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四之六:中国民众将夹道欢迎美军(二)


长驱直入,中国不是中东


美军攻入阿富汗之后,遭遇塔利班持续抵抗;美军攻入伊拉克之后,数年间,频频遇袭,袭击者,有基地恐怖分子,也有伊斯兰极端分子。那是中东和中亚,伊斯兰的中东和中亚。但,东亚国家不同,多为世俗国家,没有宗教狂热。勇猛者即便如当年日本,一旦战败,即投降,即彻底放弃抵抗 。


中国,是最大的世俗国家;而当代中国人,又饱受中共无神论的洗脑。中国人更加沉溺活命哲学:“好死不如赖活”。共产党能统治中国六十多年,穷尽暴政和腐败,至今不倒,从一个侧面证明,中国人是一个软弱民族。中国人不是中东人,设若美军攻入中国,不论中国人,还是中国共产党人,都摆不出像样的抵抗。


至于“爱国主义”,中共手上最后一张意识形态牌,到时也根本打不响。道理很简单,中共上层和各级官员本身,大量转出家属、子女与财产,中共本身卖国而不爱国,打“爱国主义”的幌子,又岂能把中国民众忽悠到底?开战之时,只要美军大撒传单,集中揭露中共高官向外国转移赃款的不法行径,中共的统治信誉,将顷刻破产。


美国先后打下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但改造这两个国家并使之成为民主与文明国家的难度,却无法低估。亚洲国家则不同。日本是最好的例子。曾为军国主义,扩张成性,一旦被美国打败、强制改造为和平国家,则安宁下来,成为民主、和平与繁荣的样板,“亚洲模范生”。


对比日本,更世俗的中国,更易被改造成民主国家,变身世界和平基石。如此,亚洲安定,世界太平。浴火重生的中华民族,将以文明之姿,与众民族并立于世。


如今的阿富汗,政府依然自私而贪婪,不大情愿与国内各派势力分权,常因此与美国发生龌龊;如今的伊拉克,默许伊朗通过其领土,向叙利亚独裁政权输送武器;变天后的埃及,伊斯兰极端势力抬头,尾大不掉。所有这些,都表明,受极端宗教思潮支配的伊斯兰国家,其反美、反西方情绪,根深蒂固,一时难以消解。


但亚洲国家不同。美国的稳定盟邦,除在欧洲之外,就在亚洲,如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尽管实行一党专政,与美国意识形态不合,但支持美国的坚定度,丝毫不亚于其他亚洲国家。


攻克北京之后,美国才会意识到,在中东的长期经营,艰困重重;而在亚洲的经营,易如反掌。与其在中东和中亚做不大可能的事,不如在亚洲做更可能的事。偏中东而轻亚洲,是战略失误;重返亚洲,兼顾全球,才是正确方向。



讨伐中共,美国以正讨邪


美国还顾虑什么?中共手中的核武器?如此,美国必先发制人,定点清除中共的核设施及其操控手;同时,美国必以斩首行动,一举端掉中共上层统治集团,一旦群龙无首,共军必然溃散,中共必然溃败。


对付中共,美国还有杀手锏,那便是,太空大战。在太空领域,美国的科技与武器,尖端精微,已是大师级;中共所玩,雕虫小技,仍是毛毛虫。美国凭高视下,闪击中共,势如破竹。


美国还有信手拈来之笔:交战前夕,将中共领导层和大小官员转移到美国和西方的财产,尽行查封冻结,移交中国起义民众或未来民主中国。一则可以切断中共财源,二则可以争取中国民心。杀富济贫,必大快人心。


三千六百年前,夏朝末期,君主桀贪淫乱政,百姓叫苦连天。商地首领汤起兵,讨夏王桀,发布檄文(史载为《汤誓》),指出:“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意思是,夏桀犯下罪恶,我惧怕上帝责怪,不得不起兵讨伐,以匡扶正义。


这一事件,史称汤武革命,顺天应人。而五百年后,到了商朝末,周武王讨伐商纣王,以正讨逆,也出于同理。又过了八百年,秦朝末,陈胜、吴广率众起义,口号是:“伐无道,诛暴秦!” 数千年中国历史,以正讨邪的史例,层出不穷。


可见,以有德伐无德,以有道伐无道,原本就是中国古理;除暴政,兴仁政,原本就是儒家思想的精髓。今朝,设若美国出兵,讨伐中共,以正义讨伐邪恶,以民主力量攻克专制堡垒,上合天意,下顺民心;天灭中共,替天行道。


今日中共,其腐败,其罪恶,其血债,远超夏桀王、商纣王、秦始皇。天怒人怨,人神共愤。攻克北京,世界期待美国出手。推翻中共,拯救的,不只是中国人,而是人类;解救的,不只是中国,而是世界;挽回的,不只是今天,而是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