国际海洋。在东线,跨越“第一岛链”、甚至“第二岛链”;在西线,跨越印度洋,进入阿拉伯海,将中共制海权和制空权扩张到盛产石油的中东地区。中共国防科工委发言人透露:建造和拥有航空母舰,目的就在于此。

由此可见,钓鱼岛,成为中共的生死战场。若侥幸打赢,即是一石三鸟,一举数得:压倒日本,逼近台湾,震慑美国,称霸全球。若落败,至少产生两个灾难性的后果:中国的大国威风被打掉,扩张梦破灭;中共政权遭中国民众唾弃,随时可能被推倒。这两个后果,就是清朝甲午海战(1894年)之后的结局。



中南海争面子


2013年3月,中共太子党人物、解放军上将刘源(其父亲刘少奇是前国家主席,被毛泽东迫害致死)公开说:“钓鱼岛之争,是面子问题,而中方已挣足面子。”暗示可以见好就收。刘源又说:“面子问题是需要的,有时候也还是很重要的。”

刘源所说的面子,意指,2012年,日本政府收购钓鱼岛,实现该岛国有化,在此之前,北京通过各种渠道,再三向日本政府打招呼,要求照顾中国政府的面子,日方并未接受。北京甚至私下提出,只要日方做到“三条”(不登岛、不开发,不做海洋调查),中方则默认现状:即日本对钓鱼岛的实际占领和有效控制。日本政府的收购,让中国政府大失颜面。

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在中国民间激起一定程度的舆论反应,中国政府觉得“脸上挂不住”,一定要有所表示、有所动作,以挽回面子。刘源把钓鱼岛之争定义为“面子问题”,等于否认钓鱼岛之争是主权问题。如果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听懂了,必会大呼上当,他们要的,是更大的中国版图,而不仅仅是面子。

中共《人民日报》驻日本分社社长、日中新闻社社长韩晓清曾发表文章,责备保钓人士,说“香港、台湾、大陆所谓的保钓人士所做的登陆钓鱼岛行动,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动机,都不是爱国行为,而是害国行为。”理由是,保钓人士一次又一次的登岛,“通过世界各国的各种媒体向全世界传达一个对中国非常不利的信息,即日本在有效地控制着钓鱼岛,日本在钓鱼岛有效地行使着行政管理权,司法管理权。

”虽然,韩从另一个角度说话,但指出的,也是中国的面子问题。



习近平争军权


习近平上台,对外姿态强硬,尤其在中日争端上,有意激化事态。日本方面,有人以为,这是习近平在报复日本。指的是2009年习近平访日,要求日本天皇破例会见,激起日本舆论的批评潮。*

其实,习近平还不至于因此事迁怒或报复日本。当习近平接过党政军大权,看似大权独揽,其实不然,三大权力中,军权尤为空虚。各派围绕薄熙来事件斗法,突显中共党内分裂、军内分裂、以及党和军队的疏离。故而,习上任之初,主要心思、精力都花在军队上。频频视察军队,拉拢军头,为军人打气,沿袭江、胡老套,继续讨好军队,优先军队供需。对外,则放任军方意志,激化与邻国领海、领土之争

,通过调兵遣将,强化自己的军事统帅地位;顺便塑造自己强硬军事领袖形象,立威治军。这是历代中共领导人故技。习近平对日强硬,也由此而来。



操弄民族主义


2013年3月,中共召开人大、政协两会。在回答日本记者有关“中国外交是否会更加咄咄逼人”的提问时,人大女发言人傅莹说了这么一番话:“很多中国人的意见包括媒体人的意见,是希望中国更加强硬一些,尤其面对挑衅的时候,希望有更加强硬的姿态。”

这里,暂且不说究竟是谁在“挑衅”谁,傅莹的回答,体现习近平等人心思,似乎

,对外强硬,来自于中国民意。殊不知,这等“民意”,本身就是中共误导的结果

。中共长期推行反日、反美宣传,渲染对日、对美敌意,动辄热炒有关中美、中日对立话题,自然很容易让中国人对中日、中美纠结上心;设若中共长期宣传中俄边界争端、渲染朝鲜威胁(毒品、假钞、核污染),中国人肯定更反感俄国、朝鲜。但中共长期隐瞒中俄、中朝交恶,导致中国人对涉俄、涉朝纠葛麻木不仁。

中共误导了中国民众,酿成泡沫“民意”;反过来,中共又被这个泡沫“民意”所误导,以为“民意”真需要它对外强硬。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心理感应的恶性循环,作为操弄民族主义的老手,中南海本身似乎都糊涂莫名了。典型的自欺欺人。

自毛泽东死后,“共产主义信仰”在中国破产,中共改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

)为官方意识形态。一旦对外开战,中共可借民族主义,压倒民主思潮;更能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公民言论与人身自由,恣意践踏人权;国家主义至上,民主化更形遥遥无期。



现阶段目标:制造既成事实


争夺钓鱼岛,北京意图复杂。上述六层意图中,前三层为大意图,深远谋略;后三层为小意图,短期行为。作为第一阶段,中共的目标在于:把中方在钓鱼岛海域的“巡航”常态化,让日方逐渐习惯于此,从“各自巡航”到“共同巡航”;进而,让日本被迫承认这桩岛屿争端;再进一步,让国际社会接受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这一“既成事实”。

