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九章之二:缅甸回归文明世界,北京难堪



2011年10月,缅甸政府突然叫停由中国投资的密松大坝。两年前动工的该大坝,建成后,将形成面积比新加坡国土还要大、达766平方公里的水库,截断缅甸最大河流——伊诺瓦底江,犹如中国三峡大坝在缅甸的翻版。

该工程遭到缅甸环保人士、政治反对派、以及居住当地的少数民族强烈反对和抵制。而中缅“合作”兴建该大坝,将把90%的电力输往中国,缅甸政府仅有二成获利。缅甸民衆愤怒抗议:“我们的伊诺瓦底江不是爲中国谋利的!”

中方投资该项目,估计达36亿美元。缅甸当局突叫停,令北京不安。中共刚刚在利比亚政经两失,又在缅甸人财两空。而更令北京不安的,是缅甸政府搁置该工程的理由:“不能违背民众的意愿”。实际上,除了经济损失,最让北京心乱如麻的,还是缅甸出现的政治变局。

长期执政缅甸的军事当局,先后于1988年,血腥镇压民主运动;1990年,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强行解散反对党;之后,悍然软禁反对派领导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翁山淑姬;2007年,再度血腥镇压以僧侣爲主的民众请愿。为此,中国领导人对其赞赏有加,视如“最亲密盟邦”。

2010年11月,缅甸军事当局突然宣布举行“大选”,在没有真正反对派参与的情况下,军方背景的巩发党宣布“胜选”,并由那些脱下军装的原军方将领组成“文职政府”,原军事将领吴登盛出任“总统”。国际社会拒绝承认这一“选举”结果。

然而,戏剧性的是,这个变了装的政府,也开始变脸。不动声色地开启了政治改革。一年间,先后解除对翁山淑姬的长期软禁,与少数民族展开和谈,停止反西方宣传,解除新闻封锁,释放政治犯,欢迎流亡人士归国,允许翁山淑姬和反对党重新登记并加入国家政治进程……

二十多年间,备受国际孤立和制裁的缅甸军政府,与北京互爲依存。中共的大举投资,几乎将缅甸变成“中国的一个省”。中国投资缅甸,名为“经济开发”,实为资源掠夺,比如,出于中国泡沫式经济需求,缅甸木材被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以至于,中缅边境之缅甸一侧,原先茂密的森林几乎被砍伐殆尽。

北京不仅向缅甸输出带有殖民色彩的经济模式,也向缅甸输出“中国特色”的政治模式,那便是,专制与腐败。缅甸变局,不仅让中国的经济项目搁浅,也让中国输出的政治项目搁浅。

北京喉舌,以不满的口气,评论缅方叫停密松大坝的举动,借机“奉劝”缅甸政府:“缅甸此举面临着火药桶上玩火的风险。如果缅甸没有做好全面政治改革的准备,此举不但会得罪中国,更主要的是,会激发国内改革派的快速成长,从而对缅甸现政权造成巨大的冲击。缅甸高层无论是真心和假意都或需真正面对。这是否或称爲巫师唤出的魔鬼,唤出之后,不但无法指使这些魔鬼反而爲其所制,则是一场危险的游戏。”

在这里,北京把“民主”或“民主派”称做“魔鬼”,把“改革派的快速成长”和“对现政权的巨大冲击”形容为天底下最可怕的事。再次诠释中共价值观:仇视民主;恐惧民主派;当政的最大目的,不是爲了人民,而只是爲了维护现政权。

面对失控的昔日“小兄弟”,北京喉舌干脆将缅甸变局扭曲宣传爲美国的“拉拢”与“挑拨”,诬指美国“离间中缅关系”。缅甸要走出中国,缅甸要走进国际社会,缅甸不想再成为“中国的一个省”,其势已如离弓之箭。缅甸走出孤立,中国将更形孤立。仅此一点,足以令北京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