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一章之一:抗击中共,印度大有可为


第十一章 北京梦魇:俄印越“铁三角”

“对你同样危险的是:你朋友的敌人,你敌人的朋友。”—— 阿拉伯谚语


2013年4月15日,相当于一个排的中共军队,约50名军人,突然跨越位于喜马拉雅山的中印边界,并在深入印度境内(拉达克地区)19公里处,大刺刺地搭起三座帐篷,摆出安营扎寨、赖着不走的姿态。这是中印1962年边界战争之后,历经51年的沉寂,最新出现的事变。


挑衅印度,共军悍然越界扎营

印方提出抗议和交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回答是:“中国边防部队一直遵守中印边境地区的实际控制线,我们一直在中方一侧进行正常巡逻,没有越过实控线一步。”并说:“中方愿同印方共同努力,通过和平谈判妥善解决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

中方前一句话的意思是:我方军人活动仍处在我们认定的边界线中方一侧;我们认定的边界线,与你们认定的边界线不同。后一句话的意思是:针对这个不同认定,我们想和你们谈判。果然,随着印方交涉增加,中国军人帐篷反而增多,并竖起标语,回答印方:“这是中国领土,你们才越界了,请撤回去!”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距中国军人帐篷100米处,印度军人也搭起帐篷。中印帐篷对峙20天,直到印方威胁取消预定的印度外长访华之旅,中方才暂时撤退了其越界军人和帐篷。但中共要求印方同时后撤,并停止在边界修建战壕、哨所等工事。

显然,这是中国在菲律宾近海制造的“黄岩岛模式”的翻版:中方向前挺进,与对方对峙,相持不下之时,中方则提议双方同时后撤,对方同意,就等于让中方瓦解了对方原先占有的优势。不久,趁对方不备,中方再卷土重来,反客为主,反而占据超越对方的优势。

先人为制造问题,再宣称要“解决”问题,实际是逼使对方承认由中共单方面制造的“问题”。这等手法,类似当年纳粹德国吞并捷克、入侵波兰的模式,也是典型的中共模式,符合中南海厚黑学。

派兵进入印度,北京战略目的有三:其一,施压印度,迫使后者不得介入南海争端,不得偏帮越南等国;其二,测试印度容忍程度,如果印度惧怕,中国得寸进尺,可更进一步;其三,为全面夺取中印争议版土做前期准备。


两个人口大国,传统敌国

2013年初,印度军舰高调访问越南,进泊越南军事要塞岘港。适逢印越建交40周年,两国决定隆重纪念,进一步密切关系。近些年,印度公司扩大与越南合作,共同开发南海资源。之前不久,2012年12月,俄罗斯总统访问印度,再度达成大宗军火购销协议,同时深化俄印传统盟友关系,巩固俄罗斯-印度-越南“铁三角”。

也是在2012年12月,印度与东盟举行“印度-东盟纪念峰会”,纪念印度与东盟开启对话关系20周年。会上,东盟国家普遍欢迎印度在亚洲扮演更重要的领导角色。越南总理鼓励印度参与南海事务;缅甸总统强调印度对区域和平与稳定的至关重要。会议发表共同声明:捍卫《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确保海上航行自由。意有所指,明显针对北京。

实际上,印度不断展开的外交穿梭和纵横捭阖,其背景,就是中共的亚洲野心和中印之间不断升级的对立与敌意。

同是拥核国家的中国和印度,分别为世界第一和第二人口大国,最近几十年,各自都凭藉人口优势,崛起为新兴经济体,从农业大国迈向工业化。然而,同属亚洲的这两个人口大国,却是“传统敌国”。领土争端,地缘政治的竞逐,以及意识形态上的水火不容,足以让彼此仇视。

