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六章之二:解放军是酒肉之师

Updated: Nov 4, 2019



禁酒令,伤了官兵感情

2013年初,刚刚当上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习近平,通过中央军委,下达“禁酒令”,规定:解放军将官下基层,“不专门修建参观台,不组织官兵列队迎送……不安排宴请,不喝酒,不上高档菜肴……”

有中国媒体报道,“禁酒令”下达后,“成效”明显。在某空降兵师里,同期接待费比上年下降 45.4%,官兵存款上升56.8%。某装甲师的体检结果,显示该师官兵的脂肪肝、高血脂、高血压等症状明显减轻,“禁酒禁出了战斗力”。

然而,禁酒令却伤害了经济。中央军委的禁酒令一出,中国高档酒生产企业的股票价格应声大跌。茅台酒日跌幅一度达5.55%,洋河股份、五粮液、山西汾酒等白酒股日跌幅都一度超过3%。许多酒庄和高档餐馆,也相继倒闭。

另外,禁酒令伤害了解放军官兵的感情。原来,解放军长年没有打过仗,部队酒文化和官场文化盛行。逢宴会必饮酒,而且还是高档酒。下级排队向上级领导敬酒,讨好上级,显示感情和关系。中国新闻工作者田奇庄定义解放军,“是酒肉之师,而不是威武之师。”

解放军将领、军官,都与中国“国酒”茅台酒渊源很深、“感情”很深。茅台酒享有中国“军酒”之“美誉”。解放军中将、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遭查处后,办案人员从谷家中,查获上万支茅台酒,军委主席习近平禁不住问:“战备需要这些物质吗?”

有退伍军人听说解放军实施禁酒令,不禁哑然失笑,大喊:“禁不住呀,哪能禁住。喝酒到哪里能禁住,现在什么都是关系,当个兵都是关系,你不喝酒哪成。部队也是那个样,不喝酒,不送礼能提干呀?转个志愿兵都困难。”还说:“早先当兵时只是逢年过节会餐时喝点啤酒,没见过现在部队喝酒的阵势。现在喝酒早就不限于逢年过节了。老百姓的孩子要想当兵,至少得请客吃饭,高档酒自然少不了。当上兵之后,要想转志愿兵,提干等都少不了请客喝酒。”

习近平的禁酒令,声犹在耳,2013年5月29日,江苏洋河酒厂公司董事长杨雨柏被江苏省军区授予大校军衔。其背后故事,显然是,这个酒老板,能够给驻扎江苏的共军供酒助兴,让他们开怀畅饮、饮酒作乐。酒老板被封大校的消息传开后,中国网友哄堂大笑,纷纷发言:“只有喝醉后才能有中国梦”“神奇的国度,酒精考验的大校。”“造酒的将军,唱戏的将军,钓鱼岛有救了。打球的将军,研究毛思想的将军,解放台湾就靠你们了……”

解放军为什么会输?

2012年,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鹰派教授刘明福出版新书《解放军为什么能赢》,罗列、炫耀解放军在85年间的“战绩”与“胜利”,似乎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且不说,其中有多少水分、隐瞒了多少败绩,只说,当年的蒙古军队、满清军队,都曾经是威武之师、胜利之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代之后,竟沦为萎靡之师、糜烂之师,一触即溃、落花流水。

在吹嘘了解放军的“光荣历史”之后,刘明福笔锋一转,写到今日解放军的腐败,总结说:“没有哪个国家能打倒中国,没有什么势力能打垮我们党,惟独我们自己的腐败,能够导致失败,能够使我们的军队不战自垮。当今,‘腐败是第一破坏力

’,已成为全军共识。”

刘明福认定,解放军的最大危险和头号对手是“腐败”。他在书中坦承:解放军面临“反腐败,还是被腐败反”的问题。“反腐败的力量还没有腐败的力量大,搞腐败的人能量比反腐败还大,善于腐败的人混得更好。”

刘的这本书,取名为《解放军为什么能赢》,其实,更恰当的书名,应该是:《解放军为什么会输》。习近平治军,依旧循人治而非法治,重申体制内监督而排斥体制外监督。治标不治本。由此,因腐败而输,因腐败而亡,将注定是解放军的终极宿命。

军队腐败,可能导致兵变

2007年,中纪委副书记、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张树田发表讲话说:“军队腐败长此以往,政治思想必然蜕化变质,宗教渗入军队就有了可乘之机;军队腐败长此以往,提拔任用必然失去公平,关键时刻就可能导致兵变。”

2013年3月,中共“两会”结束时,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刘源发表连番谈话,不仅为中日冲突降温,还含蓄承认,共军腐败,不能打仗。他的原话是:“一段时间确实存在一些部队官兵吃喝成风、铺张浪费的现象,损害了军人的形象,败坏了部队的作风,不少同志陷于其中,伤身误事,自己也苦不堪言。”

其他一些军头纷纷放话,比刘源的表述更严重。二炮少将张西南抱怨:“纪律松懈

、作风涣散的问题在队伍中悄悄滋生蔓延,有的对上级的决策指示、部署要求,不是无条件地贯彻执行,而是以各种名目钻空子、打折扣、讲价钱。人情面子大于军纪,个人利益大于军纪。有甚者公然堂而皇之违抗命令,明目张胆另搞一套,不以违纪为错、为耻,相反,会变通者为‘聪明’,敢顶风者‘有魄力’。”

国防大学政委、上将刘亚洲则痛陈:“军队个别领导玩物丧志、蝇营狗苟,影响极坏。”他所指,有被清洗出局的王守业、谷俊山等军头,也暗指徐才厚这样被政治元老包庇的大军头

所有这些,都还只是解放军腐败的冰山一角。刘亚洲暗喻:“晚清以来,八旗子弟遛狗架鸟,醉享太平,耗尽了当年的朝气、锐气、虎气,遇有战事,败如山倒……

”就连那位极端仇外、动辄喊打喊杀的鹰派少将罗援都哀叹:“很难想象一支腐败的军队,能够为国家克敌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