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一章之二:越南,令北京害怕的国家



2012年6月21日,中越两国同时采取对立行动,中国政府宣布成立三沙市,“管辖”中沙、西沙和南沙群岛。越南国会通过《越南海洋法》,以立法形式,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明确纳入越南主权范围。由此,越共与中共的对立与较量,更形升级。


长袖善舞,越南获四大国背书

越南与菲律宾展开海洋合作,共同抗击中共;东盟的大多数国家,则支持越南和菲律宾的立场。同时,越共积极联络世界大国,为越南背书。

越南强化与俄罗斯的传统盟友关系,邀请俄罗斯重返金兰湾,建立俄国海军的物质技术保障和海上维修中心;俄罗斯则提供巨资,为越南打造潜艇基地;越南进购的首艘俄制基洛级柴电潜艇“河内”号,已经在2012年底下水;越南继续扩大采购俄国军火。

越南与昔日宿敌美国的关系完全改善。2012年,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先后访问越南,就区域安全与国防合作,达成广泛一致。越南邀请美国海军定期访问金兰湾,允许美军货轮停靠金兰湾,并承诺为美军货轮提供维修服务;越南还频繁与美国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或参与由美国牵头的多边军事演习。

位于越南东南部的金兰湾,是越南战略要塞,也是扼控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战略咽喉。作为天然深水良港,金兰湾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入口狭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同时停泊40艘大型船舰或100艘4万吨级以下船舰。作为兵家必争之地,世界军事大国曾先后驻军金兰湾,如沙俄(1905年),法国(19世纪末、20世纪中),日本(1940-1945年),美国(1965-1973年),苏联或俄罗斯(1979-2002)。如今,越南积极邀约俄国和美国海军重返并轮番进驻金兰湾,摆明就是为了对抗中共。

越南还与日本携手,构建战略同盟。2012年7月,越共副总理访问日本,公开呼吁日越两国加强南海合作,确保亚洲航海自由;2013年1月,日本首相访问越南,推进日越联盟。作为越南最大援助国和最大投资国的日本,在与中共频繁交恶之后,与越南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

2012年,印度海军编队访问越南,受邀在越南芽庄港长期驻守;2013年1月,印度海军编队再度访问越南,进泊越南另一军事要塞岘港。印越两国延长了合约,继续合作开发南海石油。传统的俄罗斯-印度-越南“铁三角”正重新得到巩固,剑锋所指,还是北京。

越南左右逢源、长袖善舞,同时获得美国、俄罗斯、日本和印度四个大国背书,有十足底气与中共抗衡。俄罗斯媒体分析:在东南亚国家中,越南是唯一敢同中共正面对抗、并且有实力给中共构成严重威胁或重大打击的国家。


以毒攻毒,越共可以打败中共

越南人口近九千万,为东南亚区域大国。当年,以军备和军力占绝对优势的美军,竟打不赢越战,铩羽而归,固然因为,在越共背后,有中共和苏联两个大国的力撑,但,越南人本身的彪悍、顽韧、骁勇善战,更让世人刮目。连无数次征战海外的美军,公开承认,只有越南战争,是美军历史上唯一失手的战争。

1979年,中共军队侵入越南,遭越南军民痛击,伤亡惨重,仓促撤军,丢盔弃甲。短短两个多星期里,中共就付出死数万、伤数万的惊人代价。如果中越再度开战,心有余悸的中共军队,仍无胜算把握,即便占有海空优势,却避免不了遭受越军重创的可能。国际军事专家预测:越军有能力击沉中共航空母舰或主力战舰,一旦旗舰遭击沉,中共海军可能全线崩溃。况且,越军擅长陆战,如果海空实力不济,越军可能开辟陆上战场,从广西、云南一带进击中共,令中共首尾难顾。

中共与越共,原本是难兄难弟,后来反目成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越共与美国打仗,中共力撑越共,供以大量财力物力人力,而罔顾中国民众的饥馑和艰困,不惜代价。其间,中共曾派出三十多万大军,诈称“工兵”、甚至直接冒充“越南人”,与美军混战。然而,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越共与中共翻脸,双方以战争摊牌,又让两国民众白白赔上无数性命。

若今日中越开战,越南不仅能战,背后还有美国力挺。从当年的中越联手、夹击美国,到今天美越联手、夹击中共,格局完全倒转,彷如历史的嘲弄。就在南海局势紧绷之际,2011年6月,越美举行第四轮政治、安全与防务对话会,会后,两国发表联合声明:“反对任何国家在这片水域使用武力”。针对北京的越美军事同盟,呼之欲出。以毒攻毒,越共可以打败中共。


论政治进步,中共不如越共

迄今,中共与越共,仍分别是全球仅存的四个共产党国家之一,这四个共产党国家是:中国,越南,北韩,古巴。中共与越共,虽互为仇敌,但意识形态相同,行为模式相似。都是一党专政;都持续镇压、关押、迫害异见人士和宗教人士;都以“经济改革”为名,苟延专制政权;都属重度腐败国家;都操纵民族主义,比如,中共操纵反日示威,越共操纵反中示威,需要时,则又分别予以弹压。

相对的差别,除了“经济改革”,越共在“政治改革”上超前于中共。从2006年开始,越共的党代会,事先公布政治报告,供全民讨论,会议全程公开,总书记和各级领导人实行差额选举;这些措施,侈谈“党内民主”的中共,至今做不到,仍盛行暗箱操作、宫廷内斗。2012年11月,越南立法,强制官员公示财产;而中共方面,99%的官员反对公布个人财产,中共御用学者厚颜表示,这类立法,还需要20年时间。2013年4月,越南国会酝酿改国名,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改为“越南民主共和国”,尽管只是字面上的改动,但意义深远。

越共与中共,最大的不同,还在于,越共执政,相对理性、温和,没有制造诸如中共的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屠杀、迫害法轮功群体等重大罪孽,越共所欠本国人民的血债,相对较少。越共比诸中共,乃是小巫见大巫,或曰,两恶相比,越共是小恶,中共是大恶。这大抵也是国际社会对越共容忍度高于对中共容忍度的原因之一。况且,为了抵御中共--这个对内镇压、对外威胁的巨大恶势力--的扩张,越南的角色不可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