钓鱼岛争端,任何时候,日本都无法掉以轻心,即便出现暂时降温。对中共而言

,即便降温,也只是战术退却,而非战略退却。以北京的长远野心,即便暂时收敛

,任何时候,都可能卷土重来,端视国内政治气侯和国际形势变迁。麻痹对手,积蓄实力,再吃掉对手,是中共惯技。对付台湾如此,对付日本和美国,也会如此。



对日本的忠告


中国政府发行新版中国护照,日本方面,静观而没有表态,或许因为,新版中国护照上的地图,并没有将中日争议的钓鱼岛或东海区域纳入其中。其实,这一细节,不过是北京的精心算计:先招惹那些相对较弱、惹得起的国家,暂时不去招惹那些相对较强、惹不起的国家。

同理,当中国政府宣布将在南海对外国船舶实施登临检查时,日本方面,也是静观而没有表态,还是因为,北京暂时没有宣布要在东海、尤其钓鱼岛海域采取类似举动。

但,日本应该有所表示,声明反对中共上述举动,尽管北京针对的,是表面上与日本无关的南海或其他地区。然而,中共有“各个击破”的诡计,假以时日,类似举动,迟早会落到东海或钓鱼岛海域。

尤其,当中共欺负菲律宾、挤占黄岩岛之后,日本更应该带头表达谴责。因为,亚洲国家只有团结一致、同心协力,才能遏制北京霸权。

日本在参加TPP(泛太平洋伙伴协定)和EPA(与欧盟的自贸区)谈判的同时,仍积极参加中日韩自贸区(FTA)谈判,以为,参加中日韩自贸区,可以缓和中日韩之间因岛屿争端而形成的对立。外界认为,日本三面下注,可以左右逢源,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但如果中日韩自贸区成形,却是对美国主导的TPP的抵消。美国倡导建立TPP,目的就是要在亚太经济合作上另起炉灶,排除不守规则的中国。由此

,日本应该慎重,至少要优先考虑TPP和EPA,延缓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直到北京改弦易辙,放弃对内镇压、对外威胁的政策。

作为亚洲最成熟的民主国家,日本,还有韩国,在与极权中共打交道的时候,迄今

,并不像欧美国家那样,敲打中国恶劣的人权记录,要求它改邪归正。日本从自身的谦卑文化出发,以为那样做,会得罪北京;又以为,历史上,日本曾入侵中国,不宜再对中国事务发声。其实,历史上的入侵是一回事,现实面前的地球村又是另一回事。战后日本,早已是亚洲民主与和平基石,理应发挥更大作用。

欧美国家,对中国人权问题,大大方方地发声,固然令中共不悦,但也并没有因此影响与中国的经贸往来或外交关系。日、韩等亚洲国家,平时不批评、不督促中共

,只有轮到中共赤祸袭来,祸加自身,才开始谴责中共邪恶,才开始提到民主自由价值。临时抱佛脚,恐于事无补。

笔者曾经在另一本书里写道:日本政要曾经为入侵中国道歉,但他们似乎从来不曾想过,中国共产党的崛起,及其为祸中国的后果,却因日本入侵中国而来。中日战争期间,中共与日军关系暧昧,在对付蒋介石及其国民政府方面,互有默契;中共正是借中日战争而发迹,隔岸观火,火中取栗,扩大武装,抢夺地盘,收渔翁之利

。以至于,中共坐大,中共篡政,荼毒中国人民。换言之,日本人虽然败走,却留下败坏中国的遗毒----中国共产党。这,才是日本所欠中国的最大债务,就此,日本才最应该向中国人民深切道歉。帮助中国人民推翻中共独裁统治,日本责无旁贷

1972年,中共主席毛泽东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田中首先就日本侵略中国向毛表示道歉,说“对不起。”。毛泽东却大声说:“不要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

2010年初,笔者曾著文《不可能等边的日美中三角关系》,提醒日本,不该催促美军基地搬迁,否则,“中共的影响力,可能乘虚而入。”而“中共当权者的既得利益,不仅与人类的方向相左,甚至也与中国民众的利益相背离。”笔者反对日本民主党要让日本与美中两强保持等距离、即所谓“等边关系”的立场,诘问:“美国与中共,一个是善的强权,一个是恶的强权,夹在其间的日本,怎能与之等边?

”笔者奉劝:“如果日本国还有一些具远见卓识的政治家,那么,他们应该引导日本,全力支持中国民主化。”因为,“一个民主化的中国,将构成日本的外部安全

;北韩威胁,也会因为釜底抽薪而彻底缓解。那时,日本,在两个民主大国--美国和中国--之间,建立等边关系,才更具有现实意义。”

笔者之言,不久即应验。中共开始挑衅日本,激化钓鱼岛争端,称霸世界的野心日益暴露。而日本,只得又回归从前:保留美军基地,巩固日美联盟,抵御中共扩张

从现实考量,在日中与日韩岛争中,日本应该分清主次,缓解与韩国的岛争,而强化对中共的阻击。地理上,日韩之争的竹岛(韩国称独岛),距日本较远而距韩国较近;日中之争的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距日本较近而距中国较远。日本已实际控制尖阁诸岛百年,但并未有效控制竹岛。以日本之长计,大敌当前,应修好日韩关系,以集中力量,对付盘踞北京的中共集团。

最后,笔者劝言日本政治家,不一定参拜靖国神社。不论出于意识形态,还是出于日本民意,日本政要,都不必参拜靖国神社。因为,每一次参拜,不仅让中共大做文章、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而且也引起韩国不满、激发韩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为了联合韩国,为了将中国人民从中共那里分化出来,日本政治家不宜参拜靖国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