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五章 北韩核爆,究竟威胁了谁?


“缔约双方保证共同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国家对缔约双方的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缔约一方受到任何一个国家的或者几个国家联合的武装进攻,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 《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

就在中日对立不断升级的情形下,北韩的动静,则是另一个影响东亚格局的变数。

2013年2月12日,北韩实施第三次核试爆。 作为北韩的唯一盟友和靠山,中共立场,最引各方关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声称:北韩“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强烈敦促朝方信守无核化承诺,不再采取可能恶化局势的行动。”“中国政府呼吁各方冷静应对,坚持通过对话协商,在六方会谈框架下解决半岛无核化问题。”


平壤三次核试爆,北京三次照读同一份声明


北京的声明,似乎在测试人们的记忆力。因为,从北韩2006年首次核试爆、到2009年再次核试爆、到2013年第三次核试爆,中国政府的三次声明,从内容、措辞到段落,几乎完全一样,仿佛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照读一遍。一个政府的懒惰与陈腐,一至于此!恐怕在世界范围内,都再难找出第二家。

三次声明中,都有几个关键词,诸如“坚决反对”、“半岛无核化”,“六方会谈

”等。解读这几个关键词,可洞察中南海心态。“反对”而非“谴责”,“坚决反对”而非“强烈谴责”,表明,中共留了一手,对平壤行径,只是反对而已,并不谴责;反对,仅表示不赞同;谴责,则表示愤慨;中共的不赞同,与其他国家的愤慨,形成鲜明对照。况且,中共口头上的“反对”,未必是实际上的反对;口头上的坚决,也未必是实际上的坚决。

“实现半岛无核化”,“敦促朝方信守无核化承诺”,摆明的空话,等于白说。因为,朝方已经抛弃无核化承诺,半岛早已有核化。七年间,中共重复这类套话岂止三遍,无非是听任北韩变本加厉、步步升级,从一次、二次、到三次核试爆。

对应地,中共还有这类造句:“希望相关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呼吁有关各方着眼大局,妥善应对,避免局势轮番升级。”意思就是:不管北韩怎么闹腾,其他

国家都应该保持冷静和克制;无论平壤如何跳高,其他国家都不能有所举动,否则就是“轮番升级”。于是,金氏政权闹腾得越来越烈、蹦跳得越来越高。


国际制裁北韩,中国大开缺口


中国民众怒斥,北韩给中国带来三大危害:毒品,假钞,核污染。但,中南海心下有数,北韩的核技术、核设备、核原料从何而来?其源头,与中共脱不了干系(前些年,维基解密曾短暂披露中朝核交易详情,后在压力下抹去)。

北韩一而再、再而三地实施核试爆,证明国际制裁的无效,这一无效,也来自于中国故意打开的制裁缺口:就在国际社会对北韩实施经济制裁或禁运的同时,北京却大开后门,源源不断地向平壤输送燃料、粮食、军备等物质,用中国人民的血汗钱

,为金氏政权输血、打气,打算死撑它到底。

北韩拥核后,还向伊朗等国扩散核技术、核材料,公海上过不去,都是通过中国的领空领土进行。没有中共的怂恿或默认,北韩-伊朗之间的核扩散根本无法进行。

2010年,一艘北韩军火船在南非港口德班遭截获,该船满载军火,目的地是动乱的刚果。这批军火,首先经过中国大连港口,隐藏在一堆大米口袋后面,中国海关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意对北韩军火船放行。

2013年初,中国政府先后两次投票赞成联合国制裁北韩的决议。然而,英国媒体披露,中共继续违反它自己投票“赞成”的联合国决议,就在习近平、李克强与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克里握手,大谈“中美合作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时候(2013年4月13日),这种违反仍肆无忌惮地进行:

在中朝边境,大量违禁物质,依然源源不断地从中国运往北韩,包括供金正恩及北韩高层人物花天酒地的高档商品;大量外汇,仍源源不断地从中国各类银行汇入北韩各类银行。所有这些商品和外汇,都流向金氏政权,而与北韩民众的生计毫无关系。

美国侦获,位于中国辽宁省丹东市(沿江开发区会友演歌村1602号)一栋不起眼的普通居民楼房,就是北韩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资金来源--自2004年起,北韩光鲜银行(Korea Kwangson Bank)在此设立分行,为金氏政权获取数十亿美元外汇,用以支撑核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的开发。经美方打招呼,2013年3月,中共被迫关闭了这家银行。但由中国境内通往北韩的其他外汇渠道,如银行汇款,依然畅通而繁忙,且汇款数额不封顶。

