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六章之六:百年腐败:北洋水师与解放军


新型预警机坠毁,军方隐瞒


2006年6月3日,一架军机在安徽广德县坠毁。目击者描述:当日傍晚,天气晴好,忽见两架军机,一前一后,以极低高度进入广德县上空,并发出异常声音。其中一架军机,突然机头朝下坠落,又猛地抬起,扑向山头。飞机在坠地前发生剧烈爆炸,坠地时再次发生爆炸,现场被炸了一个巨大的坑。

附近上万村民涌到现场围观,现场尸横遍野,大多数死者身首异处,到处残肢碎体,惨不忍睹。尸体中,有人身着军人迷彩服,有人身披降落伞,有人着平民服装。当局随即出动数百名军人和警察,封锁现场,不准普通人接近。

坠毁的飞机,先被中国媒体称为“空军运输机”,但后来,中共驻香港媒体《大公报》却承认,是最新研制的“空警-2000”预警机。机上40人,无一生还。除5人为空军试飞员外,其余均为军队一流电子专家,人才损失惨重,是解放军最严重的一起空难。据说机上本来已经载有大量设备,乘员不应超过30人,但失事时,飞机上的乘员却高达40人。这架预警试验机原本已经完成定型生产前的有关调试,即将交付空军使用。空难导致原定计划被大大推迟。

空难发生后,空军负责人为了减小责任,向上报告时,谎称搭载和遇难人员为29人(官方规定30人以上死亡,属“重大事故”,军队负责人要被撤职),并对记录飞机状态的“黑盒子”做手脚,将其中的录音资料删掉了1分钟零3秒。发生事故后,弄虚作假,推卸责任,在解放军里,已经是司空见惯。这只是其中一例。



又逢甲午年,甲午战争将重演?


发生在1894年的日清战争,中国称为“甲午战争”或“甲午海战”,因为,按中国农历年,那一年是甲午年。中国农历年,60年一个循环。从1894年到2014年,120年,刚好是两个循环。2014年,又逢甲午年,“甲午战争”会不会重演?


2014年1月,围绕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一事,中日两国驻英国大使分别在英国媒体上撰文,互指对方国家为“伏地魔”(英国畅销小说《哈利Ÿ波特》里的恶魔)。北京官方喉舌《环球时报》将这场论战升级为“舆论甲午战争”,誓言:“中国这一次决不能输”,因为,其胜负,关系到中日双方“战略得失”。


于是,中国政府发动其四十多名外交官,包括中国驻联合国代表、驻欧盟使团团长、驻多国大使、代办、驻多地总领事、特派员等,在各国媒体上撰文或发声,猛烈抨击日本,企望以舆论围攻,在国际上扳倒日本。这等大阵仗,犹如文革时期的大字报、大批判浪潮的重现。习近平当局,果然是“文革一代”!


然而,中共不敢将日本驻英大使的文章全文刊登在中国媒体上,也不敢放开让中国网民评论,而是继续过滤、筛选、屏蔽中国网民的相关评论。证明中共心虚,未战先败。一位中国网民的经典评论是:“看看什么是伏地魔?还去英国找?就在天安门广场躺着呢!”暗示:躺在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尸体,就是伏地魔。


针对中日之间的这场口水战,无论胜败,厚颜的中国政府,必然对国内宣称它在论战中取得“胜利”,就像当年,日清甲午战争期间,清军将领不断向国人谎报“得胜”的“捷报”一样,自欺欺人。


1894年的日清战争,清国之败,不在硬实力不够,而在于软实力不济。中共对内宣传:落后就要挨打。历史昭示的却是,腐败才要挨打。因为腐败,北洋水师在日清战争中全军覆没;同样因为腐败,解放军难逃北洋水师的宿命。对照晚期清廷,今日中共政权,除了经济上、生活上的腐败,还有精神上的腐败:死守专制,坚拒政治改革;闭关锁国,至少是意识形态上的闭关锁国,处处与文明世界为敌。


日清战争中,北洋水师总体表现,丢人现眼,辱军辱国。但尚有少数例外:“经远号”舰长林永昇英勇战死。“致远号”舰长邓世昌,试图驾驶受伤的“致远号”,撞击日舰,但未成功,邓世昌随舰沉没,以身殉国。完全战败后,北洋水师司令官丁汝昌、“定远号”舰长刘步蟾、“镇远号”舰长林泰曾等人,尚知廉耻,先后自杀。


笔者可以断言,未来日中战争后,若中国战败,解放军将领,或投降,或逃生,只求活命,绝无一人会自杀。因为,当代中国的极度腐败、纵情淫乱和及时寻乐风气,已经达到历史上的极至,解放军将领不知廉耻、贪生怕死、苟且偷生,也已经达到历史上的极至。


120年过去了,专制中国,又熬到了“国富兵强”、“船坚炮利”的时候,区别只是,当年的清国,对外采守势而非攻势;今日中共,对外采攻势而非守势。或许,中共认为,那恰恰是晚清的教训。中共迷信法西斯哲学:“进攻,进攻,再进攻!” “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前纳粹德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语)


论常规战,日本自卫队定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战胜中国解放军。如中国使用核武器,则激将美国使用核武器,其结果,将是中共政权的彻底覆亡。可以断定:把政权安稳和既得利益置于重中之重的北京腐败政权,尚不敢轻易动用核武器,至少在目前条件下,尚不敢轻举妄动。

官场腐化,军队腐败,导致北洋水师 在日清战争中全军覆没;同样的官场腐化、军队腐败,解放军难逃北洋水师的宿命。发生在1894年的日清战争,中国称为“甲午海战”,因为,按中国农历年,那一年是甲午年。中国农历年,60年一个循环。从1894年到2014年,120年,刚好是两个循环。2014年,又逢甲午年,“甲午海战”是否重演?人们拭目以待。



透明国际:解放军被列入高风险


2013年1月,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首次就各国军队的廉洁或腐败程度评分排名,覆盖82个国家。人数和规模最大的中共解放军,被列入腐败“高风险”的D级别,与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军队同列。其实,如果“透明国际”能够更深入的了解中国军队,该军队应被列入最腐败的F 级别,与安哥拉、喀麦隆、也门等国同列。


“透明国际”指出,中国军队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军火商业。众多高官、军官和军队企业,串联在这个利润庞大的利益链条上。


早些时候,2012年12月,美国彭博通讯社披露,前中共元老王震之子王军、邓小平女婿贺平、陈云之子(现任政协副主席),都因垄断军火交易而成为巨富。仅这三家人的企业资产,就超过中国年度国民生产总值(GDP)的五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