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八章之一:“九一一”十周年,北京叫板华盛顿(下)



“九一一”之后的阿拉伯,民主版图急剧扩展


至于“九一一”引发的美国反恐战争,在中国,尚有“有仇不报非君子”的说法,而在国民利益至上的美国,其民选政府,又岂能坐视本国公民被害?即便从复仇的角度而言,美国的反击,也是天经地义。


为了替几千条生命讨还公道,美国奋起倾国之力,征剿制造“九一一”恐怖攻击的基地组织,推翻庇护该组织的塔利班政权,并跨境追杀恐怖大亨本·拉登,直至将其就地正法。常人谓“报仇雪恨”,美国人雷厉风行而践之。


射向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导弹,被美国士兵刻上NYFD和NYPD字样,便是直接的复仇之意。(NYFD,即纽约消防局,因九一一救火而牺牲343人;NYPD,即纽约警察局,因九一一抢险而牺牲60人。)


其实,相对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美国属于仇恨意识最淡薄的国家。二战中,美国打垮德国和日本,并不图占领其领土、瓜分其资源,而是改造其制度,建立其民主,并扶助其国家重建和经济复苏,以至于,日、德两国,迅速而和平崛起为第二、第三经济强国。同理,美国推翻阿富汗和伊拉克独裁政权,并不图占其领土、夺其资源,而是打造中亚和中东的民主板块,让阿富汗妇女恢复上学和工作的天赋人权,让伊拉克各族获得选举与共治的公平机会。


从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民主化,到北非与中东茉莉花革命,如今的阿拉伯世界,激进主义式微,而温和主义渐成主流,与中共断论“回教世界的激进化”,正好相反。北京又妄言,阿战、伊战,是美国“两场失败的战争”,似乎并不睁眼看,在阿拉伯世界,民主版图的急剧扩展。


提“九一一”,中南海不敢提“报仇雪恨”四字,大抵源自一个潜意识的忌讳。先后遭中共政权屠杀和迫害致死的中国人,多达七千万以上,设若中国人民立下“报仇雪恨”的意志,中共杀人集团的灭顶之灾,可想而知。



北京野心:颠覆先进文明


北京喉舌假借亨廷顿(美国政治学者)之《文明冲突论》,断言恐袭与反恐是美国与回教世界的“文明冲突”,其用心,乃是乐见美国与回教世长期对立,并从中挑拨。然而,事实却是,在中东,阿以冲突双方,都寄望于美国(而非中国)的调节角色;美国拥有世界各地的盟友,阿拉伯世界也不例外,沙特、科威特、阿联酋、巴林、埃及等,都是美国长期盟友(相比之下,中共几乎没有一个靠得住的阿拉伯盟友);“九一一”及其后续十年演变,显示,越来越多的阿拉伯国家与美国为友而不是为敌。所有这些,都使“文明冲突论”在这里站不住脚。


如果非要扯到“文明冲突”,历史上,倒不乏落后文明颠覆先进文明的成例。农商两业俱发达的宋朝,竟遭蒙古灭国;已越洋通商的明朝,竟遭满清灭国。这两例,都是相对落后的游牧文明,以野蛮之力,征服相对领先的农商文明。近代世界,也发生过类似逆向颠覆现象,比如,共产主义的阶段性取胜,在中国,以苏俄为背景、依靠农民武装的共产集团,颠覆了具有英美基因、以中产阶级为依托的国民政府。


论“九一一”,中共借题发挥“文明冲突论”,莫非指望,这个世界,再度发生落后取代进步、黑暗战胜光明的文明颠覆?北京向非洲输出专制与腐败,力挺世界各地的流氓政权和极端势力,并急速扩军,颠覆世界文明的野心,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