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十章之四:美国重返亚洲,中共前功尽弃(中)



美国重返亚洲,中共惊慌莫名

事实上,奥巴马上台不久,就宣示“重返亚洲”(2009年),北京没有料到,一切都来得那么快,美国行动迅速,施展“巧实力”,仅仅在一、两年之间,就让中共在自家门口陷入全面孤立。北京“暴发户”处处失手,在地缘政治上,节节败退。形势逆转,易如反掌,顿使中共高唱的“中国强大论”和“美国衰弱论”,变得苍白无力。

“九一一”事件引发的阿富汗战争,以及稍后的伊拉克战争,将美国的注意力与战略重心转向中亚和中东地区,北京看准时机,趁机填补美国在世界各地、尤其在亚洲地区留下的战略真空,得渔翁之利。

美国反恐10年,中共扩张10年。在亚洲,北京空前强化其对周边各国的影响力和支配力。中共迷信“金钱万能”,自恃崛起,财大气粗,得以在亚洲坐大,呼风唤雨;在非洲,中共蔑视人权,一味追求能源利益,以“新殖民主义”姿态,有意抵消联合国推动非洲经济与民主同步发展的努力;在中南美洲,中共更是深入美国后院,在攫取能源和矿产等资源的同时,与查韦斯结盟,怂恿该地区反美声浪。

中共虽痛心于塔利班和萨达姆两个独裁政权的覆灭,但眼看两场战争,大量牵制和消耗了美国国力,又不禁喜上心头。随着伊拉克战争结束、阿富汗战事减缓、该两国形势趋于稳定,美国决意从该两国撤军。北京焦虑日增。亲中的北美中文《世界日报》,曾分析,美国全面撤出伊拉克之后,战略重心必将移向亚太地区,特出语安慰北京:“对此,中国不必惊慌,也不必反应过度。”然而,以反人权、反人类为立国之本的北京政权,毫无安全感,其惊慌,难以自控。


北京奢望,以恐怖主义牵制美国

2013年4月15日,正在美国波士顿举办的国际马拉松赛事,遭遇恐怖袭击,两名早年从俄罗斯车臣地区移民美国的男子,受极端宗教思想影响,发动了这次袭击,造成3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在北京,中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解放军报》、及部分御用学者,居然立即将波士顿爆炸案扯到美国重返亚洲的议题上,对美国予以暗讽和明劝。

他们声言:波士顿遭到恐怖袭击的的原因,是奥巴马“改变了小布什政府时期以反恐为头号战略任务的做法”,重返亚太,“视中国为重要竞争对手。”他们嘲讽:““奥巴马为遏制中国费尽心机、机关算尽,反将反恐之弦松驰,终于后院起火,让恐怖分子钻了空子,如今定将后悔莫及,有所反思,多少会怀疑实施亚洲战略是否过于急促和专注。””他们盼望“爆炸事件可能会促使奥巴马重新调整亚太战略。”

这类调子,让人感觉,中共喉舌及其御用学者,无论见识还是智商,都停留在小学水平。且不说,这次恐怖事件,并不具有明显的组织化,为个别极端分子的个别行为;只说,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国际恐怖组织,早已遭受致命打击而溃不成军,多数首领包括本拉登在内被杀被擒,其残余势力,如四散游离的孤魂野鬼,已无法构成大规模杀伤力,根本不值得美国仍视其为头号大敌,仅仅动用无人机,就能将残余的恐怖首领格杀于万里之外,何须美国劳动大军亲征?

北京的奇谈怪论,一则是缅怀美国反恐十年,中共伺机扩张、称霸亚洲的“风光十年”;二则是奢望美国战略重心再次回归反恐,让中共面临的国际围堵,不攻自解。这类调子,更反映了中共最高领导层心态,他们奢望,以恐怖主义牵制美国。北京的奇思幻想,如食摇头丸者的恍惚和超现实。同时泄露,北京对美国遭受的任何恐怖袭击,都从心底里感到舒坦,幸灾乐祸;进一步推论,如果一时间没有这类恐怖袭击发生,急于摆脱美国围堵、企图扳倒美国文明的中共集团,极可能铤而走险,与恐怖份子合谋,创新制造恐怖攻击。对此,美国和国际社会不可不防。

中共满足于美国遭遇恐怖袭击,但在中国境内,在“九一一”之后的十几年间,由中国政府自己定义的“恐怖攻击”,几乎年年发生。仅2009年,广东韶关“六二六”事件、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死亡人数就以数百计,伤者更是不计其数。死伤枕藉,血流成渠。美国波士顿爆炸刚刚落幕,2013年4月23日,在中国新疆喀什地区,又发生维吾尔人与中共警方血拼事件,共计21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