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五之三:战后中国版图(二)



新疆的选择


新疆形势,相对复杂。鉴于新疆地区、尤其北疆,已经高度汉化,如果维吾尔人选择独立,或恐引发汉族和维族之间争夺领地的流血战争。如果维吾尔人能够宽宏大量,在维吾尔人的文化、宗教、语言、传统得到高度尊重的前提下,实现汉维和解,告别共产噩梦,则善莫大焉。


如果维吾尔人执意要独立,自然也是他们的权利。对此,更现实的可能性是:南疆独立,北疆实现高度自治。由于埋藏的仇恨太深,加上维吾尔人生性刚烈,不论独立与否,新疆极可能爆发一场汉维战争。新疆,最可能成为东方的巴尔干岛;尤其南疆,更是中亚火药桶。



香港的选择


中国实现民主化之后,香港的高度自治才能得到真正保障,香港普选得以实现。香港民众更容易接受中国,因中共祸港而兴起的本土化运动仍将持续,“港独”意识或有所消解。中国大陆,将不仅成为港人经商的自由天地,还将成为港人从政的广阔舞台。民主与人权的普世价值,更可能把香港与内地更紧密地融合在一起。



国际社会的选择


中共祸乱中国,作恶多端;共产政权假汉人之名荼毒少数民族,血债累累;红色中国危害世界,黄祸历历。笔者预料,一旦美国击败中国,国际社会更希望中国各族分治。依二战旧例,将由联合国出面,将中国主权限制于中国大陆传统汉人聚居地。由此,台湾独立,西藏独立,新疆(或南疆)独立,甚至于,内蒙古也可能被要求合并于蒙古。到时候的中国,类似于苏联解体后、失去各“加盟共和国”的俄罗斯,仍然是一个世界大国,只是回归到它历史上大多数时候的版土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