国际媒体发出中国依然违反联合国决议的报道后,2013年4月23日,中国官方罕见发布通知,告诫中国相关单位恪守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由中国交通运输部国际合作司签发的这份《通知》,要求“相关单位采取措施严格执行”安理会2094号决议。此举用意,一则对不听话的平壤稍加严肃地施压,二则要做给美国看,以便在其他议题如钓鱼岛问题上,与美国讨价还价。

2013年5月,再度发生北韩军艇扣押中国渔船并勒索重金事件,北京得此理由,对平壤发作。在中国经济与政治的双重压力下,金正恩临时派特使崔海龙访问北京,首次表态:愿意恢复“六方会谈”,但也强调“与各国谈判”。


六方会谈,中共得而复失


至于“六方会谈”,原本是小布什时代的产物。北韩一直要求与美国直接谈判,华盛顿为避免平壤要挟,有意避开美朝直接会谈,提出,会谈应该包括相关六方(北韩,中国,俄罗斯,韩国,日本,美国),并建议由北京主导“六方会谈”。(当时美国正深陷中东事务。)

这个“六方会谈”,从2003到2007年,共进行了6轮,都在北京举行。因为北韩的毫无诚意,又因为中共的半心半意,6轮会谈,空耗时日,毫无成果。2009年,北韩单方面宣布退出“六方会谈”。之后,“六方会谈”再未复会,名存实亡。

如今,对“六方会谈”这个词汇,其他国家愈发少提了,甚至连北韩都不提了,只有中共还念念有词,独自缅怀当年主持“六方会谈”的风光。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半心半意,甚至与平壤演双簧,错失主导北韩问题的天赐良机。北京的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到头来,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北韩拥核,给中国招来祸事


北韩实施第三次核试爆之后,除了照读从前的声明之外,中共还是有一个新动作:外交部长出面,召见北韩大使,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事前,中共御用文人便连番劝说中南海:不要让国际社会觉得我们总是跟北韩站在一起。就连极最大极左喉舌《环球时报》,也刊文建言:“北韩如果不听劝阻最终搞第三次核试爆,它一定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它从中国得到的各种援助理应减少。”“在中朝关系问题上,中国政府不能罔顾本国民意。”

2013年1月22日,中共对联合国安理会进一步制裁北韩的决议投了赞成票。而针对3月7日的另一份联合国制裁北韩决议,中共不仅赞成,更参与了起草。

为此,北韩国防委员会发表声明,不点名谴责中共:“某些大国甘当美国傀儡”;朝中社则发表《新闻公报》,就中国媒体报道金正恩可能整容的消息,发出恶狠狠的威胁:“胆敢触犯民族最高尊严的败类,无论他在天涯海角也要追踪到底,予以毫不留情的惩罚。”

号称“牢不可破”的中朝关系,出现新的裂痕。外界或许纳闷,平壤核试爆,北京的表现,似乎显得比美国还要着急?

原来,北韩第三次核试爆,直接催生了日本和韩国的核意识。日本民众呼吁日本应该拥有核武器。如前所述,日本政治人物小泽一郎曾经说过:“日本可以在一夜之间,造出千枚核弹。”在韩国,支持韩国自己拥有核武器的民众,攀升到60%以上。

中国周边,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已经是核国家,如今,又面对一个新增的核邻居,北韩;很可能,还将面临另外两个新增的核邻国,韩国和日本。中国人民忧心核污染,中国政府害怕核邻居。北韩给中国招来祸事!

韩国与日本之所以没有核武器,在于有美国的核保护伞,一个值得信赖的保障。但中国是否是北韩值得信赖的核保护伞?平壤显然不以为然。北韩发展核武器,本身就是不信任中国的表现;恰如当年中共盗窃苏联技术、自我发展核武器,是出于对苏联的不信任一样。


金正恩,撒野的坏孩子


在2013年最初的几个月里,屡屡挑衅国际社会而又屡屡受到制裁的金正恩,仿佛一个赌气的坏孩子,干脆撕毁一切:撕毁朝鲜半岛停战协定;撕毁韩朝互不侵犯条约;宣布进入战争状态。眼看国际社会不予理会,这个坏孩子继续发作:

