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三之九: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下)


强人政治之恶:毛邓殊途同归


傅高义认为,邓小平扭转了毛泽东路线,进而挽救了中国。事实上,邓小平抛弃的,是毛泽东的政治路线,但依然沿用了毛泽东的组织路线,即,借助于共产党这个庞大的党机器,继续统治和禁锢十几亿生灵。


毛泽东的统治,以破坏为主,不断人为发起不应该发起的政治运动(阶级斗争);邓小平的统治,表面上,以建设为主,但却不断人为压制不应该压制的政治诉求(民主运动)。毛让中共官员吃尽苦头(批斗),邓让中共官员尝尽甜头(腐败),手段不同,却都以维持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为最高目的,殊途同归。主观、人为和强求,毛邓二人,从不同方向,扭曲了中国。这是强人政治之恶,也是中国政治之殇。


毛泽东死后,设若没有邓小平,设若就是华国锋,一个相对的弱主,更愿意倾听、让步、妥协、甚至适时退位,在国际民主潮的冲击下,中国民主化,或早已实现,不见得落伍于东欧和苏联,更不至于落后于北非、中东、乃至缅甸。



今日中国,仍处邓小平时代


江泽民是邓小平选定的接班人,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江血腥镇压法轮功、胡铁腕钳制西藏和新疆,表现他们对邓镇压路线的延续和效忠。“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邓的这一心愿,得以实现,甚至被“超额完成”。在选定接班人方面,虽都历经反复,但邓的把握,胜过毛。


邓虽死,无论江还是胡,都无法摆脱邓的阴影,精神上,仍是邓的傀儡,从这一视角,也可见江胡等辈与邓智力与魄力的悬殊。借用薄熙来的一句话:江、胡等人,不过是“替红二代看守江山的家奴”。说到底,今日中国,仍然是邓小平时代,并没有什么“江泽民时代”、“胡锦涛时代”。至于习近平,一上任,就在毛、邓之间徘徊,并无显出自己的政治个性。


鉴于邓小平政治上的保守,虽在经济领域超越毛,政治上却无所翻新。因此,今日中国,是邓小平时代的延续,也是毛泽东时代的延续--经济上是邓的遗产,政治上是毛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