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三章 之六 美日同盟,中共望而生畏(上)

美日同盟,中共望而生畏


在日本一连串外交动作中,以安倍晋三首相访美最具看点。那是2013年2月21至24日,安倍访美,远在地球背面的中国政府,成为最大看客,密切盯梢日美首脑的一言一行。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


安倍结束访美后,中国媒体和御用学者纷纷发表言论,讥讽安倍访美失败,“在钓鱼岛问题上未能如愿”,“未能获得美国的明确支持”,日美首脑没有举行联合记者会,表明“美国支持安倍的热情并没有东京希望的那样高”,美国“给日本泼了一大盆冷水”,安倍之行“在刻意低调的尴尬中结束”,“乘兴而来,败兴而去”。北京还故意把安倍三天的访美行程讥讽为“一日游”。


为了佐证这些言论,北京还炫耀“中美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的政治与经济关系”,吹嘘,美中关系足以压倒美日关系。这就像一个暴发户,动辄当街一站,大拍胸脯:“老子有钱,你们能怎么的?”其实,北京对华盛顿态度的极度在乎,恰好说明,不仅日本需要美国,中共也需要美国。


反观日本媒体,对安倍访美,大多一片赞扬和肯定。他们普遍认为,安倍之行,“修复了日美关系”,“巩固了日美同盟”,尤其加快了日本加入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步伐,参与美国经济围堵中共的新战略(2013年4月20日,日本获得TPP成员国批准,正式加入谈判)。民调显示,安倍访美归国后,日本民众对他的支持率又上涨了5个百分点,达到69.6%,创下近年日本政治人物支持率新高。也有少数日本媒体,态度审慎,比如《朝日新闻》,提醒:“日美首脑对中国有温差;美国不愿卷入中日纷争的声音不小。”


中日两国媒体对安倍访美呈现不同解读,美国立场到底如何?美日首脑会谈时,奥巴马说:“我想我可以满怀信心地宣告,两国联盟中的信任和纽带又回来了。”这句话指的是,美日关系曾因日本民主党政府要求驻日美军搬迁基地而闹得不欢,到此重获修补。


中国媒体避而不提的,还有,奥巴马延长了与安倍的首脑会谈,达1小时45分钟,并临时增加午餐会,副总统拜登也被临时邀请加入。会谈的内容,大部分没有公开。一项重要的成果是,奥巴马与安倍将积极配合,推动日本参与亚太地区民主国家之间建立自由贸易协定(TPP)的谈判,此举,将在经济战略上,对中共构成牵制和围堵。


安倍访美,中共最担心美国表态:在钓鱼岛争端上,美国宣示与日本联手,对抗中共,并不惜一战。华盛顿即便这么想,也不会这么说。精明的奥巴马政府,并不打算用言辞来刺激北京。自我庆幸的中国媒体,故意忽略奥巴马如下含蓄表态:“日本是美国最紧密的盟友之一,美日联盟是地区安全的核心基础,也是美国对太平洋地区诸多政策的核心基础。”


事实上,自奥巴马一上任,就大幅调整了美国国策,从全面出击转为全面收缩,遇事主要以和平手段解决;从单边主义回归多边主义,针对国际突发事态,多借助联合国、北约、盟国等机制共同应付;从战争状态转向非战争状态,相继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用中文术语来说,这一时期,是美国休养生息、韬光养晦、养精蓄锐的时期。奥巴马一上任,就意外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在此光环下,奥巴马必定尽力约束美国,克制,隐忍,不轻动干戈,而力保和平。奥巴马有言,他个人更偏好和平。但也引用前总统罗斯福的名言说:“说话要温和些,但手中要握根大棒。”


安倍访美,中共舆论为美国没有为中日钓鱼岛争端明确表态而假装庆幸、假装欢呼雀跃,固然是自我打气,做样子给国内老百姓看,但也证明,中共对美国的奢望之重,挟洋自重,远超外界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