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四章 台湾,大国夹缝中的生存之道(下)

逆势而动,国民党亲近共产党


2013年2月,台湾政治人物、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率团访问北京,与新上任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会见。


“连习会”,振兴中国共产党


“连习会”期间,连战提出其政见:“一个中国、两岸和平、互利融合、振兴中华。”被台湾本土派批评为“只有一中,没有各表”,完全配合中共统战。“一中各表”,乃是马英九总统及国民党政府强调的“九二共识”。连战不断穿越底线,足见其投共心态。

至于“振兴中华”,那是中国大陆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提出的口号,连战拾人牙慧,还以为新颖,反映的,其实是他自己满脑子老掉牙的旧观念。

随同登陆的,有连战的儿子连胜文,似乎有新老两代传承之意。大陆领导层已经换届,但沟通大陆与台湾的,仍是连战;连战老矣,竟要儿子接棒,莫非台湾国中无人?只能说明,拉近中国与台湾,并非台湾主流民意。连战所率代表团,充斥台湾商人,显示,这些亲中、亲共人士,到北京为中共领导人请安,不像是出于“民族大义”,更像是基于自身利益的谋划。

外界注意到,连战一行,走访了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北京航天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前身是中国革命博物馆,北京航天城是宇航员集训基地,二者都关联中共解放军。连战等人到这两处现身,一是对共产党推翻国民党的承认,二是对中国军事崛起的背书。所谓“振兴中华”,不过是“振兴中国共产党”。


“吴习会”,搬弄民族主义


2013年6月,另一位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也率团到北京,上演“吴习会”。行前,马英九总统会见吴伯雄,表示“两岸不是国与国的关系”,摆上台面的理由是,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大陆不是一个国家,而只是中华民国的一个地区,“一国两区”。因此,“绝不会把对岸视为一个国家。”吴到北京后,也强调这一说法。听起来,符合宪法,也符合逻辑。

但在野的民进党批评马、吴说法,强调:一个中华民国、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国家两个政府,不管关系特殊或一般都是国与国关系。

听上去,国民党并不承认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倒是民进党承认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但现实却是,不被国民党承认的中共当局,却与国民党更亲热;被民进党承认的中共当局,却与民进党更隔阂。这种吊诡现象,恰恰说明,国民党表态,有虚;共产党不在意,有鬼。

实际上,马英九“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的说法,是对李登辉“特殊的国与国关系”、陈水扁“一边一国”说法的远离。如果李、陈、马三人,各有政见、各有主张,倒也无可厚非。问题是,如果马英九放弃主权之争,至少不应该放弃普世价值之争。

纵观走访大陆的国民党人物,口中只剩下“一中”,并无“民主、“人权”等现代概念。吴伯雄的言论佐证了这一点:“祖先不能选择”,“列强侵略压迫”。这些说法,都回到了最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与当今世界的普世价值格格不入。

吴伯雄说到不排除马英九与习近平会见的可能性,其实就是暗示,要赶在马英九任内,促成“马习会”。表明:共产党急于与国民党达成两岸“政治协议”;马英九或其身边人,则急于为马打造个人历史定位。

从“连习会”到“吴习会”,再到未来可能的“马习会”,显示国民党回归中国的走向,准确而言,是国民党滑向共产党的路线。这一走向和路线,与文明世界围堵中共、孤立中共的战略方向,背道而驰。换言之,绝大多数国家都在疏远中共,似乎只有国民党当政下的台湾,才在亲近、贴近中共。逆势而动。


谢长廷登陆,遭矮化


再早一些时候,2012年10月,台湾前民进党主席谢长廷以参观“世界调酒大赛”为名,访问中国大陆。中共照例安排他先到福建上演“祭祖”戏,然后再展开座谈或会见。“私人性质”的访问,转眼上升到官方级别。

其时,中共仍将流亡的民运人士拒绝于国门之外,却笑脸相迎台湾独派人物,证明,中共让谢长廷登陆,绝非出于人道、人情的考虑,而仅仅出于政治上的算计。

谢强调:“整个行程中,特别注意到,不要被认为被矮化,或者是‘朝贡’,不要失去台湾的价值和尊严。”谢自认为,与中共的交流,做到了“对等”,其实并没有。以谢长廷昔日身份,曾出任台湾高雄市长、行政院长、民进党主席,如论对等,大陆方面,出面与他会见的,应该是:前厦门市长刘赐贵、前总理朱镕基、前总书记江泽民。

然而,出面会见谢的,都是级别不那么高的中共官员。海协会长陈云林见谢,等于是中国“民间”机构(实为官方)招待台湾民间人士;国台办主任王毅见谢,等于中共统战官员接见“台湾同胞”;国务委员戴秉国见谢,等于趁机捞情报,因为,戴在中共内部的真正角色,是主管对外情报。

