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八章之六:新型大国关系:冷战的代名词(下)



习近平打官腔,显示权力不稳

既然无意解决问题,习近平所为何来?原来,中国领导人访美,通常着眼于国内政治,习也不例外。虽然是非正式峰会,却能对国内做如此宣传:习近平“应邀”对美国进行了“工作访问”,受到了“隆重款待”。以此证明美国对中国新领导人的认可,从而加持他在党内、国内的地位。

与副主席任内的印象不同,以国家主席身份来到加州庄园的习近平,变得越来越象胡锦涛,不论是僵化的表情、生硬的肢体动作,还是带着高频率“啊、啊”声的说话腔调,都太接近胡锦涛。这是被国内毛左势力逼向左转之后的习近平,所呈现的又一幅面孔。轻松的场所,主客并不轻松;“阳光之乡”,心上并无阳光,

美国人还以为习近平已经掌握了实权。他们无法想象,中国国内政治,尤其中南海权力斗争,依然牵制着习。只能打官腔而无法展示个性,恰恰是一个弱势领导人的表征。


北京用意,用中美关系压倒亚洲小国

习近平回避具体议题,却提出一个既大又空的概念:新型大国关系。如果获得美方认可,一则可以向党内、国内交出一份亮丽的成绩单:看,我能让中国与美国平起平坐!二则可以借此威吓亚洲小国:美中关系的无比重要性,彼此牵扯在一起的庞大利益,足以压倒美国同其他任何国家的关系。

中方竭力“谋求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美方却巧妙绕开,并不接招。其实,“新型大国关系”的提法,恰恰折射出北京的冷战思维。那便是:当你也无法改变我,我也无法改变你;当你也吃不掉我,我也吃不掉你;那么,我们就各自把守各自的势力范围,井水不犯河水。按中方的说法,就是“彼此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这正好就是当年苏联与美国之间的冷战模式。而今天,中共追求无限军力,图谋与美国达成恐怖平衡,也恰恰就是当年苏美军备竞赛的翻版。

有关习奥会的新闻报道中,涉及众多议题:朝鲜问题、网络攻击、南海争端、人民币汇率、对台军售、气候变化、自由贸易以及人权等,唯独没有提到钓鱼岛和中日冲突,这恰恰是吊诡之处。


密谈中,可能涉及中日开战

习近平访美前夕,从中共内部传出消息:习突然访美,与钓鱼岛局势相关。习启程前夕,中共军方预告:中日可能在钓鱼岛擦枪走火。习近平可能通报奥巴马,中国将攻击钓鱼岛,与日本开战,希望取得美国默认,到时保持中立。

回顾1979年,邓小平访美,向美方通报中国可能出兵越南,争得美国默许。邓访美时间,是从1979年1月28日至2月4日,邓回国两周后,1979年2月17日,中国发动对越战争。

习访美之前,中方已成功对北韩施压,促其暂时收敛,不得再对外挑衅,并要求平壤回归“六方会谈”;为此,北京要向华盛顿讨价还价,索取回报,那便是:美国不得在中日争端中偏袒日本,至少不出兵相助。

没有记者的场合,比如周六(2013年6月8日),奥巴马与习近平在庄园散步,只有两名翻译随同,两人有机会密谈。习近平会这样来说服奥巴马:按中方计划,这只是一场有限度的战争,中日将在钓鱼岛展开一场短平快的海空战,彼此造成一定伤亡和损失后,由美国出面调停,让双方都撤离战区。

按照北京的盘算,事后,中共将取得如此战果:让国际社会承认中日双方在钓鱼岛存在主权争端,认可中日双方都可以在钓鱼岛海域活动、或都不在那里活动;对内,中国政府将对中国民众宣传:对日本进行了惩罚和教训,解放军得胜还朝。习近平本人,则企望自己如邓小平那般,借调兵遣将,牢牢抓住军权;用真枪实弹,整治军队;挟“胜利”战果,树立自己在党和军队的绝对权威。

然而,2013年不是1979年;当年的美中关系不是今日的美中关系,当年,美国联中抗苏,越南联合苏联,对抗中美;如今,美国联日抗中,日本是美国在亚洲的最大盟友;再者,习近平不是邓小平,在国内尚不能一言九鼎,在国外又具有多大蛊惑力?若习果真抱有这番企图而来,必然失望而返。

习近平的访问刚刚结束,北京一家法院宣布,将依然系狱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住刘晓波的妻弟刘晖,判刑11年,罪名是“金融诈骗”。又一桩明显的政治迫害,表明,北京将继续其人权迫害政策,中国将继续与文明世界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