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章之六:TPP:经济围堵中国



2011年11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在美国夏威夷举行。是次峰会的最大看点,是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的扩展。

在风光旖旎的夏威夷,正式登场的APEC会议,反而变成陪衬、非正式,泛太协定才是主题,正式亮相;前者搭台,后者唱戏。而最具深意的是,包括日本、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更多亚太国家,都受邀加入泛太协定;唯独中国,这个亚洲最大、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并未获得邀请。

泛太协定始由9个国家组成,它们是: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文莱、美国、智利和秘鲁。该协定的宗旨,是实现太平洋两岸的贸易与投资自由化。随着日本、加拿大与墨西哥加入泛太协定谈判,有意成为该协定的成员国,使泛太协定声势大振。届时,由12国、8亿人口组成的泛太协定,占全球经济份额40%,架空了现有21个成员国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

牵头的美国表示:“有意加入泛太协定的经济体,必须符合贸易自由化标准。”被称为“21世纪贸易协定”的泛太协定,不仅要求符合传统自贸协定的标准,还在市场开放程度、知识产权保护、公平竞争政策、劳工权益、环境保护、以及帮助中小企业进入国际贸易等广泛领域立下标准。对照之下,中国,几乎不曾达到其中任何一项标准。

中共喉舌抱怨美国牵头的TPP ,是“针对中国”、“制约中国”、“充满政治意味”。事实正是如此。与其跟北京磨破嘴皮,苦劝其遵守规则,而后者阳奉阴违、变本加厉,不如另起炉灶,重搭舞台,把损人利己、扰乱国际经济秩序的中共排除在外。这正是奥巴马政府比小布什政府更聪明之处。

就在2011年的这届亚太峰会上,面对与会国对中共贸易保护主义和侵犯知识产权行径的批评,中共继续狡辩。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客气地指出,北京故意压低人民币汇率、以图在国际贸易中不正当谋利;告诫说,中国经济改革步伐缓慢,令美国失去耐心;并奉劝中共领导人:遵守规则,负起责任,像一个成年人那样行事。

中共主席胡锦涛则回应:即使人民币升值,也解决不了美国面临的问题。但,人家提出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主要地,并非用以解决美国问题,而是敦促中共遵循国际准则,展开公平贸易。胡说法,是顾左右而言他。胡锦涛又把中美贸易不平衡,归结于美国限制对中国的高科技或军备出口,然而,这类限制,皆因当年(1989年)中共血腥镇压请愿民众而招致,如果北京自我反省、重评“六四”、还政于民,争取解除这类限制,又有何难?岂不知:解铃还需系铃人?

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建立,给北京暴发户形成经济钳制。TPP的迅速架构,令北京之前苦心经营的“10+1”(与东南亚国家)、“10+3”(中日韩加东南亚国家)、以及“上海合作组织”、甚至中共赖以发威的亚太经济合作(APEC),失效于无形。至此,从政治、军事到经济,美国完成了重返亚洲、孤立中国(中共)的战略布局。

美国主导亚洲事务的能力,依然超强。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拥有的普世价值,对自由与人权的推广,具有无可匹敌的软实力与亲和力,因而深受亚太国家信赖。

受TPP影响,欧盟也展开了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的自贸区谈判,建立EPA或FTA,包括与美国、日本、亚洲众多国家等谈判,惟独没有招呼中国。显然,TPP或EPA,都是文明世界从经济上对付中共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