切断韩朝之间电话热线——其实,只要不接电话,这条热线就并不起作用;把一枚导弹拉到东海岸,做出要发射的样子——其实,不论中程还是远程导弹,拉到海边

,并不能增加多少射程,反而可能成为敌方打击的明靶子;通知各国使馆撤离,说不能再保障他们的安全——其实,如果准备玉石俱焚,又怎会在乎外国人安危?不准韩国人进入韩朝合作的工业园区,并也准备撤走园区内5.3万名北韩工人,不惜经济代价,该工业园区为北韩工人提供每年9000万美元工资,支撑北韩20至30万人的生活--其实,此举损害不了富裕发达的韩国多少,更多的,是损害饥寒交迫的北韩自己。

所以这一切,都像一个小孩子对大人的可笑恐吓。先是躺在地上打滚,无理取闹,看大人有何反应;见大人无所表示,就跑到大人耳朵边喊:喂,我要开打了,看你还敢不答应我的要求?见大人还是无动于衷,最后,拿起一把玩具刀,到大人脸前晃来晃去:喂,我要动手了,你打算怎么样?

是的,一套小孩子的把戏。金正恩闹腾了一阵,最后也就不了了之。被国际社会奚落为:讹诈失败!


奥巴马是和平先生,不愿动手


美国增派了军舰和战机,包括导弹驱逐舰、B-2隐形轰炸机、B-52战略轰炸机(可携带核弹)、以及最先进的F-22战斗机。但这一切,只是象征性动作,出于对美国公众的交待、以及对盟国的安抚。白宫似乎毫无战争打算。一上任就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总统,铁了心,要把和平先生当到底,决意在其任内,不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进入战争。非止奥巴马是和平先生,进入第二任期,奥巴马任命的国务卿克里和国防部长哈格尔,都是和平先生。

美国甚至延后了洲际导弹试射和美韩军事首脑会晤,用意在于,给平壤台阶下,期望金正恩借此对国内民众宣布“胜利”,赢得面子,从而结束这一轮挑衅,回归正常状态。然而,金氏政权从来就不安分,从来不打算只维持一个正常状态,它要价极高:它要求美国和国际社会承认它的“核大国地位”,认定那是它独裁政权的安全阀、根本保障。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暂时停顿之后,还会再度跳高。一而再,再而三,无休无止。

核武议题,极其敏感,设若美国和国际社会对北韩让步,伊朗核危机则更难处理。华盛顿仍然希望通过北京来压制平壤。美国的最新手法是,警告中共:如果不管好你的“被监护人”,就将面对美国在东亚更多军事存在。而这一点,恰恰是中共最忌讳的。


北京密谋:用金正男取代金正恩


养虎为患,骑虎难下。这两个中文成语,足以形容今日中共面对北韩的处境。比如

,对北韩的援助,中共给,也难;不给,也难。给的难处是,给了也白给;不给的难处是,北韩会反目成仇、反咬一口。其他国家可以不给,中国不行,既然给了,就要给下去,就有这个义务,否则,就是翻脸,过去给的,都不作数。

中共外长王毅发言:“不允许在中国家门口生事。”中共主席习近平表态:任何国家“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这里,中共没有点名“捣乱者”或“生事者”是谁,但外界的解读,多指北韩,表明中共的北韩政策或有所调整。

北京不点名,主要是不方便,根据中共惯例,不到最后摊牌时刻,不会点名批评另一个共产党国家。比如从前,针对越南,都是在中越濒临开战前夕,中共才忽然公开指控越共。北京不点名,还有一个妙处,用模糊语言,发出一语双关的弦外之音

:既是警告北韩,也是警告美国,或其他相关国家。

因应北韩形势,中共在中朝边境大量增派陆军,并在黄海举行海军实弹演练。然而

,以今日之势,中共不大可能为金正恩政权而战,意即,中共不大可能发动第二次抗美援朝。尽管,根据依然有效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任何一方遭到外力攻击,另一方将无条件给予军事援助。但,共产党政权通常无信义可言,可以不遵守、甚至可以随时撕毁协议。不论朝共还是中共,都不会受任何协议约束。

但,中共也不可能协助韩国、美国一方,攻打金正恩政权。因为,那不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中共也不乐见朝鲜半岛统一,成为民主与自由的前哨阵地。

作为接近习近平圈子的人,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明,公开撰文,主张放弃北韩,理由是“不再具有战略缓冲作用。”暗示,北韩这张牌,不再属于中国,正在向美国手中过渡。然而,这个邓聿明,随后竟遭到停职处分,说明,在中共内部,强硬派绝不愿放弃北韩。试想,北韩几乎是中共的最后一个盟友,岂能轻易放弃?

