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六章之五:百年腐败:北洋水师与解放军

Updated: Dec 13, 2019



声色犬马,荒淫无度

北洋水师曾有章程规定:军长(当时称总兵)以下将官,终年住船,不建衙,不建公馆。但实际上,各舰舰长早已在基地附近兴建私宅,与妻妾同居。在北洋水师的基地----山东省刘公岛上,烟馆、赌场、妓院林立,多达七十多家。身为北洋水师最高统领,丁汝昌经常离开舰队,与妻妾自居一处,不问军事,自得其乐。丁还蓄养妓女,淫欲无度。丁又在刘公岛上开设店铺,敛财无数。1886年,北洋舰队访问日本长崎,清国官兵涌向妓馆,寻欢作乐,引发互相斗殴的丑闻。李鸿章闻讯,并不下令处分,只轻描淡写地说:“武人好淫,自古而然”。

“济远号”舰长方伯谦在威海、烟台、福州置有五套公馆,在舰队常去之地,都蓄养优伶。日清威海之战的紧要关头,“来远号”、“威远号”两舰的舰长邱宝仁、林颖启竟在岸上嫖妓未归,两舰无人指挥,被日军击沉。

如今,众多解放军将领,养情妇、包二奶,过着声色犬马的堕落人生。比如,上述两名贪腐军头中,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包养了六名情妇,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包养了多达二十三名情妇。解放军上将、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与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共享一名情妇,那就是著名的“中国时尚民歌天后”汤灿。这些,还只是已经曝光的情色丑闻。没有曝光的,更是不计其数。解放军的各类文工团,专门招收美女,实际成为解放军领导人和各级将领、军官的高级“妓院”。

拉帮结派,山头主义

北洋水师,任人唯亲,拉帮结派,因为官兵多数是福建人,形成庞大的福建帮。司令官丁汝昌(安徽人)哀叹道:“我孤身一人,统领这些福建人,受福建帮掣肘,有令难行!”“定远号”舰长刘步蟾(福建人),成为实际上的司令官。

如今的解放军将官,也各有其主,各成派系。邓小平任军委主席时,提拨得最多的

,就是“二野”(解放军第二野战军,邓曾任首脑)的人马。江泽民任军委主席时

,向邓小平告状,怀疑当时的军中实力派“杨家将”(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一派)日后会变天。于是,邓临死前,设计解除了“杨家将”兵权。原先并无军中资历的江泽民,依靠授军衔的手段,大量提拔自己的人,曾创下一天之内授衔和晋升152名将军的记录,连江的秘书都成了上将。后来,江泽民人马在军中势力庞大,以至于,当胡锦涛任军委主席时,完全被架空,成了“光杆司令”。当今的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北方人越来越多,南方人越来越少,则是因为,中共领导人多疑,认为南方人比北方人精明,容易反叛,因而倾向于不信任他们。

军纪废弛,军心涣散

北洋水师司令官丁汝昌曾率领六艘军舰访问日本,威风八面,但据说,日本东京湾防卫司令东乡平八郎观察后,却很快得出结论:“日本海军可以击败清国海军。”因为,他发现,清军士兵居然在主炮筒上晾晒衣服,由此可知,北洋水师军纪废弛

,军心涣散。

而今,北京连年狂增军费,不断改善官兵待遇,解放军的生活水准,已经达到“奢侈”的程度。2007年,北海舰队报告中央军委:由于官兵“吃得太好”,体重超重的,从3.7%骤增至34.6%,为此“严重影响了战斗力”。所谓军事训练,也由此大幅度缩水。而解放军士兵,绝大多数都是独生子,长大过程中,父母娇生惯养

,到了部队,仍然娇生惯养,吃不得苦,受不了累,更贪生怕死。这样的军队,早就丧失了军魂。

敷衍上级,军训造假

李鸿章检阅北洋水师,要求观看实弹射击。“定远号”舰长刘步蟾派人藏在靶船上,只要军舰上的炮声一响,这人就点燃靶船上的炸药,火光一闪,仿佛被炮弹命中。弄虚作假的军训,居然骗过了李鸿章,以为北洋水师百发百中、锐不可当。在后来的日清战争中,作为北洋水师旗舰的“定远号”,首先开炮,但所开第一炮,就将自己的舰桥震坍,当场将司令官丁汝昌震落甲板,左手臂骨折,重伤,而无法指挥战事。“定远号”原本有一发重炮击中日本旗舰“松岛号”,但因弹药不足而没有爆炸。之后,“定远号”连发数炮,都打不中日舰,反而被日舰开炮击中。

如今的解放军,训练造假,远超北洋水师。兰州军区第47集团军,被称为解放军的“王牌军”,韩战中曾产生所谓“一级英雄”邱少云。2013年10月,该军爆出军训造假丑闻。实兵演练中,步枪射击,官兵命中率达96%;坦克分队实弹射击,4发4中。但这次演练是在干燥炎热的戈壁滩上,动辄扬起沙尘,影响瞄准,为何还有这么高的命中率?原来,该军官兵悄悄在射击跑道上洒水,才造成“奇迹”

2013年12月,广州军区某装甲旅机关干部,参加5公里(5000米)越野考核,结果,成绩普遍好于平时。有一位旅长不信,亲自丈量线路,发现实际距离只有4850米,比考核标准短了150米。同年,在南海举行解放军特种兵大比武海上课目,一支参赛队在潜水区域的海底悄悄做了记号,用以指引方向,因被当场发现,3名舰长遭撤职。

2006年7月,《解放军报》发表文章,总结解放军军事训练中的造假,有三种形式:一是纸上谈训,会议记录体现大抓军事训练,下发文件强调大抓军事训练,制度措施指导大抓军事训练,落实到具体行动上却不知所踪;二是满足造势,训练场上杀声阵阵,演兵场上炮声隆隆,指挥中心键盘声声,只求风风光光,不求实实在在;三是一厢情愿,对信息化战争知识知之不多、知之不深,对瞄准实战抓好训练方法不灵、路数不清,对作战对手情况只知大概,缺乏深入研究,其结果只能是把假的当成真的练,把没用的当成有用的练,把过时的当成前沿的练。

2013年9月,《中国青年报》报道:部队普遍存在“消极保安全”现象,人为地减少训练课目、降低训练难度和强度,甚至弄虚作假。解放军内部简报,总结了各种各样的军训造假:首长机关战术作业中,部份干部照搬照抄编脚本,照本宣科念台词,研究问题走程序。有的单位在射击前提前标记阵地位置、测算距离,让老射手打、不让新兵上;构筑野战工事时随意降低标准和难度,把功夫下在平整沟壕上

;有的单位400米障碍场,“矮桩网”不挂铁丝而是绷上橡皮筋,夜训课目要么利用傍晚时分、要么利用月圆之夜展开;某团连续6年参加演习,每次都进攻同一座高地,似乎敌人永远“傻乎乎”地驻守那个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