2013年2月,谢长廷在中国大陆注册新浪微博,初时,粉丝众多,然而,只过了两星期,其微博遭删除,声音被封杀。这就是中共的对台“诚意”。所谓“在一中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不过又是一句“说归说、做归做”的厚黑大话。


台湾当权者的迷失


2010年5月,马英九突然冒出一句:“永远不要求美国为台湾而战”,似乎,台湾军力,足以自卫。然而,台湾经济不景气,以至于,台湾防务支出(军费开销)也连年减少,2012年,台湾防务支出仅为国民生产总值(GDP)的2.2%,低于民进党执政时代的2004年(3.8%)。小小一个台湾,焉能独自抵御庞大中共?

或许,马英九并不打算抵御中共?就算马坚定反共,但马的身边人中,不少已被中共收买,他们怂恿马与中共进行政治谈判、签订“和平协议”(这是北京一再施压和求之不得的),美其名曰:为马执政留下历史定位。身为国民党荣誉主席的连战

,频繁到北京朝拜,其奋斗目标,已经不再是台湾尊严,而是“振兴中华”——再造中华帝国的替代口号。

1951年,被中共大军压境的弱小西藏,被迫与中共签订城下之盟,所谓“十七条协议”,以为至少换得个和平,孰料,仅仅数年之间,中共就翻脸不认,自我撕毁“十七条”,全面军管西藏,让西藏文化、宗教、寺庙,连同芸芸众生,陷入灭顶之灾!西藏不能,台湾又怎么能?

马英九还曾冒出一句:“在两岸互动与亚太局势上,我们应努力扮演和平缔造者而不是麻烦制造者。”然而,台湾何曾为“麻烦制造者”?真正的麻烦制造者,惟武装到牙齿而磨刀霍霍的中共而已!如果没有共产党对中国大陆的挟持,台湾那边,要说统一,早就统一了;要说独立,也早就独立了。两岸之间,不论统与独,中共都是最大障碍,也是唯一障碍。

2011年初,前太平洋美军总司令普理赫表态,美国应重新考虑对台军售,“以新观点看待台湾”,他说:“我很了解马英九总统与大陆谈判时需要以实力作后盾,但台湾的实力是民主与经济,而不是军事。”对此,台湾有人解读为“美台关系的警讯”,担心“台湾遭美国抛弃”。普理赫话中有话:在军事之外,有经济,而在经济之外,还有民主价值,这才是台湾胜于大陆的软实力。

如果说,普理赫说的,还只是客套话,那么,后来,另一位美国涉台要人所说的,就堪称大白话。2013年3月,前美国驻台协会处长司徒文在台北表示:中共对台间谍活动“屡屡得手”,“打击了美国与台湾防务安全合作的信心”,摆明了美国对台军售的顾虑所在。

同月,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举办“美国战略东进与台湾”的研讨会,与会的迈阿密大学教授简坠儿(June Dreyer)直截了当地反问:“如果台湾很快将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那么,为什么(美国)还要出售武器(给台湾)?”又退一步说:即使台湾(暂时)没有与中国大陆合并,也不能保证美国的高科技不会落入中国间谍之手,而最终,“这些高科技会很快落入解放军之手。”

可见,美国对台军售趋谨慎,基于双重顾虑:其一,中共间谍在台活动日益猖獗,染指美国售台军备;其二,两岸政府日趋走近,美国忧心售台武器或最终落入中共之手。

台湾政府虽不认同司徒文的说法,但马英九总统承认:大陆游客增加,给台湾“带来较高的安全风险”。同时披露,台湾还不断受到来自大陆的网络攻击。但接着又说,网络攻击行为不会导致台湾放慢与大陆和解的步伐。

后一句糊涂话,恰恰反映了马英九及国民党政府的思维障碍。台湾当政者须深刻体认,中共在经济上优惠台湾,乃是钓鱼手段,企图从经济上套牢台湾,进而从政治上套牢台湾。北京须臾不弃吞并台湾之心。套用中共的一句老话: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用于台湾,便是:中共“亡台之心不死”。

马英九一味幻想“两岸和解”,但,一个民主体与一个独裁体,如何实现和解?两岸和解,缺少关键词:民主,自由,人权。经济上以利相诱,政治上拉拢腐蚀,社会上大举渗透。收购收编媒体,是手段之一(旺中媒体收购事件);以“人海战术

”,将间谍、特务、线民遍布到台湾政界、军界、商界、乃至社会各界,更是中共惯技,拿手好戏。


中台拉近,美国不悦


司徒文也公开批评台湾与中国大陆日益拉近的政策,他说,“台湾在贸易上越来越依赖中国大陆,使得台湾受制于中国大陆。”“这对台湾加强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和政治关系而言,是个障碍。”

