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六章之四:百年腐败:北洋水师与解放军


解放军与北洋水师:惊人的历史相似

1888年创立的北洋水师,是清廷“洋务运动”和“富国强兵”的产物。因为装备先进和规模巨大,当时名列亚洲第一、世界第四,其实力,大大超过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共“改革开放”、经济起飞的背景下,借助“强国梦”和“强军梦”,实现了现代化的“大跃进”,如今也名列亚洲第一、世界第四(根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2013年全球最新军力排名),其规模与实力,远远超出日本海上自卫队。

硬实力比拼:从日清到日中

对比在黄海交战的清国北洋水师与日本联合舰队:北洋水师拥有各类军舰12艘,联合舰队拥有各类军舰10艘;北洋水师的重炮和大炮数量为联合舰队的2至3倍;联合舰队仅在轻炮和速射炮方面占优势。除清国海军比日本海军强大之外,清国还拥有陆军100万人,日本只有陆军20余万人。

如今的中国解放军海军,拥有65艘潜艇(其中9艘核潜艇)、31艘驱逐舰、61艘护卫舰、数百艘导弹艇和两栖船,以及1艘航空母舰。海军人数23万5千。如今的日本海军,即海上自卫队,拥有16艘潜艇、41艘驱逐舰、2艘护卫舰、6艘巡防舰、以及1艘被称为“准航空母舰”或“轻型航空母舰”的直升机战舰。海军人数4万5千。除海军之外,中国还拥有陆军125万、空军近40万,日本仅拥有陆军近16万、空军4万7千。论军费开销,中国排名世界第二,日本排名世界第五

国力方面,日清战争时,清国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一,日本经济总量只有清国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一;占世界总量的比例,清国为17.6%,日本为3.5%。如今,论经济总量,中国排名世界第二,日本排名世界第三。占世界总量的比例,中国为11%,日本为8.3%。

贪污军费,中饱私囊

清国政府拨给北洋水师的军费中,弹药、保养、训练三项费用中,多数被北洋水师的各级将领所贪污。身为北洋水师司令官(当时称提督)的丁汝昌,带头中饱私囊

,完全忽视炮弹储备,还在电报中告诉清廷后勤部门:“炮弹已多得无处摆放,只捡紧要的运即可。”直到日清战争前三个月,才急忙购买炮弹,以至于,开战时,炮弹不足,其中两艘主力舰主炮只有三发开花弹。

许多舰长(当时称管带)以权谋私,把军事训练、保养船械等款项全部鲸吞,致使船械“应换不换”,“应油不油”。时任清廷直隶总督(相当于首相)的李鸿章,视察北洋水师时,愕然发现有石头冒充的炮弹。

“定远”舰的炮术长,出航时带上侄子,到舰艇上混补贴。不仅官兵腐败,连北洋水师修理所的工匠,都不例外。这些工匠,收入远高于一般工人,却仍然在北洋舰队身上揩油。一位名叫杨贵光的工匠,就对家里人这样说:“我经常从修理所带出一些杂铁,卖给街上的铁匠,也能捞些外快。”

如今,中国政府每年公布庞大的军费开支和高达两位数的增长后,其具体流向,就不为外界所知了。解放军军费开支,分维持性开支、军人生活费和装备费三大块。各级将领、军官层层贪污。尤其军备生产与采购,涉及回扣,是个无底洞。2002年,中国从俄罗斯购买两艘“现代级”驱逐舰,原价6亿美元,但俄罗斯从“北方造船厂”转手给“波罗的海造船厂”,再卖给中国时,价格居然炒到14亿美元。中方之所以心甘情愿“挨宰”,因为价格越高,中国采购官员所获回扣越高。

中国媒体曾多次呼吁“军备采购阳光化”,但因中国体制封闭,黑箱作业,类似呼声,最终只是一个泡影。

解放军腐败,很少遭查处,即便查处了,也很少公开。近年,中共当局罕见地公开了两起解放军将领腐败案:其中一起,解放军中将、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受贿1.6亿元。另外一起,解放军中将、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贪污200亿元,房产400余处,自己还拥有多家公司。谷俊山出事后,他位于河南省的老家遭到查抄。那是一处仿照北京紫禁城而建的别墅大院,号称“将军府”,与其兄弟的房舍比邻,地下有30米通道相连。查抄持续了两天,贵重财物装满了四个大卡车,包括一艘纯金大船、一尊纯金毛泽东像、以及许多纯金器皿。当局趁夜间运走这些财物,以免引发村民愤怒。

习近平当上军委主席之后,赫然发现,解放军高层腐败,涉及人员之多,涉及金额之巨,远远超过政府官员腐败,特成立“中央军委巡视工作小组”,到各处部队巡视,即便难以查处,至少也要震慑一下,促各级军头收敛。据内幕消息,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现任国防部长常万全都涉及腐败大案,极可能遭到习近平整肃,而更大的原因,还在于,这两人都都卷入了薄熙来和周永康的政变密谋。

据解放军内部人士透露:因为贪污盛行,在解放军“二炮”部队里,也曾发现有水泥装进导弹头的假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