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四之五:中国民众将夹道欢迎美军(一)



当中共牢牢把持中国,不让中国发生改变,一场战争,或许是改变中国的唯一途径。如果中国人民无法起而推翻独裁中共,国际社会也会因缘推翻独裁中共。正可谓∶恶者,人人得而诛之。


当此之际,美国顾虑何在?莫非顾虑中国人抵抗?其实不然。设若美军攻入北京,会意外发现,中国民众,将“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意即,夹道欢迎美军。何以如此?历经六十多年的铁血统治,中共政权,腐败淫乱,已达极致,更兼长期欺压、鱼肉百姓,中国民众,敢怒而不敢言。美国正义之师抵达之日,便是中国人民出头之时。中国互联网上,已经有一个“带路党”的名词,到时候,多数中国人都是“带路党”,为美军带路,捉拿那些长期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中共贪官凶吏。


中共挟持国民,扭曲民意,对外宣传一贯妄称“我们”;被洗脑而不自知的部份国人,也习惯口称“我们”。然而,战争一旦打响,就没有什么“我们”了,只有中共自己。面对独裁者,中国人虽然表现懦弱,但如得强大外力之助,则造反勇气倍增。诚如中国古语:“墙倒众人推。”美国朝野,须知中国民心向背。


至于中国共产党员,虽有八千多万,却是腐败大军、乌合之众,抵抗不了几天,必做鸟兽散。腐败、淫乱、糜烂,当今中共党员那种醉生梦死、贪生怕死的程度,远超外界想象,更远超美国的预期。许多中共党员,也会成为“带路党”,因为他们深知倒戈一击、将功赎罪的妙处。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就是先例,也是预兆。


回顾蒙古、满清灭亡中国、日本几乎灭亡中国的历史,中国原本就是一个盛产“汉奸”的民族,最多和最起作用的汉奸,就是当朝大小官吏--他们有权有势,有国可卖,面对外来强敌,卖国易如翻掌;论卖国,无权无势的普通中国老百姓,还不一定轮得上。



今日共产党,已非昔日共产党


美国切不可以当年的韩战、越战来看待未来与共产中国的战争,那时候,共产主义方兴未艾,长势强劲,锐气十足;如今的共产主义,不断散伙,穷途末路,势不能穿鲁缟。


1949年前后的共产党人,还有某种理想,尽管极端;还有某种献身精神,尽管盲目。故而能上朝鲜与美军一拼。但中共所建中华人民共和国,仍是一个封建王朝,无可避免地,由王朝兴起,正进入王朝鼎盛与王朝腐败的阶段,距王朝没落不远。纵观从秦朝到满清的军队,从军纪严明、能征惯战、战无不胜,到骄奢淫逸、失魂丧胆、一败涂地。封建王朝的军队嬗变,大抵如此,中共党军绝不例外。


攻打中共,美国是否顾虑陷入越战泥潭?须知,当年美军面对的,是早期越南共产党,也是尚有理想和献身精神的越南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并非越南共产党;今日中国共产党,已非昔日中国共产党。


曾有德国将军读《孙子兵法》,感叹说:“我佩服中国人,”但接着说:“我佩服的,是古代中国人,不是当代中国人。”同理,世界可以惧怕昔日的中国共产党人,不必惧怕今日的中国共产党人。


遍观今日中共,文官贪财,武官怕死。“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义。”比如中共太子党少将罗援,自号鹰派将领,高调反美反日,每每对外咆哮,做凶神恶煞状。但网友却揭穿:曾在中越边境当逃兵。被揭短的罗援,恼羞成怒,发微博宣称:已经向海监局递了申请,要带领他的智库团体登陆钓鱼岛,在岛上刻上“毛主席万岁”五个大字。可以断言,这名狂妄不可一世的草头将军,必然再度食言。


这一反讽的人和事,恰如其分地,写照了共军军头的真面目和分裂人格:口头上大话连篇,私底下胆怯畏战。外强中干,色厉内荏。至于不断获得“改善待遇”、以至“两年一加薪”的中共官兵,娇生惯养,养尊处优,近40%体重超标。连训练都多不及格,常常要靠弄虚作假,才能让演习蒙混过关,遑论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