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二章之五:藏人自焚,人类史上最惨烈的抗争(下)



十一世班禅喇嘛遭软禁,下落不明

在班禅喇嘛(西藏次高宗教领袖)的转世和继承上,中藏双方已经各行其是。依藏传定制,达赖喇嘛认定了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即十一世班禅喇嘛;但中共方面,却擅自指定另一名男童,也妄称“十一世班禅喇嘛”,世称假“班禅”。

中南海凭藉其手中的世俗权力,悍然软禁了由达赖喇嘛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至今下落不明。但,这种软禁,却反而证明,中南海实际承认这才是真正的十一世班禅喇嘛。如果中南海并不认为他是真的转世灵童,而只是一个普通男孩,何不任由他去?像一个普通男孩那样,任由他混迹于普通人群?

中国政府心下有数,软禁,并不能抹煞这位十一世班禅喇嘛的真实性,正如从前,中共曾将十世班禅喇嘛投入监狱长达10年、却丝毫没有改变十世班禅喇嘛在藏人心目中的合法地位一样。

由中南海自己册封的“十一世班禅喇嘛”,从册封之日、即5岁起,就受到中共当局隔离式监管,直到2011年8月,21岁时,才由中南海安排,前往藏区安多(今甘肃南部)夏河县“访问”。该“班禅”所到之处,中共军警戒备森严,甚至将外国人驱离当地。当地民众并不欢迎这位假“班禅”,连藏族公务员都纷纷借故请假,避之犹恐不及。为了让该“班禅”进入拉卜楞寺“修行”,当局强令当地僧人陪伺。

北京把所有藏人视作该“班禅”的危险,等于承认该“班禅”不被藏人承认;北京对待该“班禅”如傀儡,又等于承认,该“班禅”确系假“班禅”。实际上,北京处处暗示:该“班禅”并不代表藏人,而只是中国政府把玩于手的政治工具。


达赖喇嘛仁至义尽,中共赶尽杀绝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国,不仅普通民众被洗脑,中共党员干部也被洗脑,可以断言,当今中国领导人,包括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在内,无一人真正精通历史上的中藏关系,更无一人精通西藏历史。这是中南海思维逻辑混乱的原因之一,也是中国当权者无法、也无能妥善处理中藏关系的原因之一。无知者无畏,斯言信也!奉行“无神论”的中共腐败集团,竟急于自选自定达赖喇嘛的转世,沦为国际笑柄。

武力夺取西藏的毛泽东,还曾承认“西藏是外国”;邓小平曾当面对达赖喇嘛的二哥表示:“除了西藏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而到了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时代,什么都不能谈,一步都不能走,不论往前还是朝后。足见这个政权的无知、保守和虚弱之至!

达赖喇嘛一方,从回归独立,到放弃独立;从提出“中间道路”,到争取“一国两制”;近年更提出,实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下的“真正自治”。谦谦君子,一让再让;拳拳诚意,日月可鉴。而北京一方,铁石心肠,不为所动,仅固守两个“法宝”:一是谩骂,竭尽对达赖喇嘛的人身攻击;二是恣意妄为,强行在藏区推行汉化、赤化和世俗化,外加藏汉贫富悬殊的两极分化。

中南海赶尽杀绝和不留余地的手段,使中藏两方渐行渐远。中共虽能以武力强行把持西藏,但在精神层面,藏人与中共分歧的鸿沟,日益扩大;对立情绪,日益增长。达赖喇嘛将政治权力移交民选领导人,继而就转世问题发表郑重声明,反映尊者对严峻局势的清醒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