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六章之一:最大国家机密:解放军腐败透顶

Updated: Nov 4, 2019


第六章 最大国家机密:解放军腐败透顶

“当今,‘腐败是第一破坏力’,已成为全军共识。反腐败的力量还没有腐败的力量大,搞腐败的人能量比反腐败(的人能量)还大,善于腐败的人混得更好。”——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

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政府奉行朝鲜式的“先军政策”,优待军队,官兵工资节节高升,各类工资、津贴、补贴、福利,名目繁多,五花八门,供养一个普通士兵的成本,高达万元;供养一个军官,更是几万元、乃至十几万元。解放军待遇急升、福利猛增,军队,成了一个福利机构;加之退伍后,官兵都会受到政府优惠安置;当兵,就如捧上了“铁饭碗”。

当兵须行贿,征兵能发财

中国父母思谋子女出路,考不上大学的、考不上公务员的,便让他削尖脑袋,钻进军队。于是,当兵,参加解放军,成为热门,必须掏钱卖名额,就是行贿。

城市男兵,农村女兵

农村男子当兵,需行贿2万元;城市男子当兵,需行贿5万元;农村女子当兵,需至少塞钱10万元。女兵价钱更高,在于,女兵指标少,物以稀为贵;女兵福利更好,而且,几乎不可能上前线作战。

如今的趋势,参加解放军,城市男子多于农村男子,因为,城市家庭更具有行贿的经济能力;农村女子多于城市女子,因为,农村女子的出路比城市女子少得多。农村女子当兵,有朝一日,可望成为军官太太,终身吃穿不愁,享尽荣华富贵。因而

,农村家庭更愿意为女子的终身出路而花钱,哪怕是借钱、举债,也要买通征兵单位,把自家女子送进军门。农村家庭为送女子当兵,大手笔行贿,少则十万元,多则三十万元。

于是,征兵季节,成了军官们的发财季节。部队里通俗的说法是:征收一个城市兵,最低收取一万元钱现金加两箱五粮液。两箱五粮液共12瓶,每瓶批发价约350元,总计四千元。如果遇上农村大户,要送女兵,更能发横财。征兵成了肥差

,解放军每年派军官到地方征兵,必须“轮流坐庄”,让大家都有发财机会,才能在军内摆得平。

参军后,贿赂仍是无底洞

父母花钱把子女送进军营,又怕孩子没有好差事。于是,又得跟进再花上一笔钱,和部队里接兵、管分配的军官拉关系,给孩子一个好的安排。有一个城市男孩,爱玩电脑游戏,父母巴望把他送进军队后,能改了这个恶习。谁知,解放军团长知道了他这个特长,专门安排他为自己升级电脑游戏,如《大话西游》之类,每天陪他一起玩。父母得知,啼笑皆非。

1998年,中共修改《兵役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义务兵与志愿兵相结合、民兵与预备役相结合的兵役制度。”所谓“义务兵”,服役2年,即退伍,获得地方政府安置;如果继续当兵,称为“志愿兵”,还需要继续塞钱行贿。如果志愿兵当满18年,那时退伍,将享受政府一系列补偿:一笔安置费,可以买一套房子或开办一个生意;每月津贴、补贴,足够维持小康生活水平。

解放军兵源,越来越不入流

在中国,早先当兵的,主要有三类人。第一类,农村青年,因为农村穷,只有当兵一条路,最后目的,是转自愿兵,永远离开农村。第二类,城市里的“坏小子”,即不良青年,地痞流氓,父母管不了,只好送去当兵,让部队代管;但这些“坏小子”,当了军人,依然吃喝嫖赌,偷摸拐骗,军纪涣散。军官也管不了,常常无奈地说:父母把孩子交给我们,我们不能动不动就把他们送到牢里去。第三类,智障青年,在社会上混不下去,父母帮他弄个假文凭,送到部队。

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解放军士兵的出身与构成,再度变化。考不上大学的人,去当兵;考不上公务员的人,去当兵。说明,当今解放军的组成,多为低智商人群

。靠行贿才能当兵,又说明,当今解放军成份,很少出自贫困家庭,更多出自富裕家庭,至少也出自小康之家。

既愚笨又娇惯的人群,组成了军队,岂能指望打胜仗?再说,富家子弟参军,岂是为了报效国家?乃是为了个人出路;岂是为了打仗?乃是为了一个“铁饭碗”;岂是为了卖命?乃出于追求安乐;况且,作为一个家庭的独生子,又岂容轻易牺牲?解放军战斗力,有多少虚实?由此可见一斑。

军队卖官买官,明码实价

至于在军队中升官晋级,行贿更为普遍,加码也更高,轻则送礼,重则塞钱,被称为“军中潜规则”。就像党政官场的卖官买官、有明码实价一样,军队里的卖官买官,也有明码实价。

解放军中流传,在部队,容易升官的,是三爷:师爷、姑爷、少爷,即分别是,首长的秘书、首长老婆家的人、首长的子女。如果不属于这三爷的,就要跟在三爷拉上关系,给这三爷请客送礼,才有可能获得升迁。

