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八章之八:斯诺登叛逃,刺激中美网战升级(中)



斯诺登爆料,时机蹊跷

值得推敲的是,对美国“棱镜”计划的爆料,最早由英国《卫报》报道,那是2013年6月5日,就在奥巴马与习近平在加州庄园会晤前夕;爆料人斯诺登露面香港,是6月9日,就在奥习会谈结束后的第二天。而斯诺登本人,早于习近平访美前的5月20日,就抵达香港,并一直住在那里。奥习会一结束,斯诺登就现身爆料,如此蹊跷!

有美国政要怀疑斯诺登受北京收买、充当中国间谍,未必全无逻辑可循。这也或可解释,为何在奥习会期间,面对美方对中方网络攻击的指控,习近平并不承认,还绕着圈子说话。

经过短暂沉默之后,中共官方喉舌突然开动起来,大做文章。《环球时报》露骨道:要“充分利用斯诺登其人,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服务。”“或许他还持有更多证据,中国政府应当让他讲出来,并根据它们是否已经向媒体公开而对美进行公开或内部交涉。”“斯诺登对于中国来说,是送上门来的一张‘牌’,如果此次处理不当,就会阻止类似的有利于中国的‘牌’送上门来。”

斯诺登叛逃与爆料,固然得以让中共借题发挥,但发生在奥习庄园会前后,无形之间,对这次中美峰会的成果(如果有“成果”的话),来了一场冲洗。所谓中美互信,再度受创。



斯诺登泄密,损害自由世界

2013年6月中旬,八国峰会正在英国北爱尔兰举行,斯诺登又及时爆料:几年前,英国情报机构曾监听到伦敦出席二十国峰会的外国政要。这类监听,在世界上,显然不止英国一家,当年的苏联,如今的俄罗斯,以及中国,向来靠窃听治国,从来就是此类行为的老手。

如果因为斯诺登的爆料,而令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减少或停止必要的监控(出于反恐和世界安全的需要),其后果就是,听任中共、俄罗斯等政权的监控(出于维护极权和防范人民的需要)单方面存在,眼睁睁看着自由世界遭受削弱。

天真,无知,或许还有些贪心、虚荣心,使斯诺登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不仅触犯美国法律,也危害美国安全,更在广义上,悖逆人类良知。说他是自由世界的叛徒,并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