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八章之一:“九一一”十周年,北京叫板华盛顿(上)



“进攻,进攻,再进攻!” “进攻是最好的防御。”“政治的最终目的就是战争。”—— 前纳粹德国元首阿道夫 希特勒


作为世界第一、第二大国,美中关系,冲突频仍、暗涛汹涌。意识形态的根本对立,使北京仇美情结根深蒂固。为死守独裁政权,中南海百般防范来自美国的“和平演变”。如今,中共仗势“崛起”和财大气粗,开始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中美敌对,由潜在走向表面,从假想敌走向真实敌。


“九一一”十周年,北京叫板华盛顿


2011年,“九一一”事件十周年之际,美国提高纪念规格,现任和前任总统双双出席。纽约世贸中心遗址处,开放了落成的纪念池:两个大水池,水瀑从四周滑落,象征生命的失落;纪念池周边如围廊般的黑色大理石长碑,镌刻着每一个遇难者的名字。纪念仪式中,最冗长、也是最感人的程序,十年如一,由遇难者亲属大声朗诵每一个遇难者的名字,2731个,一个不少。


这就是美国。生的意义,在于每一个生命;民权,落实到每一个人。无所谓多数或者少数,更没有“绝大多数”和“极少数”之分别。不能放弃任何一个生命,不能忽视任何一个个体,不能省略任何一个名字。


每一个人的相加,才是民族,才是国家,才是人类。也正是为了这失落的近三千个生命,美国不惜代价,展开了十年反恐战争。先是阿富汗战争,后来又延伸到伊拉克战争。阿战中,美军阵亡1360人;伊战中,美军阵亡4471人。更有经济代价:两场战争,美国共耗资逾二万亿美元。



谈“九一一”,北京幸灾乐祸


远在北京的中共集团,借此嘲笑美国:代价太高,虚耗国力。值“九一一”十周年之际,北京喉舌连篇累赘地发表文章,叫板美国,论调中,没有对“九一一”死难者寄予丝毫同情与悼念,仅集中于嘲弄美国,吹嘘自己。


面对“九一一”惨剧,北京掩饰不住幸灾乐祸,声言:“九一一”十年后,美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和危险”——罔顾十年来美国本土并未发生任何一起恐怖攻击的事实。中共吹嘘:美国反恐十年,中国国力又增长了四倍——“九一一”之前,中国经济就一直处于增长中(但十年来,如潮水般涌入美国旅游或留居的中国人,猛增幅度,又岂止四倍?)中共得意;中国“闷声发大财”(发美国国难财?);美国衰落,中国兴盛(仅仅从经济数字上下结论)。


对这种幸灾乐祸的最好诠释,来自一个名叫张召忠的中共极左“将军”,借中共军力暴涨,尤其航空母舰下水、隐形战机上天,张狂言:“九一一十周年,中国已让美国惹不起!”



中共暴富,靠吃人血馒头


诚然,美国为反恐战争付出了巨额代价,之后又遭逢金融危机,加之小布什上任之初曾大规模减税,多种因素相加,使美国政府支大于收,债台高筑。之后,美国经济不景,财力相对吃紧,乃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这从一个侧面,又恰恰解说了美中两国价值与制度的根本区别:为了生命的尊严和安全,美国不惜牺牲经济利益;而口称“以人为本”的中共,绝不会为了生命的尊严和安全,而牺牲“经济发展”(中共的面子工程);不仅不会,还反其道而行,借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共腐败集团从中贪污获利的幌子),而践踏人的尊严、乃至屠戮生命。


早前,提到“六四”屠杀,中南海暗示:没有“六四”镇压,就没有中国经济发展,等于承认,在中国,中共因吃人血馒头而暴富。如今,中南海喉舌更直言不讳:“中国崛起,借力于九一一”,等于承认,在国际上,中共也靠吃人血馒头而暴富

不仅仅是中共腐败集团的失德与不义,更激发人们怀疑,“九一一”恐怖攻击的背后,到底有没有中共的煽动、策划和运作?众所周知,恐怖主义的实质,是极权主义;恐怖份子与独裁者,原本是孪生怪胎。奉行国家恐怖主义的中南海,与“九一一”事件究竟有没有关联?有多少关联?仍然是一个待解的历史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