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三之一:读懂中国人(上)


第十三章 透视中国国民性

“啊!造物主的皮鞭没有(落)到中国的脊梁上时,中国便永远是这样的中国,决不肯自己改变一根毫毛。”——近代中国作家鲁迅

读懂中国人

中国人,指的是汉人

世界须了解中国,首先须了解中国人。中国人这个概念,并非自古而来。如在秦朝,称为秦人;如在汉朝,称为汉人;如在唐朝,称为唐人。如此类推。古书中有时提到中国人,仅指中原人,或中原一带的人。历代汉人王朝,多定都中原,如长安、洛阳。群雄争天下,有“逐鹿中原”之说。

中国人概念,明确出现在“推翻帝制、建立共和”之后,即1911年有了“中华民国”的国号之后。所谓“五族共和”,就把汉人、满人、蒙古人、藏人、回族人都统称“中国人”了。但在人们的意识里,直到今天,中国人,通常还是意指汉人。有一个名词,把出卖中国利益的人,叫做“汉奸”,而不是“中奸”,就是一个证明。

当代中国,每当西藏或新疆出事,如果有汉人为西藏人或维吾尔人说话,就会被“爱国”的汉人骂为“汉奸”。可见,在“爱国者”的潜意识里,并没有把西藏或新疆当成中国的一部分;他们认定:汉藏有别、汉维有别;在汉藏、汉维冲突之时,汉人断不可为藏人、维族人说话。由此推之,如果有一天,台湾、西藏、或新疆再独立为国,汉人未必不能接受,惟须习惯一段时间而已。


勤劳而重商的中国人

至于中国人即汉人的特质究竟是什么?答案并不简单。正面而言,中国人勤劳、勤奋、吃苦耐劳。汉人歧视少数民族,往往有一个理由:“他们太懒”。中国人酷好财富,素有重商文化,喜欢经商,称为“做生意”。逢年过节,中国人互相恭贺,最多见的恭贺语是“恭喜发财”,如此恭贺语,为世界各民族所仅见。

有了勤劳和重商的特质,历史长河中的中国人,只要没有战乱或天灾,多数年代里,都相对富裕,丰衣足食,或称小康,至少吃饭不成问题。例外的,只有毛泽东统治的27年里(1949至1976年),中国人陷于绝对贫困和饥荒。毛废除私有制,禁绝经商,对任何形式的商业行为,都斩尽杀绝。他要求“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其名言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由此,毛让四千多万中国

人活活饿死。

毛泽东死后,继任的邓小平等人,开始了称为“松绑”的经济改革。“松绑”二字,针对人民,意味着,政府不一定要做什么,只是不做什么——不再捆绑中国人民的手脚,放手让他们生产、经商、搞活经济。于是,中国人凭藉勤劳和重商的天性,迅速致富。相应地,一度崩溃的中国经济获得拯救,并恢复性增长,逐渐恢复了与人口和幅员相称的巨大经济规模。


唯利是图的中国人

伴随着勤劳和重商的,是中国人的负面特质:金钱至上,唯利是图,急功近利,以至于不择手段。当今中国或中国人,之所以呈现给世界一副暴发户嘴脸,与他们致富的手段和途径脱不了干系。抄袭,盗版,剽窃,在中国,既是政府行为,也是民间行为。政府带头剽窃他国军工、科技产品,民间剽窃他国民用产品,官民默契,习以为常、不以为耻。

当今中国,盛产假冒伪劣产品,甚至波及校园:教授剽窃成果,学生抄袭论文,学校滥发文凭。任何一个民族,如果把财富当做唯一追求,都可能致富;任何一个民族,如果只走捷径,抄袭,盗版,剽窃,不守规则,不择手段,都容易暴富。世界实在不必对“中国崛起”惊奇,倒是应该深究其底蕴。

共产党统治中国,以无神论为主流价值,由此,中国人的负面特质,都被无限放大。信仰崩溃,道德沦丧,世风日下,成为举世公认的中国社会问题。当今,多数中国人头脑中,只有一个钱字,至于精神境界、道德水准、宗教信仰等,都可以无视,甚至蔑视。

在美国,首富比尔盖茨留下遗嘱:把95%的财富捐献给非洲儿童;排名第二的富豪巴菲特,则留下遗嘱:将80%的财富捐作慈善事业;为庆生八十二岁庆生,巴菲特一天便捐出31亿美元用作慈善。换到中国富豪头上,如此大手笔捐献、尤其捐给外国人(非洲儿童),大概会说“除非疯了”。2010年,比尔盖茨与巴菲特曾联手到中国游说中国富豪捐资行善,遭到中国富豪冷遇;得知他们的来意,众多中国企业家甚至避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