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三章 之四 错失中日亲善,北京朝中无人

2006年,安倍晋三首度出任日本首相,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中国;2012年,安倍再度出任日本首相,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越南。这一变迁,充分反映了这六年多间,亚洲地缘政治的演变、以及中日关系的逆转。


如果说,2006年,安倍首访中国、重视中日关系的姿态,没有得到北京的即时回应,反映中共领导层的惯性迟钝;那么,2009年,日本民主党上台,公开亮出亲中旗号,该党头面人物小泽一郎,公然提出日本要脱离美国,要与美中保持“等距离”,仍然没有得到北京的应有回应,则反映了中共领导层的十足痴呆。


深居紫禁城的一群北京老官僚,摆出一副“以不变应万变”的封建帝王姿态,巍巍天朝,唯我独尊。民主党执政三年,中日关系不进反退,最后,还在钓鱼岛问题上,闹得不可开交。北京白白错失民主党主政日本的天赐良机,足见中南海昏君当道,朝中无人,如同一群瞌睡虫。另一方面,中南海耽于内部权力斗争,无暇他顾,对外部世界,包括中日关系,完全处在状况之外。这一切,均呈现历代封建王朝的晚期征兆。



日本政治右转,中国是诱因


中日关系全面恶化,相应地,日本政治全面右转,不仅自民党能重新登台,连更右翼的维新党都能全新登台亮相,在2012年底的大选中,该党在国会所得席次,几乎与排名第二的民主党比肩。


日本政治生态急剧嬗变,从修改和平宪法、行使集体自卫权(与他国合作防卫),到重振军备、甚至“放弃不拥有核武器的义务”,各种备战呼声不绝于耳。新一届日本国会中,自民党席次近三分之二,加上其传统盟友公明党席次,则超过三分之二(如与维新党合作,更远超三分之二),已经跨过修宪门槛。


这一切,最大的外在诱因,就是中国;说是受中共刺激、被中共逼出来的,一点也不为过。2012年最后几个月里,中共渔政船、海监船反复出没钓鱼岛海域,与日本船舰对峙。就在日本大选进入白热化的最后阶段,2012年12月13日,中共海监机首次飞临钓鱼岛;12月15日,日本大选投票前夕,中共海监机再度飞临钓鱼岛。中共耀武扬威的举动,实际充当了日本偏右力量的超级助选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