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二章之一: 中國人支持川普,選舉前後大不同(上)

Updated: Jan 23


「黨爭無底線已然演變成道德無底線。」「令選民看到沒有最低,只有更低。」—中共新華社


「特朗普當總統,會加速美國的滅亡和中國的崛起。」-- 中國極左網民



中國媒體潑污美國民主

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遠在北京的中共官方喉舌,諸如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連篇累牘地發表文章,評說美國大選,展開對美國民主制度污名化的大轟炸。限於篇幅,本書只解剖其中數例。



標題之一:「失望、失落、失信、失靈——美國民眾緣何厭倦大選鬧劇」(《人民日報》)


該文以「兩位總統候選人都不太招人喜歡」為由,推出美國民眾已經厭倦大選的結論。其實,只要反問:如果美國民眾當真厭倦了大選,何來超過一億人觀看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創下歷史新高記錄?另外,美國民眾不僅可以用言論、而且可以用選票來表達對政客的不喜歡,對比之下,中國民眾能否用言論、進而用選票來表達他們對領導人的不喜歡?


該文又以「主流媒體幾乎一邊倒地力挺柯林頓」「但輿論的浪潮卻又沒能擋住川普的出線與崛起」來論證「原有的(美國民主)體制正在失靈」。然而,這恰恰是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制度下才能呈現的景觀:當人們厭倦了體制內的政客,卻可以支持一個體制外的新人來代表他們,挑戰現有政治格局,角逐總統寶座。


而在中國,如果有體制外的人出來挑戰現有政治格局,此人只有坐監獄的份,遑論成為候選人!且不說體制外的人,就連體制內的人,如果膽敢出來挑戰現有政治格局,也只會被當作「野心家」和「陰謀家」而慘遭整肅,前有劉少奇、林彪等人,後有薄熙來、周永康等人,要麼非正常死亡,要麼把牢底坐穿。


美國政治體制的活力與中國政治體制的僵死,由此可見一斑。失信、失靈的,恰恰是中國政治制度;失望、失落的,與其說是美國選民,不如說是毫無安全感而動輒需要百萬人安保的中共領導層。


說到「鬧劇」,筆者早有論述:民主的常態是鬧劇,鬧劇的結局是喜劇;專制的常態是啞劇,啞劇的結局是悲劇。這個悲劇,甚至可能大到「千百萬人頭落地」,如斯大林時代的蘇聯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



標題之二:「美大選再創底線新低度」(新華社)


該文以川普的「錄音門」和柯林頓的「電郵門」被炒作為由,推論出「黨爭無底線已然演變成道德無底線,」「令選民看到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所謂「錄音門」,指的是,川普於11年前在更衣室的一段不雅言談,表現出對女性的不敬。如果說,川普的不雅言談就是「道德無底線」,那麼,中共高官流行的通姦與淫亂行為,是否還算道德有底線?那是更低還是最低?


所謂「電郵門」,指的是,柯林頓曾誤用個人郵箱處理公務。如果說,柯林頓用錯郵箱就是「道德無底線」,那麼,中共領導層及其家族的集體腐敗、大規模向外國轉移財產,是否還算道德有底線?那是更低還是最低?


時值大選,川普和柯林頓的個人操守被拿到放大鏡和顯微鏡下來讓公眾檢視,恰恰說明,美國政治,道德有底線!



標題之三:「美式選舉的比較優勢看來真耗盡了」(《環球時報》)


原來,中共從來就承認美式選舉具有比較優勢,為何從來不對中國民眾說明白?如今忽然說這個比較優勢「看來真耗盡了」,那麼,哪種選舉更有比較優勢?是北韓的勞動黨「選舉」?還是中共的人大「選舉」?


就在美國大選期間,中國爆出遼寧省人大賄選案,該省619名省人大代表中,454人靠賄選上位;該省102名全國人大代表中,45人靠賄選上位。這還只是爆出了遼寧省的賄選醜聞,其他省市無可倖免。



標題之四:「大熔爐」要熄火,美國何去何從?(《環球時報》)


相比於中國官媒的其他文章,該文還算相對理性一些,模稜兩可地說:「這些不一定都是壞消息,既可能是美國式民主的終結,也可能是美國真正民主化的開端。」該文聲稱:因為移民,「人口結構變化增加了美國民主政治的運行難度。」但又承認,「2008年,美國人選出了第一位非洲裔總統,少數族裔、尤其是非洲裔美國人的支持是歐巴馬競選成功的關鍵。」


明明說的是大熔爐在進一步形成,且承認,連少數族裔都能選出他們屬意的人當總統,證明美國民主制度了不起,但標題卻安了個「大熔爐要熄火」,明顯文不對題。筆者順便問一句:在中國,有無可能推舉藏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為國家元首?


中共喉舌的宣傳,歷來任意翻轉。國內有事,「壞事變好事」,諸如沉船或火災,趁機突出黨和政府的「救援」和「恩情」;外國有事,「好事變壞事」,諸如示威或選舉,藉機塑造外國的「亂象」和「危機」,讓中國人誤以為:外國不好,只有中國好;民主制度不好,一黨專政最好。


針對美國大選,中共喉舌竭盡造謠、貶低和污名化之能事,部分遭洗腦的中國人跟著起鬨,煞有介事。其實,中共及其擁躉的表現,應驗的,還是那兩句老話:和尚聽淫聲,太監議房事。那些連選舉權都沒有的可憐的中國人,卻紛紛妄議和嘲弄美國大選,在美國人看來,真該啼笑皆非;拿習近平的話來說,這些中國人,可真是一夥「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


2016年的美國大選,美國總統候選人在辯論中互相揭短、揭醜,表面而言,令人遺憾。但也恰恰說明,在民主制度下,政客私德被攤開在放大鏡和顯微鏡之下,受到嚴格檢驗。對比之下,如中國這樣的專制國家,一切都隱藏在黑幕之後,政客台前道貌岸然,台後男盜女娼,公眾幾乎看不到真相。只有在權力鬥爭中落敗的官員,才最後被曝光腐敗與淫亂的驚人內情。


利用美國候選人彼此揭短的情節,中國官方媒體趁機詆毀美國民主制度,力圖引導中國民眾以為,民主制度不好,還是一黨專政最好。殊不知,正是民主制度,使美國避免了諸如中國官場那種大規模的買官賣官、官商勾結和權錢交易。如果說,美國總統候選人的「污點」主要體現在不慎不雅的言語上,中國領導人則是實實在在地體現在行動上:貪污、受賄、洗錢、向外國轉移資產,動輒數以億計;而包養二奶、小三、情婦、涉嫌性侵等荒淫故事更是不計其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