2009年,一名士兵给中共中央军委写信,列举解放军十大腐败,包括:兵源的腐败;分配部队时候的腐败;士兵也有三六九等;炊事班的腐败;套改士官、考学的潜规则;升军官的秘诀;各种肥缺的发财方法;上级检察机关下部队的猫腻;安全大检查不见效果的原因;以及干部转业的无奈和辛酸。信里陈述,即便征兵过程、食品采购和基层干部的擢升中,都存在权钱交易的潜规则。信中具体提到:“一名士官要提干,必须至少支付10万元;想当个政委,10万20万下不来……”

各显神通,各兵种敛财有术

军队经商,有禁不止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军队经商,泛滥成灾,前总理朱镕基曾大力禁止军队经商,然而,说是禁了,其实禁不了,许多高级军官私下办企业,或者以亲戚的名义开公司。用军车为他们运货,让士兵为他们跑腿。不少士兵愿意留在像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因为,那里的军队有店面,有宾馆,租出去,就能赚钱。军队经商,什么生意都敢做。广州的东山宾馆、三寓宾馆等,原先都是军队开办,一到晚上,妓女成群,嫖赌成风。济南军区的一个空军参谋长,为了炒股,经常带着一批亲信,早上飞往深圳,晚上飞回济南。

守矿产卖矿产

不能明里经商,便暗中经商,这方面,军头胆子越来越大。解放军兵种,名目繁多,功能各异,有的匪夷所思,比如,其中,还有看守资源的专门部队。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负责看守石油、黄金、森林等矿产资源的部队,军头、军官亲自挂帅,卖原油、卖金砂、卖木材,跟地方商贩大做买买。而且,都是现金交易,军头不法收入动辄以千万计。

边防部队贩卖军火

卖军火,走私军火,则是解放军边防部队的专利。西北某军械修理所,报废四千条苏式冲锋枪,该军只销毁其中千余条,其余三千来条经修配后,转手卖到阿富汗。阿富汗军火商再将这些旧枪与从前苏联加盟国乌兹别克斯坦等地走私进的同类枪混在一起,卖给该国反政府武装,或远运中东、非洲。其中,有些枪支又流回到中国新疆地区,为东突武装力量所获。2007年夏季,中共军警与小股东突武装激战,在缴获的苏式冲锋枪中,竟然发现属于国内已报废枪支的编号。

2012年12月,美国彭博通讯社披露,前中共元老王震之子王军、邓小平女婿贺平、陈云之子(现任政协副主席),都因垄断军火交易而成为巨富。仅这三家人的企业资产,就超过中国年度国民生产总值(GDP)的五分之一。

解放军为走私贩毒保驾护航

解放军军舰参与海上走私、贩毒,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在中国南方海域,常见便衣军人驾驶走私现钞的小型快艇,如果遇上边境缉私队,他们就亮出军人身份。由于武装缉私快艇在武器与火力方面,都不及便衣军人,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他们放行。

一名长期组织武装运钞的中共海军营级干部,两年就赚到四百万人民币、一百万港币、六十余万美元。这位营级干部赚足大钱之后,转业到北方老家过起 "寓公生活"。只在接收单位挂个名,但并不上班。而且,他并没有金盆洗手,又开始走私手机。因其手机店生意兴隆,竟被地方政府评为“优秀军转干部”。

中国社会上,早就流传这么一首顺口溜:“电老虎,水霸王。财政是爷,银行是娘

。工商税务是豺狼,公安政法是流氓。白衣天使黑心肠,人民教师是蚂蝗。解放军为走私贩毒保驾护航。”

军事院校腐败:江鹏的故事

解放军各类大专院校,生源本应是在职军人,而且要挑选“优秀士兵”。然而,只要打通关系、使钱行贿,社会上的无业游民,也能假冒“军人”、“优秀士兵”,混入这些军事院校“深造”。解放军院校,每年有十分之一的“特招”学生,都来自这些靠大笔行贿而挤进去的社会青年,行贿行情是,每人十万元。又因为这些不学无术的社会青年无法通过考试,于是,又出现一批替考“枪手”,每次替考,“

枪手”能赚到三万元。

曾在解放军服役的北京市民江鹏,依靠军队关系,弄来军队空白介绍信和少将军服,在四年间,先后将三十名高考落第的社会青年送进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和武装警察学院等军事院校。为了获得军事院校入学资格,每名学生向江鹏夫妇行贿十七万元,江鹏夫妇从这三十名学生手中收取共540万元。

这三十名社会青年,没有当过一天兵,没有服过一天役,居然就以“优秀士兵”的称号,升入军事院校,受栽培毕业后,将分配到军队担任将官。当代中国,彷如“梦幻工厂”,帮助富家子弟实现另一种形式的“中国梦”。

出面“招生”的江鹏,挂的头衔是:北京卫戍区高新技术中心主任、兰州军区后勤联动部少将副部长。江鹏的老婆刘某,从未服役,却从解放军总参谋部获得大校军衔与军官证。夫妇都是假将军,一同在社会上公开行骗。2004年,江鹏夫妇案发被捕,但该案被侦察、审理两年,都难以了结,原因是,江鹏夫妇涉及的军队关系太多、太复杂,常常令办案人员无法深入。办案人员感叹:假将军不可怕,但假将军背后的真关系,才可怕!

