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三之五:国民表现,对比埃及与中国(上)




2011年2月11日,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民众抗议声中下台。十八天(民众抗争)对三十年(独裁统治),而由埃及副总统宣布的埃及强人下台消息,只用了四十七秒钟。


埃及军队选择人民,中国军队依附权势

2011年1月下旬,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火炬,传到埃及。有人上网鼓动游行。初期,埃及政权貌似固若金汤,当局发言人厉声回应:埃及不是突尼斯。连美国官员观察后,也曾有这样的表示:埃及政府稳定。

然而,局势的演变,很快让人跌破眼镜。2011年1月25日,成千上万的埃及民众涌上街头,主要诉求:要求执政30年的总统穆巴拉克下台。警方严阵以待,以抓捕和殴打对付民众,警民冲突中,陆续有人死伤。1月28日开始,埃及军队进入首都开罗及其他大城市,乍看那些列阵的坦克和装甲车,酷似1989年的北京,中共军队入城。

然而,埃及军队并非中共那种“党指挥枪”的党军。稍后,埃及军队领导层发表声明:“致伟大的埃及人民,你们的武装力量了解人民的合法权利,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对埃及人民动武。”民众爬上装甲车,与士兵共同欢呼;入夜,民众裹席于装甲车履带下入眠。

1989年,在中国民众海洋般的抗议声中,手握军权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避居深宫,专注于军队,暗中调兵遣将。他最关切的问题:“部队思想状况怎么样?”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回答:“军队的政治学习抓得很紧。部队官兵的思想是统一的,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邓听后,感到放心,决意依仗枪杆子,铁血镇压。

2011年2月1日,穆巴拉克发表电视讲话,回应民主呼声。解散政府,重新任命总理及内阁;任命副总统,与反对派对话;承诺自己不再参选,但将留任到9月大选之前,理由是“保持国家稳定”--这是所有独裁者恋栈权位的借口,邓小平和中共动辄以“国家稳定”为由,死赖权位。


开罗VS北京:解放广场不是天安门广场

然而,埃及民众并不买帐,继续要求穆氏下台,抗议达到高潮。接下来几日,在埃及民众的抗议中心——开罗解放广场内外,突然出现穆巴拉克的支持者攻击抗议者的暴力场面。外界担心埃及出现类似中国“六四”事件那样的武力镇压。然而,埃及外交部发言人申明:“这里(解放广场)不是天安门广场,这里也不会变成天安门广场。”

事实上,自1989年以来,世界每出现一波民主运动或颜色革命,远在北京的中共集团,就会被推上国际道德法庭,重遭审判。天安门惨祸,被全世界视为统治者败坏的极致样板。各国纷纷表示:决不能重复北京的大屠杀。于是,东欧解放,苏联解体,中亚颜色革命奏捷,阿拉伯民主潮节节取胜。

2011年2月4日,开罗百万民众上街,称为“下台日”,要求总统穆巴拉克立即下台。然而,穆氏并没有下台。双方呈拉锯战。2月6日,埃及政府与反对派平等对话,达成具体成果:政府承诺开放新闻自由,不再封锁互联网与手机;释放被捕的示威人士;承诺加大力度,打击官员贪腐。反对派代表暂时同意穆巴拉克留任到9月。双方同意成立宪法改革委员会,修改宪法。

朝野对话后,抗议民众一度减少,仅剩五千民众留守解放广场,军方摆出清场架势。然而,几天后,大量抗议民众卷土重来,没有“见好就收”,而是不依不饶,要求独裁者立马下台。

2011年2月11日,是埃及历史上决定性的一天。当日,埃及政府宣布穆巴拉克将发表重要演讲,民众普遍预料,穆氏将宣布下台。然而,等到傍晚穆巴拉克出现在电视上,竟以“拒绝外国干涉”为由,重申自己留任。后传,当天,穆氏的两个儿子在总统府发生激烈冲突,其次子及亲信蒙蔽穆氏,让后者错觉自己还可以撑下去。演讲稿被次子一改再改,从辞职改回了留任。演讲播出,抗议民众从失望到伤心,从伤心到震怒,数以十万计的民众蜂拥而上,将总统府和国家电视台团团包围。

此刻,反对派领导人巴拉迪径直呼吁军队“拯救国家”,足见民众和反对派对埃及军队的信任。事实上,埃及军队选择了人民,这是埃及民主革命走向成功的关键。当天深夜,副总统苏莱曼出面宣布:穆巴拉克辞去总统职务,最高权力移交军方。民众闻讯,喜极而泣,欢呼声,锣鼓声,歌声, 舞蹈,烟花,彻夜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