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九章之一:南苏丹独立,中共尴尬



第九章 不敌民主潮,北京国际战略溃败

“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前中共主席毛泽东


南苏丹独立,中共尴尬

2011年7月9日,脱离苏丹的南苏丹,正式宣布独立。这是非洲的第54个国家,联合国的第193个成员国。在南苏丹全民公投中,近99%的当地人支持独立。南苏丹独立,获得世界承认,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30国非洲国家领袖、以及苏丹总统巴希尔,出席了南苏丹的独立庆典。

苏丹曾为英国殖民地,1956年获得独立。但同时爆发南北内战,历17年(1955至1972)。随后的和平阶段,仅持续了11年。1983年,再度爆发南北内战,历21年(1983至2004年)。在国际社会持久压力和调停下,2005年,南北苏丹达成和平协议。

苏丹内战,被称为二战后持续时间最长、过程最惨烈、死亡人数最多的内战。尤其第二次内战,共计近200万人死亡,约400万人流离失所。2003年,更发生惨绝人寰的达尔富尔大屠杀:由苏丹军政府支持的北部阿拉伯民兵,攻击南部达尔富尔地区,实行抢光、烧光、杀光的“三光政策”,30万南苏丹人惨遭屠杀,200万人流离失所。苏丹总统巴希尔由此遭到国际法庭以战争罪、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等罪名的起诉和通缉。

苏丹内战,有两大成因。其一,以阿拉伯人为主的北部,信奉伊斯兰教;以土著黑人为主的南部,信奉“万物有灵”或基督教。1983年,苏丹政府颁布法令,在全国强制推行伊斯兰教,遭到南部激烈反对,内战骤然引爆。其二,苏丹富有石油资源,但大部分油田位于南部,苏丹政府垄断石油的手段,让南部人感觉被掠夺。围绕石油,双方激烈争夺,互不相让。

周边各国,或多或少,卷入苏丹内战。而国际上,以中国介入最深。北京力挺苏丹军政府,源源不断地为后者提供军火,包括大批歼七战机。借用中共武器,内战中,苏丹政府军长期占据优势,尤其在达尔富尔大屠杀中,“所向无敌”。发生在苏丹境内的大屠杀和人道灾难,远在北京的中国政府,有着不可推脱的罪责。

中共力挺苏丹军政府,首先是意识形态的默契。1989年6月,中共军头邓小平调集军队,血腥镇压中国民主运动;同月,苏丹军头巴希尔发动军事政变,接管政权。这一大一小的两个军事独裁政权,同步受到国际制裁,却彼此引为“知己”,惺惺相惜,同病相怜。通过苏丹军政府,中共逐步垄断苏丹石油资源。动荡的苏丹,竟成为中国第六大石油供应国。

2008年,巴希尔遭国际法庭通缉,但2011年,胡锦涛故意邀请巴希尔访问中国,以隆重的元首礼遇,高调接待,显示,中共故意藐视国际法庭,与国际社会公然作对。

与中共相反,美国支持南苏丹人民为自由、人权和独立而进行的奋斗,并力促南北和解。苏丹内战,人口仅为全苏丹五分之一的南苏丹,组建“人民解放军”,从几千人发展到5万多人,且骁勇善战,历经艰苦卓绝的对抗,以小胜大、以弱胜强,最终打败政府军,迫使苏丹政府承认南部的自治、直至独立。由此延伸的国际意义,也呈现两个大国博弈的结果:中共大败,而美国大胜。正义再度压倒邪恶。

南苏丹独立当日,美国和中共都宣布承认南苏丹。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指出:南苏丹独立,“象征(南苏丹人民)流淌的鲜血、洒下的泪水、投下的选票以及千百万人梦想的实现。”

中共方面,不免尴尬,虽也立即承认南苏丹并宣布建交,却没有解释任何理由。除了对南苏丹人民的亏欠和心虚之外,实际经济利益,才是中共做出此选的动因。北京心中有数,南苏丹据有原苏丹70%的石油资源,岂敢轻忽和怠慢?

由此,也进一步佐证中共政权的实用主义与势利心态。这个一向高唱“打击分裂”、“反对独立”的独裁政权,再度暴露其双重标准:面对中国范围的独立或自治诉求,中共一概摆出镇压和威胁的凶悍嘴脸,对“台独”、“藏独”、“疆独”等,骂声不绝,竭尽妖魔化,铁腕镇压,不惜流血千里;但对国际范围内的民族自治与独立,中共或趁火打劫,或见风使舵,毫无原则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