中共陈兵北韩边境,目的究竟是什么?北京手上有一张牌:金正男,金正日的长子

,现居中国澳门,处于中共监护之下。金正日传位给第三子金正恩,令金正男愤怒

,常对金正恩发出抨击之词。眼看金正恩越来越不听话,随时可能闹出大事,中共极可能直接出兵北韩,一举推翻金正恩政权,改为扶植金正男,建立一个完全听命于北京的傀儡政权,继续把北韩牢牢纳为中共势力范围。

当然,一旦识破北京以金正男取代金正恩的图谋,金正恩极可能先发制人,首先将核弹投向中国。为了保卫自己的政权,金氏家族从来不择手段,敢为天下先。2013年4月12日,就在北韩战争威胁升级到最高时刻,北韩伞兵在中朝交界的鸭绿江边进行了跳伞演习,针对中国的意涵不言而喻。2013年的北韩闹剧,更可能是声东击西,明里针对美国、韩国,暗里针对中国。


北韩不断挑衅,美国渐趋淡定


就像一副跷跷板,北京着急的时候,华盛顿倒不着急了。美国的态度,越来越耐人寻味。奥巴马政府,老神在在,并不像小布什政府那般心急火燎;而且,自己并不出手,仅通过联合国机制推动进一步制裁。这固然符合美国现阶段韬光养晦的国策

,但,更重要的是,北韩的蠢动,给美日韩等国也带来“机会”:强化美日韩军事同盟,深化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加快在东亚地区部署反导系统,表面上指向平壤,实际上瞄准北京。

这才是北京噩梦,这才是中南海对金正恩恼火的唯一原因。而且,这还是在中日对抗的节骨眼上。中共罕见地投票赞成联合国制裁北韩,除了要给平壤一些颜色,还有讨好美国之意,巴望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不完全站在日本一边。

北韩核试爆,不在北美,而在东亚,不是在美国身边,而是在中国身边。北韩第三次核试爆,仍然在原地,即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距中国最近,仅137公里,距俄罗斯稍远,距韩国更远。再次给中国延边地区造成人工地震,震级达4.9级。中共当局故作轻描淡写,借环保部之口,做出一个阿Q式的表态:“北韩第三次核试验尚未对我国环境和公众健康造成影响。”

拨开令人眼花缭乱的迷雾,北韩核爆,威胁的,不一定就是它的表面敌人 ---- 韩国、美国、日本,更可能是它的潜在敌人 ---- 中国。


金氏心思:弃中投美


北韩何曾把中共放在眼里?它看上的,是美国,而不管美国待他如何。每当美朝之间,有直接沟通渠道,平壤都会不失时机地踩踏北京。2000年,金正日对韩国总统金大中说:理解朝鲜半岛的外国(美国)驻军;2009年,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前夕,北韩公开表示,要求美国牵制中国;2011年,北韩副外相访问美国,告诉美方,中国不可信任。

2013年3月,北韩领导人金正恩热情款待美国篮球明星丹尼斯·罗德曼,并与他并排观看篮球比赛。罗德曼向外界转告:“金正恩希望奥巴马做一件事,给他打个电话。”金正恩还对罗德曼说“丹尼斯,如果你可以带话,我并不想发动战争,我不想发动战争。”金正恩投美心切,昭然若揭。

日本媒体披露,从2011年11月至2012年8月,美国高官曾三次秘访北韩,并曾与北韩第二号人物、金正恩姑父、手握实权的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张成泽密会。朝美双方密谈内容,外界不得而知。

面对北韩,美国能做的,其实就是两件事:要么,以行动对行动,在北韩发射导弹前,摧毁其导弹发射架;拦截北韩导弹,不管它往哪个方向飞;以高科技手段,瘫痪北韩核设施。要么,与北韩直接交涉,既然北韩要求只与美国打交道,那么,华盛顿完全可以直接面对平壤,而毋需绕道北京,以某种形式,把北韩从中共手中拉出来,釜底抽薪,一箭双雕:一则找到制约北韩之法,二则达到进一步孤立中共之效。

如果美国善加把握,可能让北韩最终转向,中共将失去手中最后一张牌。将来的美国,只需要对付一个国家就够了,那便是:共产党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