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八章之三:网络攻击,重新定义的战争(上)



仅仅是对领土、领海、领空的进犯,才算侵略,已经是不合时代的侵略定义;仅仅是军队的正面搏杀,才算战争,也已经是不合时代的战争定义。中共网络攻击,为侵略和战争赋予了新的定义。


网络,不仅仅是一个虚拟空间,它是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的实在凝结。网络攻击,就是现代意义上的侵略战争,这是继陆战、海战、空战、太空作战之后的第五种战争。电脑黑客和网络攻击,如果仅仅存在于民间,属于网络犯罪;如果来自于某国政府的主导,就是战争行为,战争罪。况且,为此,中共直接动用了军力。确切而言,中共发起了侵略战争,中共已经对美国和文明世界不宣而战,若称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也并不为过。


美国媒体指出:美国处于一种与中国的不对称的网络战争中。意即,中共早已投入巨大财力人力,发动网络战争,而美国,尚处于被动防守态势;甚至,只有中共的入侵,而没有美国的反击。


美国的初步应对措施:政府与企业将互通信息,及时保护美国经济安全;将公布参与网络攻击的名单,拒绝他们入境美国;对中共施以外交压力和贸易制裁。美国官员透露:“如果有可靠证据,发现美国将遭到来自国外的重大网络攻击,总统可以下令先发制人。”这种先发制人,既可能动用网络武器,也可能动用军队。中共的进攻已经开始,美国的反攻理所当然。中美摊牌,或从网络战争开始。



缺乏安全感,中共进攻文明世界


为了维持政权,中共不仅防守,而且进攻。毛泽东曾说过:“像希特勒这样的法西斯国家的军事生命是建立在进攻上面的,进攻一完结,它的生命就完了。”中共本身,就是事实上的法西斯,或曰,比法西斯还法西斯。于是,用毛这句话来观察中共行为,再恰当不过。


在毛时代,毛泽东以从不间断的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来折腾中国人民,是一种进攻;不惜饿死数千万中国人,也要造出原子弹,威胁世界,是另一种进攻。如今的中共,对内,耗资天文数字,打造庞大维稳体系,实际就是打造对中国人民既防范又进攻的堡垒;对外,急剧扩张军力,打造无限“硬实力”,实际就是打造对文明世界既防守又进攻的威慑力。


对内镇压,对外威胁。中共在南海、东海的军事挑衅,是它对外进攻的新步骤。对外网络攻击,仅仅是中共对外进攻的一部分,或者说,是中共对外进攻的前奏。这一切进攻态势,都泄露出,中共领导人灵魂深处,孤独而绝望,充满对中共生命随时可能完结的心理恐惧。中共政权的不安全感,与北韩金氏政权的不安全感,如出一辙,仅五十步与一百步之遥。故而,平壤死守先军政策,北京疯狂扩军备战。


奥巴马总统上任初期,曾批准对伊朗使用网络武器,以先发制人的战术,瘫痪伊朗的浓缩铀设施,阻止伊朗研发核武器。伊朗的核追求,违反了国际公认的《核不扩散条约》,遭到国际间广泛制裁。


如果说,美国对伊朗发起的网络攻击,一如既往地,是为了保卫世界和平、保障人类安全,那么,中共对美国、及其他国家和组织所发动的网络攻击,一如既往地,则是为了破坏世界和平、危害人类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