中印成为“传统敌国”,始自中共建政。1951年,中共军队入侵西藏,把西藏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作为西藏邻国,印度谴责并拒不认同中共对西藏的占领。中共完全控制西藏后,有意反制印度,拒不承认原有的印藏边界-“麦克马洪线”,即1913年,由英国(当时管理印度)、印度、西藏三方签署认可的印度与西藏之间正式边界线。于是,半世纪以来,麦克马洪线以南约9万平方公里,成为争议之地,印方称之为“阿鲁纳恰尔邦”,中方则故意称之为“藏南地区”。

1959年,西藏最高领袖达赖喇嘛率众出走,获得印度政府收留和庇护。中印关系,更形交恶。1962年,中印爆发战争,国际观点认为,是中共方面首先发起了攻击。中共在战争初期取得优势,越过麦克马洪线,占领由中方定义的争议地区。但当时,包括苏联和美国两个超级大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一致谴责中共、支持印度,中共被迫撤军,退回原边界线。

经此战争,中印创痕更深,彼此屯重兵于边界,加意防范。在中印边界,中共兵力一直三倍于印军,因应于此,近年,印度先后向中印边界增兵6万,并开始组建4万人的山地部队,同时配套部署战斗机、间谍机、直升机和导弹飞行中队。

中共连续二十多年暴涨军费、暴增军备,也终于刺激了印度,2007年,印度决定,将在5年内,投入500亿美元,打造印度军队的现代化。中印军备竞赛急速升温,都争相从外国进购军火,主要从俄罗斯。不同的是,印度除了从俄国进购武器,还从美国进购武器。印度也开始向欧洲国家诸如英国和法国招标,打算也逐步从欧洲进购武器。

相比于新德里的多元化渠道,北京进购武器,渠道单一,只能求助于莫斯科。嗜杀成性的中共,自1989年“六四”屠城之后,就失去了从美国和欧洲获购武器的资格。长此下去,与印度相比,中共军备质量有可能落于下风。


抗击中共,印度务必联手日本与越南

事实上,奥巴马上台后,悄悄调整了美国南亚政策,开始“疏巴亲印”。这是基于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的摇摆立场、尤其对恐怖大亨本拉登的暗中庇护,以及巴基斯坦与中共的亲近关系。

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印之争,不仅仅在于领土和地缘政治,更在于价值观。印度是人口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国则是人口最大的专制堡垒,正邪分明。中国古语:邪不压正。洞察印度与中国的周边情势,更可佐证这一古语所包含的古理。

围绕克什米尔地区的主权争端,印度和巴基斯坦互为宿敌。中共有机可乘,巴基斯坦引狼入室,目标,都指向亚洲民主大国——印度。事实上,本身被文明世界大包围的中共,也对印度布设了小包围:从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马尔代夫的马络港、孟加拉国的吉大港、缅甸的实兑港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被称为中共包围印度的“珍珠链条”。

与此同时,北京对尼泊尔的金钱收买,也显示出成效:由毛派共产党执政的尼泊尔,进一步投靠中共,疏离印度,并空前加剧了对旅尼藏人的迫害与驱赶。尼泊尔,曾经是流亡藏人的庇护所,经中共渗透之后,正变为流亡藏人的人间炼狱。

印度周边,除了中共,主要敌国是巴基斯坦。而中共周边,南亚的印度,东边的日本,南边的越南、菲律宾、乃至大半个东南亚联盟,台湾,以及更南边的澳大利益、新西兰等,都是中共敌国。北边的蒙古、俄罗斯,西边的阿富汗等国,则为中共潜在之敌。

以印度之力,单独对付中国,不免吃力。除了巩固俄罗斯-印度-越南“铁三角”,印度最应该联合的国家是日本,构成犄角之势。如日本遭中共攻击,则印度驰援;如印度遭中共攻击,则日本驰援。如此,中共左右不能得手,则知难而退。2013年5月,中印“帐篷对峙”之后,印度总理辛格访问日本,日印亲善,有意深化联盟关系。

在这场围堵中共的国际大战略中,作为民主大国、并正成长为经济和军事大国的印度,应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