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九章之四:再挺阿萨德,北京开罪阿拉伯世界



2012年2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表决制止叙利亚政府屠杀人民的决议草案,结果,13票赞成,2票反对。因反对的2票来自具有否决权的两大常任理事国—俄罗斯与中国,决议流产。该决议草案是在叙利亚发生新一轮大屠杀的紧急情况下,提交表决的。阿萨德政权动用重武器,不断血腥攻击本国平民和反抗人士。

俄罗斯与中共的反对,等于纵容阿萨德继续屠杀,继续把叙利亚推向内战深渊。果然,之后,叙利亚内战持续升级,截至2013年中,死亡人数已经超过9万、导致难民近200万。俄、中立场,遭到阿盟、欧美以及世界多数国家的严厉批评和谴责,并告诫:俄中两国必须对叙利亚的内战后果负责。

俄罗斯在叙利亚有特殊利益,两国政权为“传统盟友”,普京当局不愿失去它在中东的最后一块战略领地。就在阿盟和国际社会谴责阿萨德屠杀并对该政权孤立之际,俄国仍在向后者提供武器、包括防空导弹。俄罗斯自我辩解称,安理会在俄国外长前往叙利亚调解之前表决叙利亚问题,是对俄罗斯的“不尊重”。

如果说普京当局还找了些具体的借口,中国政府则拿不出任何说得过去的理由。北京声称,它希望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化解分歧,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但决议本身,就是要求对话、和平解决纷争。面对国内民众抗议,从不以对话、而都以武力解决的中共,竟在国际舞台上大谈“政治对话、和平解决”,本身就是自我讽刺。

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由阿拉伯联盟起草,由摩洛哥提交。难道说,由21个中东或阿拉伯国家组成的阿盟,本身竟不知道如何“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需由远在东亚的中共来教他们如何“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出于意识形态,在联合国里,中共的反对,几乎都无须正当理由,仅仅是“为反对而反对”。这回,中共还振振有词道:“安理会不是橡皮图章”,当然不是,激烈辩论的过程与13比2的结果,岂是橡皮图章?中共应该自问并公开回答:中国的“人大”、“政协”两会,是不是橡皮图章?

北京又重申:“不干涉内政。”如果中共投下的是弃权票,倒也罢了;但论“干涉叙利亚内政”,否决票与赞成票一样,都是干涉,区别只是,干涉的角度不同、方向各异;就该决议,赞成的13票,是正面干涉,有助于叙利亚人民;否决的2票,是负面干涉,有害于叙利亚人民。

中共素以“反西方”著称,但这一回,中共矛头所向,却是它自己定义的“第三世界”——阿拉伯联盟;中共解释否决叙利亚决议的理由之一,“决议草案虽然删除了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交权等内容,但仍保留了‘全力支持阿盟新倡议’等内容”,说白了,中共坚决反对并全力抵制阿盟新倡议。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支持叙利亚民众的叙利亚人和利比亚人,冲击了中共大使馆,他们向该使馆投掷石块、鸡蛋和西红柿,表达对中共的强烈愤怒。

中共立场,说到底,就是力保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为此不惜与叙利亚民众为敌,甚至不惜与整个阿拉伯世界为敌。再度证明列宁那句名言:“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对内独裁的中共,直接或间接地,必然对外输出独裁;荼毒中国人民的政权,直接或间接地,必然荼毒世界人民。

中共力挺阿萨德对叙利亚人民的镇压与屠杀,因为,在中国国内,中共奉行的,就是同样政策。就在阿萨德镇压叙利亚人民的同一时期,中共大举调兵,部署藏区,预备进一步展开对藏区和平请愿民众的铁腕镇压与血腥屠杀。

在中国国内,中共官方媒体谎称:“91%的中国网友”,“支持”中国政府否决联合国决议草案。而事实上,综合中国网民意见显示,支持中共立场的,不到40%;反对中共立场的,接近50%;认为“阿萨德政权屠杀平民,已经失去合法性”的,达到54%。

这表明,中国人民的主体,并不与国际社会为敌,只有中国现政权,与国际社会为敌;也说明,中国现政权,不仅在国际上陷于孤立,在中国的真实民意中,也陷于孤立。考虑到中国还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民意已经如此;如果中国变身为一个民主国家,中国民意,必然更压倒性地反对中共,反对世界上一切形式的独裁与暴政。

中共力保阿萨德,再度出于侥幸心理。而注定的,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叙利亚民众不屈不饶,坚韧抗争,前赴后继,惊魂阿萨德政权,也惊魂远在北京的共产党政权。至于国际社会,挫折是暂时的,无论阿拉伯联盟,还是欧美国家,大可绕开联合国框架下的中俄两国,另辟蹊径,剑指阿萨德,救叙利亚黎民于水火。血债累累的当代屠夫阿萨德,被推上断头台,只是时间问题。

纵观北京“六四”屠杀之后的二十多年,一当专制国家发生变局,中共都出面力挺独裁者,举凡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伊拉克的萨达姆、基地组织的本拉登、突尼斯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亚的格达费、叙利亚的阿萨德…….中共或为之鸣冤叫屈,或为之唱歌打气,或为之提供金援和武器,但结果,变局一发而不可收,独裁者纷纷葬身历史垃圾堆。北京越是力挺,独裁者完蛋得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