骄奢淫逸,中共军头色胆包天

解放军军官的腐败,不亚于中共党政官员的腐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被治罪的军头,近期只有王守业和谷俊山两名中将,远远少于被治罪的党政文官。原来

,地方上还有法院,有纪委,有人举报。军队里只有军事法庭,但只管伤害、谋杀

、泄密一类罪,其他不管。一切由当官的说了算,比人治还人治。免受监督的军队

,成为腐败的最大温床;军头拥兵自重、骄矜自恃,难以撼动。

空军司令员的特权

军头生活奢侈糜烂,早就有先例。空军司令员张廷发(任期:1977至1985年),酷爱驴鞭。人在北京,想吃驴鞭时,竟派飞机到开封去买。有一回到武汉,想钓鱼,调来两个工兵连,挖鱼塘,种柳树,砌石岸,最后放好鱼,等他来钓。继任的空军司令员王海(任期:1985至1992年),每次到外地(如河南、湖北等)视察

,往往很多天,但他每晚都必须回昆明睡觉,早上到,下午走,一架专机来去,浪费无数公币。

海军副司令员拥有六名情妇

后来的军头,腐败升级。解放军中将、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任期:2001至2006年),因贪污1.6亿、包养情妇6名,于2006年5月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共同涉案的,还包括解放军4名少将、7名大校。

王守业贪腐案曝光,是因为一位名叫蒋雯的女子举报。蒋雯是前线文工团演员,被王守业包养后,生下一子,蒋提出要和王结婚,王不答应,蒋提出分手,王同意分手但想留下那个私生子,蒋同意将儿子留给王,条件是,王需支付蒋“青春损失费

”500万元。双方讨价还价,未能达成协议。蒋愤而向中央军委举报王,导致王遭调查、撤职。被捕时,王曾拔自杀,但未遂。

王守业色胆包天,除来自前线文工团的演员蒋雯,还有来自总政治部文工团、北京军区文工团、南京军区文工团、解放军军事学院党委机要员、总后勤部机要员等5名女子,全部成为他包养的二奶

王守业毕业于天津大学,当该校校报问起他“一生最得意”和“最欣慰的事”时,王豪迈地回答:“美国有一个‘五角大楼’,中国有一个‘八一大楼’,我组织参加了中央军委‘八一大楼’的建设;美国有一个夏威夷,中国有一个牙龙湾,我组织领导了牙龙湾的建设。”

总后勤部副部长贪污200亿

解放军中将、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任期:2009至2012年)。2012年2月,因腐败罪名,被撤职和关押。据传,谷俊山涉案金额200亿,房产400余处。住7000多平方米小楼,包养情妇5名,雇佣60多人管理房院。调查中发现,谷俊山问题愈揭愈多,无法局限于军内,贪腐遍及全国各地,从上海到云南,都有军用土地被他违规转售给地方,从中牟取暴利。谷俊山妻子和妻弟也涉案,意图逃离外国时,在机场遭截获;涉案的谷俊山秘书则顺利逃出海外。

军委副主席与人共享情妇

解放军上将、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任期:2004至2012年),于2013年初卸任,但在随后举行的人大、政协“两会”上,其他卸任军头都露面,唯独徐没有露面,引发猜测。

据传,徐才厚与已因腐败案落马的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有染。谷在押期间,供出曾对徐行性贿赂,提供娱乐明星、“中国时尚民歌天后”汤灿供徐享用。而这位汤灿,又是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共用情妇。

2013年4月底,《解放军报》报道,徐才厚为一本书作序,有意为徐打破受调查传言。原来,前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亲自出面,力保徐才厚,使习近平无从下手,只好放过徐一马。

中国特色文体兵

2010年9月,35岁的文艺演员汤灿被特招入伍,加入北京军区的“战友文工团”

。入伍后,汤灿破格获得文职3级、专业技术5级待遇,并获授大校军衔,享受副师级待遇。这一切,都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一手包办。

在北京,人们常能看到一些大院外面挂着解放军艺术学院、解放军文工团、解放军歌舞团等牌子。解放军还有专业的体育代表队。

从前,毛泽东淫乱宫廷,就从解放军文工团女演员下手。如今,中将王守业包养多名女人,都是解放军文工团演员;解放军男歌唱家李双江,因涉嫌包庇其儿子的轮奸案而臭名昭著;解放军女歌唱家汤灿,则爆出是中共高级领导人的公共情人。

中国网民议论:军费是用来打仗和国防的,为何养文艺兵、体育兵?这是“中国特色的文体兵”。看人家美国军队,只有军乐队和仪仗队,哪有什么文艺兵和体育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