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二章之一:史无前例,维稳费超军费(上)



第十二章 中南海不安,最大敌人在内部

“维稳开支大于国防开支,就是说,内部的敌人多于外部的敌人,这真是让人脸红的事。”——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胡锦涛独唱《茉莉花》

在北非和中东,如狂飙骤起的“茉莉花革命”,席卷席卷北非和中东,推倒一个又一个独裁政权。消息传到中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仅仅是几出类似“茉莉花革命”的行为艺术,也仅仅因为网上一则号召“茉莉花革命”的告示,包括北京在内的数十个大城市中心地带,中共便成十倍、乃至成数十倍的增加部署军力、警力,以至于,“维稳费”飙升。紧张过度的中共军警,还随意抓人,甚至公然殴打外国记者。

图片与录像俱在,中共外交部长却大言不惭道:“不存在警察打外国记者的问题。” 还指责外国记者:“这么多记者前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繁忙商业区,造成拥堵。”中国政府倒是应该首先自责:这么多军警前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繁忙商业区,造成拥堵。”

中南海全力将中国茉莉花革命火苗扑灭于萌芽状态,其神经之过敏、动作之过猛,以至于,连“茉莉花”这个花名,都成为互联网查禁词;连胡锦涛本人的一曲《茉莉花》独唱视频,都被屏蔽;连广西耗费巨大人力财力筹办的“中国国际茉莉花文化节”,都被下令取消。公安部门甚至禁止市场上出售茉莉花,导致茉莉花价格惨跌,花农苦不堪言、怨声载道。这使人联想到毛泽东时代的名言:“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换成现代中共政策,那就是:“宁要独裁专制的草,不要民主自由的花。”似乎显示,中共“文革还在搞”,只是换了一种形式。

史无前例,维稳费超军费

由中共定义的“国内公共安全经费”,又称“维稳费”。维稳费急剧增长,从2010年开始,首度超过国防开支。军费用以对付“国外敌对势力”,维稳费用以对付“国内敌对势力”。维稳费超军费,史无前例。西藏最高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一语道破:“维稳开支大于国防开支,就是说,内部的敌人多于外部的敌人,这真是让人脸红的事。”

2010年,中国政府的维稳费上涨15.6%,达5490亿。超出预算6.7%,即,还多耗费了346亿。2011、2012年,维稳费都以两位数增长。2013年度,维稳费又增长10.8%,达到1236亿美元。不论数额还是增长率,都超过军费。

在2013年4月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中国政府这样介绍其兵种之一的武警部队:“武警部队是中国处置公共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的骨干和突击力量,武警部队由内卫部队和警种部队组成,2011年至2012年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足见其维稳任务之重。白皮书还声称:“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三股势力’威胁上升。”等于承认,中共军力,也指向藏人、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


一场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2004年,笔者曾在一篇题为《中国经济: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的文章中写道“2004年7月10日,北京下了一场暴雨,两小时之内,这座巨大的中国首都,就陷入全面瘫痪:城区严重积水,交通中断,大量民众不得不涉深水步行;部分地区断电断线,地铁进水,地面塌陷,山体滑坡……这场暴雨,仅仅还是‘五年一遇’的中等暴雨,尚不是‘二十年一遇’或‘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2001年12月的一场大雪,北京全市也是一幅崩溃景象……”

时过八年,2012年7月,北京再次遭暴雨击垮,官方公布37人死亡、7人失踪,但民间认为,死亡和失踪数字远大于此。人困、车淹、路断,全城瘫痪,宛如汪洋泽国。当局声称:遭遇61年未遇的最大暴雨。

从2004到2012年,八年间,北京建筑质量竟毫无改善?排水系统一如既往,一触即溃。而就在这八年间,北京市政建设继续突飞猛进,奥运场馆拔地而起,高楼大厦、高速公路、机场、地铁线,不断翻新,令人眩目。

但一切仍如笔者在2004年那篇文章里所写:“当局大搞‘面子工程’‘首长工程’,无数工程,自有捞不尽的油水。腐败大军纷纷伸手,染指各项工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层层吃水。结果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按四川话说,是‘马屎皮面光,中间一包糠。’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看似一幅现代化模样的北京市,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豆腐渣工程。北京如此,整个中国又何尝不是如此?”

八年过去了,笔者之言竟可以再次原封不动地用上:“北京露了馅,也就是整个中国露了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因为是“面子工程”,不为公众常见的下水道,自然就可以敷衍了事;因为处处吃水、层层贪污,不见阳光的地下工程,更方便偷工减料。只有天庭震怒、天灾降临,深藏的人祸才得以曝光;巨大的豆腐渣首都,才得以原形毕露。

这就是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这就是“黄金十年”!可以断言,只要政治制度不变,再过8年、10年,北京依然将被暴雨或暴雪击垮,猝死得难看。

当局的对应手法,为未来人祸,再度埋下伏笔。针对2012年的这场“最大暴雨”,北京市委书记宣称:要把工作重心转到救灾、善后和维稳上来,“确保社会稳定,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

面对天灾人祸,没有自省,没有反思,没有道歉,没有问责,没有任何官员引咎辞职。却不忘“政治挂帅”,尤其不忘维持政权稳定。这与“突出政治”的毛泽东时代,相差无几。正是中国政府政权第一、急功近利的心态,使中国式人祸,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层出不穷。

暴雨当头,竟也冲击了中共政权稳定?原来,面对人祸大于天灾的不争事实,中共当局的乖张言行,遭到中国网友的强烈质疑、尖锐批评和猛烈谴责。仅举其中一例,北京手机用户超过2500万,平时,当局无孔不入的向他们发送政治洗脑短信,施以舆论导向和社会控制;但面对如此天灾,当局竟没有发出任何预报或预警信息!对此,政府气象局的解释是:“手机预警信息发送尚有技术障碍”。网友反问:平时密集发送的政府短信,怎么就没有“技术障碍”?

天灾人祸肆虐,中共九常委无一现身,原来,他们正蛰伏避暑胜地北戴河,密谋十八大的权位分赃;解放军也罕见地没有投入“抗洪抢险”,原来,共军精锐,正被调到北戴河一带布防,戒备森严,号称“一级战备”,作势保卫那些毫无安全感的中央大员们。

同样是这个政权,为北戴河会议和十八大的“保卫工作”,可以做到滴水不漏;为民众的基本安危,却马虎玩忽得漏洞百出。非不能也,是不为也!这个一党专制的政权,重心不在民众利益,而在当权者的既得利益;用心不在“为人民服务”,而在为人民币服务;专心不在民生民权,而在宫廷权术、争权夺利。

外表华丽的首都,是豆腐渣;整个现代化的中国,是豆腐渣;其实,那个腰缠万贯、不可一世的暴发户政权,也是豆腐渣。否则,何以在暴雨之下喊“维稳”?还只是暴雨,还不是战争,这个成天对美国、日本和其他周边国家发出战争叫嚣的纸老虎政权,当真面对战争,岂不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