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二章之四:藏人自焚,人类史上最惨烈的抗争(上)



2009年开始,藏人抗议中共统治,进入自焚阶段。截至2013年4月底,境内自焚藏人多达117人,其中,100人因自焚身死,包括僧人、还俗僧人和普通藏人。


火苗来自北京

如此高频率的自焚抗议,发生在人口仅几百万的藏民族中,令人震撼!直接揭开了北京所谓“翻身农奴得解放”的弥天大谎。为了遮丑,中共宣传机器搬出老一套:嫁祸达赖喇嘛,“谴责达赖喇嘛集团故意煽动藏僧自焚”。然而,真正的煽动者、肇事者,却是中国政府本身。

仅说发生最多藏僧自焚的阿坝格尔登寺,为西藏历史上著名寺庙之一,于1958年前后,遭中共恶意破坏,1500僧人被强迫还俗,寺庙被捣毁,变为荒地。直到1980年,才恢复重建。近年,中国政府严控西藏寺庙,对格尔登寺的钳控尤其严厉:不准学法,不准举办法会,不准成立图书馆;如有不从,动辄重兵围困,断粮断水断电;派驻工作组对僧侣进行所谓“爱国主义教育”,实为强制洗脑的“爱党教育”;其间,不断有僧人夜半里“被失踪”,从此下落不明……

火苗来自北京。中共的淫威,让僧侣们一步步陷入绝望,接二连三的自焚事件由此而起。中共喉舌诈称:“自焚事件违背了佛教讲究的以慈悲为怀和不杀生的根本戒律。” 暴政中共,居然也侈谈“慈悲”,令人啼笑皆非;可以断言,即便再多藏人自焚,铁石心肠的中共集团,也无动于衷。按照中共极左小头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的说法:“中国政府在西藏工作的方针政策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还要“放弃对达赖喇嘛的幻想,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

要说杀生,那从来就是共产党的“丰功伟绩”。且不说,六十多年间(中共统治)或九十多年间(中共问世),中共屠杀了多少汉人、藏人?就说面对抗议自焚,中共做法,非但不是救人优先,反而是杀人优先。2009年2月,一名叫做扎白的年轻藏僧,当街自焚,中共武警对他连开三枪,当场打死。

2011年3月,一名叫做彭措的年轻藏僧自焚后,中共竟将其叔叔和姑姑等三人下狱,分别判处13年、11年和10年重刑。2013年1月,中共诬指八名藏人煽动自焚,竟将其中一人被判处死缓,既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判刑例子。迷信屠杀与镇压的中共,以为开枪和判刑,就能吓倒藏人、阻止自焚,却引发更多藏人自焚,前赴后继。


中国强大,却不敢让达赖喇嘛回家

自焚藏人呼喊的口号,包括“西藏独立”、“西藏自由”、“让达赖喇嘛回家”。中共媒体,对内报道,不敢提到这些口号。自号“崛起”、“强大”、“泱泱大国”,中国竟然不敢让达赖喇嘛回家!

北京声称“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中国政府对待藏人,从来没有以同胞之心相待;对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也从来没有以同胞之心迎接。如此,人为分割西藏与中国的中国政府,又凭什么说“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中共只是借辽阔的西藏疆土,在地图上充数“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分之一的版图,撑起一个“大国”的门面。

面对达赖喇嘛,中南海心病重重。其中之一,中共长期妖魔化历史上的西藏,谓其何等“落后”、“野蛮”,以掩饰中共统治本身的落后、野蛮。面对几十年来,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社区持续深化的民主改革,北京便无言以对、举止失措。

北京当权者心内,期望今日西藏流亡政府,最好更落后一些,至少比中共落后一些,那样,中南海才有面子,也才能够“居高临下”。中国政府拒绝与达赖喇嘛谈判,是基于无神面对有神、失德面对大德的心虚;而拒绝与流亡藏人民选政府对话,则是基于专制面对民主、野蛮面对文明的尴尬。

2011年9月24日,十四世达赖喇嘛发表声明:将重新审视有关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以决定是否延续之。声明结尾处,尊者郑重告诫:“任何政治权威,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领导人,因政治需要,选出所谓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时候,谁也不需认可”。

这是继达赖喇嘛退出政治事务之后,又一个重要姿态,有关他的继承人问题。也可解读为年事渐高的尊者对身后事的初步宣示。这一宣示,发生在中南海加紧布局、图谋在十四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彻底控制西藏、进一步灭绝西藏文化的大背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