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四章 台湾,大国夹缝中的生存之道(上)

第四章 台湾,大国夹缝中的生存之道

“维持美国的力量,以抵抗任何诉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压手段,而危及台湾人民安全及社会经济制度的行动。”——美国《台湾关系法》


利用区域争端,北京拉扯台湾


2012年,中日钓鱼岛争端激化后,北京奢望两岸联合保钓,极少数台湾统派或大中华民族主义者,也趁机鼓噪两岸联合保钓,以为机会难得。初时,台湾出动,甚至演出台日舰艇水炮互射的一幕(2012年9月25日)。但不久,美国政府向台湾政府打招呼,直接施压,马英九政府力避“两岸联合保钓”的嫌疑,转而对钓鱼岛争端冷处理,北京为之丧气。

2013年4月10日,日本与台湾签订《日台渔业协议》,允许台湾渔船在尖阁诸岛以南水域捕鱼,日台双方皆大欢喜,日本、台湾双赢。台湾明确声明:该协议不适用大陆渔船,如大陆渔船前来,将予以“劝导离开或驱离”。日台合作,打击了北京气焰。5月间,台湾果然驱离了进入该水域的大陆渔船。北京脸色难看,却无从发作。

2013年5月9日,在南海争议海域,菲律宾公务船向台湾渔船开火,射杀一名台湾渔民。台湾为此愤怒,要求菲方道歉和赔偿,实属常理。然而,此时,北京趁势插一脚,以台湾“保护人”自居,对菲律宾大声咆哮,出言威胁。随后,派出大批舰船前往仁爱礁,对驻守在那里的菲律宾海军实施围困。

北京用意,在于拉拢台湾,并在国际上混淆中国与台湾之别,借机兜售其政治“一中”。台湾人形容,中共大吃台湾豆腐。北京同时不失时机地利用台菲冲突,乘隙而入,在南海得寸进尺。


共谍猖獗,影响美国对台军售


2011年9月,美国宣布一笔总价值约58亿美元的对台军售。这宗军售,是在台湾政府一再催促、美国政府一再推迟之下,拉锯近一年多,才勉强达成的。据悉,这宗军售的主要条款,是美国为台湾145架F-16A/B型战斗机提供最新装备和改装、以及培训与后勤支持。

台湾拥有美国F16-A/B型战机,想要升级为F16-C/D型战机,为此,台方就向美方提出这宗军购案,美方初时曾表露出售意愿,之后却陷入犹豫。台北再三催促,华盛顿却再三推迟,一拖两年。后来更传美方“拒绝出售”这批武器给台湾 。

起先,美方将推迟或拒绝对台军售的理由,曲折解释为“顾虑影响美中关系”。然而,1979年美国与中共建交的同时,确立《台湾关系法》,之后,美国一直对台湾出售武器,北京先期默认,后期抗议,又发展到一边抗议、一边默认,不论如何,华盛顿从未看北京脸色行事,后来又怎会顾忌?况且,近些年,美国经济不景气,售武获利,应该比从前更迫切。

陈水扁时代,美国对台军售一度陷于停滞,与其说是美国拒售,毋宁说是军售案屡遭国民党控制的台湾国会封杀(党派政治利益使然)。国民党领袖马英九上台后,

国会与政府大致同调,几年间,美国先后对台出售武器达130亿美元。中共抗议

,甚至动辄以中断中美军事交流为手段,予以要胁,美方不以为然、不为所动。华盛顿很清楚,北京泼妇姿态,闹几天就会自动收场。

但到了2010年,情况却发生微妙变化,对台军售,华盛顿出现犹豫。起因是,2010年前后,台湾先后爆出两桩严重共谍案,都涉及染指美国售台军备。台湾军事情报局上校罗奇正、陆军司令部通信电子资讯处少将处长罗贤哲,先后被中共收买为间谍。其中,罗贤哲是国民政府迁台后,六十多年间,最高阶的国军涉案共谍

。案发时,二罗已经分别为中共效力三年和七年以上,传送给中共的主要机密,包括美国售台的电子作战指挥系统(“博胜案”, 光纤系统)、陆军战术区域通信系统(“陆区案”)、阿帕契直升机采购合同(“天鹰专案”),等等。而在美国,同一时期,也陆续破获多起华人间谍案,如台湾侨民郭台山等,窃取美国机密,包括美国售台军事技术,提供给中共 。

美国由此而生警觉。2011年,一名台湾媒体人投书《亚洲华尔街日报》,指出:台湾军方遭中共严重渗透,如果马英九总统不清理门户,就难以再获购美国先进武器。中共日益猖獗的间谍活动,损害了美台同盟关系。这未必是中共的离间计,但的确达到了一定程度的离间效果。



北京垂涎美国售台军备


得知美国推迟对台军售,中共舆论显得很高兴,似乎一举两得,欣慰道:“美国推迟对台军售是明智之举”。实际上,中共的“高兴”,未必是真高兴;中共的“欣慰”,未必是真欣慰。两岸关系于近些年的演变,足以让中南海对美国对台军售产生“新思维”,那便是:与其阻止你军售,不如怂恿你军售;因为,你的那些军事技术,转眼就会变成我的军事技术;不仅仅是因为我密布间谍,更重要地,是因为中台关系的空前走近;或许,台湾政府内部,就有里应外合的推手;再多一些幻想,两岸统一,或许转眼即至,到那时,不论是台湾的技术,还是美国的技术,尽归我中共所有!所以,欢迎你军售,多多益善。

国共内战时期(上世纪四十年代),共军最爱吹嘘的一句话:“蒋委员长是运输大队长”,因为,国军的美制武器,最终都落到共军手上。或许有一天,中共再度吹嘘,美国总统是运输大队长,因为美国售台武器,最终都落到了共军手上。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两岸关系不断缓和,以至于全无战争迹象,但中共方面,仍然不愿撤除瞄准台湾的千枚导弹?而北京明知,撤弹,是争取台湾民心的重要手段。北京有意保持两岸军事敌对,目的之一,让台湾有理由继续从美国采购先进军备。针对美国军售台湾,中共依然密集表态、强烈抗议,然而,从前当真,如今,更像做样子。中共擅长“佯攻”,佯攻越猛,越能“诱敌深入”。这是中南海厚黑学的一部分。

2013年1月,由美国参议院亲台议员组成的“台湾连线”访问台湾,他们在会见马英九总统时,乐观估计,未来两年,美国会向台湾出售几批先进武器,包括30架阿帕奇直升机、60架黑鹰直升机、“爱国者-3”型导弹、以及台湾梦寐以求的升级版F16-C/D型战机。在中国,党的喉舌《环球时报》对此报道,“美国议员承诺对台售大量武器,被疑开空头支票”。这个标题,反映了北京的真实心态:与其说是担心美国继续对台军售,不如说是担心美国停止对台军售。

在“二罗”共谍案之后,台湾又陆续曝光一系列共谍案:2012年2月,一名任职于台湾空军北部区域作战管制中心的蒋姓上尉,涉嫌向中共泄露威胁台湾空防安全的机密,涉案的,还包括两名通共台商;2012年10月,台湾电子面板生产商友达光电公司的两名主管,涉嫌向中共泄露敏感技术;2012年10月,退役海军中校张祉鑫等8名军官,涉嫌向中共提供台湾潜艇海图。其中一名叫做钱经国的退役上尉,已被发展为中共地下党员,并在岛内招募到退役或现役军官10多人。同文同种的中国和台湾,在某种程度上,为共产党的统战和间谍活动,带来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