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三之四:小悦悦事件:一个党打垮了一个民族



一名两岁的女童,一个弱小的生命,连续被两部车碾轧;两车前后轮,共碾轧四次;7分钟内,18个过路人熟视无睹,见死不救;直到第19个人,一名拾荒妇,才将这个血淋淋的小生命抱起。小女孩送医后,不治身亡。这便是“小悦悦惨案”,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镇,时间:2011年10月13日。

因为路边的摄像头录下了整个惨剧的过程,视频上网后,激起公愤,成为一桩轰动海内外的大案。人们普遍认为,中国道德滑坡、良知沦丧、人性冷漠,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地步。但究其原因,却各有评说。

有人谴责肇祸司机,是刑事犯罪;有人谴责冷漠路人,“良心被狗吃了”;有人批评小女孩父母,对孩子缺少应有的监护。

都有道理。问题是,连续两名司机碾过小女孩的身体,难道仅仅是孤立的“刑事案件”?尤其,头名司机在前轮碾倒孩子后,犹豫片刻,又继续开行,让后轮再次碾过孩子,其心理底蕴是什么?事后知情的谴责人群,与那18名过路人,良心上真有天壤之别?如果处境倒换,事后的谴责人群,会不会就是事发时同样冷漠的过路人?事发时的过路人,会不会就是事后同样激愤的谴责人群?小孩父母固然失责于监护,但在中国,何曾有任何法规,要求父母必须陪护未成年子女,就像文明国家通常所要求的那样?

有人说,佛山让中国蒙羞。然而,见死不救,遍布中国,数不胜数,又岂止佛山一地?有人竟以2006年南京“彭宇案”(一名叫做彭宇的男子,好心扶起跌倒的徐老太并送医,却被后者告到法庭,彭被法院判定撞人并赔偿4万元)为“教训”,认为“彭宇案”当时被炒作太过,以至于出现“有人跌倒该不该扶”的社会困惑,似乎,相关媒体和记者当年对彭案的报道,对后来的人倒不扶、见死不救负有责任。然而,中国的见死不救,流布已久,又岂只几年的发展历程?

有人归咎于经济发展,认为那是人们“GDP崇拜中的情感缺失”。外国媒体的评述,也多以“中国经济腾飞,拜金主义盛行,带来社会问题”为笔墨,以为,中国社会的见死不救,是伴随经济增长而来的新问题。

至于中国官方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辑振则振有词道:(小悦悦惨案)“量出了中国社会道德温度的最低值。利己主义很可能处于它在中国文化中立足以来的最高峰值上。谴责利己主义的扩展,谴责一些人对利己主义的宣扬。”然而,宣扬利己主义并为之推波助澜的,恰恰是那个声称“为人民服务”、实际却强求人民为他们服务的执政集团、腐败集团,那个不要监督、无须选举、不得罢免的“万岁”政府。

广东省纪委书记“要求社会各界深刻反思,如何在社会建设中重塑道德规范。”广东省委书记言辞激烈地说:“每一个人都要用良知的尖刀来深刻解剖自身存在的丑陋,忍住刮骨疗伤的疼痛来唤起社会的警醒与行动。”冠冕堂皇的说辞,都是指向社会,谴责社会,嫁祸于民,问责于民。其实,那个不准反思(历史)、不准报道(真相)、不准批评(权力)的执政党,对中国社会道德沦丧、人性扭曲,早就做出了示范、充当了推手。中国有成语:“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

实际上,中共自诞生以来,就不仅用枪杆子摧毁中国人的肉体,而且用枪杆子和笔杆子,摧毁中国人的精神。以“土改”为例,为了抢夺地主土地和财产,中共发动民众“斗地主”,怂恿地痞流氓以撒谎、造谣、诬陷等手段,编造故事,制造仇恨,罗织罪名,中共“工作组”随即对地主们施以公审、示众,当场杀害。那时候,血腥满目,人人恐惧,岂止见死不救?多少落井下石!谋财害命的“土改”,只是大恐怖的开始,只是共产党摧毁中国人精神与道德的第一步。

而后,中共接管中国,凡六十余年,重复上演这类恐怖剧,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屠城、镇压法轮功、监禁维权人士、残害西藏,血洗新疆……而无数这类恐怖剧的实质,都是对良知与勇气的逆淘汰,惩善扬恶,扬恶弃善。

这是一场全面而持久的战争,共产党对中华民族的战争,从肉体到灵魂,从物质到精神。历经大半个世纪,中国人终于被彻底打败,“脱胎换骨”,“洗心革面”,彻底沦为一个自私自利、冷血无情、唯利是图的物化民族。人类最基本的恻隐之心、友爱之情,以及嫉恶如仇、见义勇为的品质,荡然无存。一个党打垮了一个民族!

在这个变质的民族里,拾荒妇陈贤妹,不过是罕有的例外,十九分之一。大概在于,陈贤妹不读共产党的书,不看共产党的报,不听共产党的广播,中毒较浅,受害较轻,因而良心未泯。

两岁的小悦悦,可怜的小悦悦,她不仅仅是被碾死的,她是被谋杀的,被两名司机谋杀,被18名路人谋杀,被整个国家谋杀,而整个国家,早已遭共产党绑架,整个民族,早已遭共产党荼毒,以至于,堕落而不自知、沉沦而不自省、昏睡而不自觉。被谋杀的小悦悦,并不是一个休止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