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章之二:中国形象败坏,全球憎恶



2013年3月,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独立民调机构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调查报告,披露,中国的国家形象在世界范围内进一步恶化,各国民众对中国的印象越来越差。同年5月,英国BBC民调揭示,中国形象,滑落到八年来最差。

在欧洲,中国形象最为负面,不守规则所带来的经济威胁和迫害人权所塑造的恶劣面目,是欧洲民众厌恶中国的主因。在美国,除了贸易摩擦、人权问题,中共的网络攻击和网络窃密,又增添了美国公众新的反感。

在亚洲,中共在南海与东海摆出咄咄逼人的霸权姿态,让亚洲邻国惊悚;北京对平壤流氓政权的庇护,也令亚洲国家不齿。中日关系、中国与东盟的关系,都降到历史性的低点。在中东,中共一味背书叙利亚和伊朗政权,与拥有22个成员国的阿拉伯联盟作对;中共在新疆迫害穆斯林信徒,也开罪了阿拉伯人。这些,都直接败坏了中国在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声誉。

即便在非洲,中共全力拓展的地区,对中国形象,也是劣评如潮。中共贪婪掠夺当地资源,残酷剥削当地劳工,倾销中国工业品;所谓“援助项目”,实际利益反而落入中国建筑公司。北京因而被封“新殖民主义”。现任赞比亚总统萨塔在2007年竞选总统时说的一番话,具有代表性:“我们要让中国殖民者走开,让从前的(西方)殖民者回来,虽然他们也曾掠夺我们的资源,但至少他们会照顾我们,他们兴建学校、教我们语言、还带给我们文明。西方资本主义至少还有人类的外表,中国人只会掠夺和剥削我们。”

在拉丁美洲,中南海押宝委内瑞拉强人查韦斯,这个宣称要担任“终生总统”的政治狂人,才刚刚做完三个任期,就一命呜呼。事实上,中国在拉丁美洲的形象,类似在非洲,都以丑陋的暴发户、残酷的剥削者和新殖民主义者的面目而臭名远扬。

即便俄罗斯,胡锦涛和习近平上任后都争相首选的外访国家,也对中国充满怨言和敌意。历史上的领土争端、在中亚地区的战略争夺、中国移民大量涌入俄罗斯远东地区,都令两国关系貌合神离、外松内紧。

在台湾、香港、澳门、新加坡等华人社会,中国的国家形象,同样是恶名昭著。台湾民众普遍恐共,独立意识占主流,坚信主权在民,誓不与共产中国为伍;在香港,近年竟也产生“港独”概念,连“爱国”口号都引为羞耻,港人宁要普世价值,而不甘“回归祖国”;新加坡,原地华侨普遍排斥近年从中国迁往的新华侨(已达四十多万),只因,或多或少,后者带去了共产党的恶质文化,与一个崇尚礼仪和法治的新加坡格格不入。尽管也是一党专制,新加坡政府却亲美而反共,力邀美国军舰进驻,防范北京势力扩张。

至于北韩,中共最后一个盟友,中共宣称,中朝之间“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牢不可破”。然而,同床异梦。北韩官民,对中国怀抱深沉敌意。北韩在教科书和博物馆里完全抹煞中国“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史实。2013年初,前英国驻北韩大使一语道破北韩的真实民意:普通北韩民众并不讨厌美国和韩国,反而憎恶中国。

为改善中国形象,中共御用专家绞尽脑汁,得出的结论,竟然是:西方媒体的妖魔化;别国民众对中国误解;中国公关做得不够、自我宣传不足。中南海于是一咬牙:砸钱!不惜天文数字,大举砸向宣传与公关。金钱,金钱,还是金钱。暴发户嘴脸:“穷得只剩下钱。”中共领导人迷信:金钱万能,“有钱能使鬼推磨。”

结果如何?遍及世界的孔子学院,让各国感受到的,是中共党文化的恶意输出。24小时CCTV(中共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让各国民众产生“中国来了,黄祸来了”的恐慌。2011年,中共斥巨资在纽约时代广场推出《中国国家形象》(人物篇)的宣传片,使反感中国的美国人,迅即上升了10个百分点。典型的共产宣传片,反而让美国民众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中国威胁”。

中南海可以自思:如何让世人相信,你不尊重国内人权却会尊重国际人权?你不平等对待中国人民却会平等对待他国人民?你在国内贪赃自肥却会在国外尽责贡献?你在国内不讲理却会在国外讲理?你在国内践踏法治却会在国际上遵守规则?实在难以想象,一个欺压同胞、残害异己、厉行独裁而竭尽腐败的政权,能给世界留下任何好印象。又要提到列宁那句话:“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一个国家的外部形象,也是其内部面目的反映。

自我宣传,效果适得其反。中国民众的血汗钱,白花花地,打了水漂!其实,鼓噪在公关和宣传领域大肆撒钱的中共官员或御用专家,还暗藏了一个心计:巨额投资在手,有利可图,有钱可贪,仅中间的回扣与挪用,就足够他们挥霍享用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