实际上,美国欢迎台湾与大陆改善关系,只是一个表面上的姿态,甚至只是外交辞令。台湾与中国大陆的亲善,至少让美国少了一张牵制中共的牌。

大陆与台湾之间所谓“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其实就是大陆与香港之间“更紧密贸易安排”(CEPA)的翻版。来自北京的暗示意味强烈:台湾地位等同于香港。登台陆客日增(2012年达250万),台湾对中国大陆依赖度日增,但台湾经济并未因此起飞,反而持续不振,包尾“亚洲四小龙”。2012年,台湾经济成长仅1.13%,物价上涨却超过2%。对应地,马英九声望不断下滑,支持率跌跌不休。

台湾毕竟是民主社会,反对马英九政府亲中政策的台湾民众,至少在半数以上,尤其被称为“绿营”或“台独”的政治板块。有这一半多民众的有力牵制,任何一届台湾政府,都难以沦为北京附庸。换言之,如果中日、中美开战,即使台湾不站到日本或美国一边,也不见得会站到中共一边,至多保持中立。而如果台湾再度发生政党轮替,则形势又迥异。

2013年4月,台湾远见民调中心发布最新调查结果,在“终极统独观”部分,51.4%的民众赞成台湾最终应该独立,31.1%不赞成。赞成最终独立的比率较半年前上升2.3个百分点,不赞成的比率较半年前下降6.9个百分点。可见,台湾的主流民意,仍是独立。


中日开战,台湾可能宣布独立


四百年台湾历史,就是一部遭受外来政权统治的历史。台湾民主化的同时,也开启了本土化,反映台湾人民主体意识、主人意识的觉醒。独立自主,是所有民族的梦想,自然地,也成为台湾人民的梦想。然而,台湾的不幸却在于,面前横着一头拦路虎,那便是,盘踞北京的中共独裁政权。


面对北京拦路虎,台湾进退两难


这是一头青面獠牙的庞然大物,随时张开血盆大口。拦路虎当道,台湾既不能进,也不能退。进,而统一?台湾人民绝不甘心接受中共的独裁统治;退,而独立?中共凶残无度,随时准备饿虎扑羊般,吞噬台湾。

号称“一国两制”的香港,回归中国后,饱受中共骚扰和打压,从妨碍司法独立到干涉新闻自由,从官商勾结、变香港为洗钱中心,到插手国民教育、图谋洗脑港人

,中共无缝不钻、无孔不入,直到活生生逼出港人的本土化意识、催生“港独”概念。

北京独裁者,既不让中国人民自主选择,也不让香港人民自主选择,也不让台湾人民自主选择,中共的自我定位,就是中国人民、香港人民和台湾人民的共同敌人。

环顾世界,台湾本无敌人,它唯一的敌人、最大的敌人,就是中共。自己无法战胜的强敌,就应该让另一个强敌去克制它。处在大国夹缝中的台湾,有的是生存和脱险之道。


若中日开战,台湾应加入美日联盟


假如中日开战,台湾即便中立,却不可能置身事外。中日对决,如果中共取胜,则台湾危殆。因为,中共拿下钓鱼岛,就如同占据了进攻台湾的桥头堡。对准台湾的导弹,就不仅仅是部署在千里之外的福建或江西,而将列阵在百里之近的钓鱼岛,近距离瞄准台湾,随时喷出火舌与毒焰。

反之,中日对决,如果中国战败,则是台湾宣布独立的最佳时机。这一宣布,即便不会来自于台湾政府的主动,也将来自于台湾民众的主动。台湾民众压倒性的声浪

,将迫使台湾政府做出独立宣示,即便是被动宣示,而不论那时的政府,是国民党执政,还是民进党执政。

在亚洲,不止有日美联盟,还有更广大的联盟。美国重返亚洲,亚洲国家纷纷靠拢美国,形成区域联盟,抗衡日益咄咄逼人、显露霸权嘴脸的中共。如果台湾缺位这一区域联盟,则犹如围困中共的第一岛链出现裂缝。

今日之势,中共利诱台湾,台湾几乎濒临迷途。国共套近,不仅让台湾风险日增,也让亚洲、乃至整个世界风险日增。然而,迷途知返,台湾,毕竟是一个民主体,与文明世界同呼吸、共命运,终究是美国和自由世界的盟友。民主台湾,不可制造第一岛链的裂缝;自由台湾,不可成为国际围堵中共的战略缺口。

更进一步说,假如中日开战,台湾,既然不可能置身事外,就应当清醒认识自己的角色、准确把握自己的定位。面对中日战争,台湾与其中立,不如联日抗中、联美抗中。台湾加入日美联盟,将增加日、美、台三方的胜算,换言之,就增加了战后台湾自主选择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