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二章 之三 北京厚黑战术:假议和,真备战


中共在主权争端上的战略战术,除了“各个击破”之外,还有“一手硬,一手软。” 假议和,真备战。


2011年6月,南海争端急剧升温之际,中共摆出开战架势的同时,也与越南、菲律宾等国假意谈判。北京暂时放弃(南海主权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提法,以平息周边国家众怒;继而,主动邀请越南和菲律宾外交官,到北京“会谈”;这类“会谈”,甚至就安插在一系列冲突或军演之间。


出于蒙蔽中国民众的需要,中南海同时布置大批共谍或“五毛党”*,在互联网上,将这类“会谈”,故意散布为所谓越南或菲律宾“北上议和”、“北上乞降”,以保全中共颜面。中南海很清楚,它硬也好软也好,都需要在国内民众那里蒙混过关,以免危及自身政权。


2011年6月21日,突然有消息称,中越两国海军在南海北部湾进行为期两天的联合巡航,似乎表明,中共称霸南海的同时,也与越方私下沟通,尝试暗盘交易。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不影响各国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而这恰恰是美国一再重申的立场:要求中方承诺确保南海航行自由。北京表态认可,又是假意向美国示好。中共忽硬忽软的立场,更令国际社会迷惑。


这个口口声声宣称“拥有全部南海主权”的中国政府,还说尽漂亮话,表示要与周边各国一道,“将南海建设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但,就在“议和”的同时,中共加紧军事部署,继续调兵遣将,随时诉诸武力。


当年6月,中共派出最大海事舰出访新加坡,一则经南海扬威,二则有拉新加坡垫背之意。新加坡当局不想被利用,当即喝问北京立场,要求中共“更精确地阐明其领海主权范围”,指出,中共“目前的含糊其辞引发了其它海事国家的关切。”


北京的“议和”,又没有完全麻痹住邻国。越南“不顾中方反对”,依然邀请三艘美国军舰,进抵越南岘港,展开交流和军演。菲律宾那边,则有一批议员登上争议岛屿,宣示主权;中共驻菲使馆某一等秘书因在菲国公堂大声咆哮,酷似当年纳粹德国官员,被菲律宾当局禁足,不得再进入该国外交部或参加任何外交会议。


2013年4月,在博鳌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示和平,声称,要与周边国家“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但同日,中国海南省常务副省长却在博鳌论坛上宣布:中国大型邮轮,将开通三沙游,开赴具有争议的三沙市。中国于2012年成立的三沙市,宣称“管辖”范围包括中沙、西沙和南沙群岛。遭到越南和菲律宾等国的谴责。


中国国家主席与海南省负责人在博鳌论坛上的两个宣示,看似对立,实为一体。依照中国传统戏戏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由此也揭示习近平所谓“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意思就是:与中国和平,让中国发展;与中共合作,让中共赢。总之,只有以北京为中心,那才是“和平”,那才是“合作”。这就是霸权主义,不折不扣的霸权主义。


南海问题,中国内部有分歧

2011年,就在中共与南海周边国家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在中国国内,也传出不同声音。有学者向中共领导人进言,提出,解决南海问题,也要“讲政治”,在“经济手段和军事手段之间,应该有一个使用政治手段的环节”;也有学者重提“韬光养晦”,说既然美国“反对任何一方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除非没有退路”,中国政府应“尽量克制”。


与此同时,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也有文章称:“现在需要做的是给南海争端降温”;重提邓小平“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策略;甚至称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是一个好文件”。然而,这些温和声音,并不能形成主流意见,迅速被中共军头的好战论调压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