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九章之三:力挺格达费,中南海失算



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独裁者格达费遭反政府武装擒获并射杀。格达费殒命当日,利比亚全国一片欢呼,各国领导人发表谈话,远在北京的中共领导人,却保持了尴尬的沉默。这是北京遭受的又一次心理打击。

让北京痛心的,还有他们的直接经济利益损失。中共在格达费统治下的利比亚,砸下高达180亿美元,主要瞄准该国石油资源;利比亚人民起义后,中共被迫从该国撤出3万5千名中国官员、商人和工人,停工停产。就像通常的情况那样,其中任何一宗合同,都伴随着中共高官的巨大好处,比如,巨额回扣。

这年,“茉莉花革命”,由突尼斯、埃及波及到利比亚和叙利亚。利比亚民众抗争,经历三部曲:民众和平请愿;格达费武力镇压;民众转为武装起义。

与突尼斯和埃及的统治者相反,利比亚独裁者格达费不仅拒绝听取民众声音,而且悍然出动坦克、军机,屠杀利比亚民众。格达费为自己的屠杀行径辩护,声称他是效法中共“六四”屠杀,“为了国家的统一”而消灭示威者。

其实,中共屠杀民众,绝非为了“统一”。那时(1989年)的中国,根本不存在什么统一问题。中国民众的民主呼声,直指专制积弊。格达费借中共招魂,再次将北京推上国际道德法庭的审判台,证明中共是世界统治者极度败坏的样板:一旦有独裁者屠杀民众,都可声称是效法中共。

值得玩味的是,联合国安理会随后通过决议,制裁格达费及其家族。中共罕见地投了赞成票。中南海心思复杂:如果不投赞成票,将陷入明显被孤立与被审判(道德审判)的地位;反正格达费也快倒台了,中共也救不了他,不如来个落井下石,加入“墙倒众人推”的行列;又正好撇清与格达费的关系,不让格达费与北京扯上。

然而,中共与格达费非同寻常的历史关系,却是无法撇清的,不仅有格达费的自辩词,更有大量历史事实为证。

2007年4月,中共借武汉大学,举行了一场“格达费思想学术研讨会”,该校党委副书记在致辞中,盛赞格达费的“世界第三理论”,称赞他是“著名的思想家”。研讨会题目,包括:“格达费的革命哲学与伊斯兰社会主义”、“格达费思想中关于集体主义时代的论述”、“格达费的绿皮书及其世界第三理论”。

“社会主义”,“集体主义”,这些让中国民众耳熟能详的名词,恰恰就是格达费政权与中共当局心意相通、惺惺相惜的理论基础。格达费推行具有利比亚特色的“社会主义”,由“人民委员会”管理全国,自己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自称“总书记”。

面对举国反叛,格达费自言自语:“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造反?” 他举例说,在利比亚,人们可以低息贷款,住房也很便宜。感叹:“实在不明白老百姓为什么要造反。” 仿佛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指称老百姓“吃错药了”。看来,格达费也像中共领导人一样,迷信物质,迷信“金钱万能”,以为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结果,也像中共一样,穷得只剩下钱!

事实上,“茉莉花革命”席卷之处,都并非穷国,举凡突尼斯、埃及、利比亚,都堪称北非富国。尤其利比亚,因其石油资源丰富,国家收入丰厚。该国人均生产总值高达13400美元。从1981年开始,人均收入就高达1.1万美元。就国民生活而言,利比亚是非洲最富裕的国度。而不论其人均产值还是人均收入,都远远高于中国。

曾受中共盛赞的“突尼斯模式”与“利比亚模式”,即政治独裁加经济繁荣模式,先后破产,等于中共“经济决定论”的破产。北京对世界形势的误判率,达到百分之百。与其说是“眼力差”,不如说是头脑坏,总是以其反动、腐朽的独裁思维,抗拒一日千里的世界潮流。

席卷伊斯兰国家的民主潮,再次证明:民主与自由,是跨越种族、宗教与文化的普世价值,生而为人者,都将执着追求,不会例外。专制与独裁,只会维持表面的、有时限的稳定,而无法带来内在的、持久的稳定。内乱与崩溃,只是时间问题。中国也不会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