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元朗!近30万港人挺进,白衣人不敢动。北京须放下暴力幻想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7月28号星期天。昨天7月27号星期六,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拥入元朗地区,位于新界的元朗,发起光复元朗的抗争行动。这一抗争行动的背景是上个星期天,7月21号,数百白衣人对香港市民发起暴力攻击,震惊了香港。当时几百名白衣人用铁棍、木棍和其它凶器殴打市民,不仅进攻那些参与和平抗争的黑衣人——香港市民,而且对普通的路人,包括乘客都发动攻击,无差别攻击。这种攻击被香港市民视为恐怖袭击,恐怖攻击。但是警方不作为,而政府反应迟钝,甚至有警匪勾结之嫌。这批白衣人据信是黑社会,比如说三合会之类,但背后是共产党、是黑红两道这种凶手。

这个事件之后呢,香港政府迟迟不表态,直到了五天之后,到了7月26号,才有一个什么政务司司长出来表示道歉、认错,认为政府的处理手法不对,而警方也非常迟缓的才抓了所谓五个白衣人,而且指控的罪名没有什么袭击、没有暴力,仅仅是非法集结。这都可以看出在香港发展的警匪一家,警黑一家,官匪勾结这么一个程度。所以香港民众的这个愤怒可想而知。那么昨天的这个光复元朗的行动,香港市民提前向警方作了申请,但是没有得到批准,理由是说怕发生暴力事件,但是香港以他们自己的方式,以散步、逛街,或者是自由行的方式前往元朗。说人数众多远超外界预料,那个有些保守的说法说是上万人前往元朗抗议。但事实上,元朗地区说从来没有出现这么多的人群,主要大道都被占满,每平方米都挤满了人,目击者根据每平方米所占的人的估计,计算出前往元朗的抗争民众多大二十八万八千人,也就是近三十万人前往元朗抗议,可以说声势浩大。这样让香港抗争可以说覆盖的香港三岛。原先主要的大游行、大示威、大抗争主要发生在香港岛,百万人上街,二百万人上街。后来发生了九龙大游行,扩大到九龙地区,那么现在又到了新界地区,元朗位于新建,只是靠近中国内地广东省边界的一个地区。那么可以说香港的民众的这个抗争,这个示威,游行扩大了。

而且昨天值得一提的除了这个事件外,还有另外两个事件,就是香港的国际机场也发生了香港机场员工以另一种方式反送中,撑香港,向国际旅客诉说他们的捍卫普世价值的这个决心。另外在香港的岭南大学也有上千名的师生聚集,或者校友聚集,因为要抗议这个学校校董叫何俊尧,这个何俊尧不仅是这个亲中的议员,他也是岭南大学的校董,属于校董事会成员。那么出于这个原因,香港岭南大学民众抗议,因为这个何俊尧被认为可能跟这个白衣人黑社会勾结,因为就在白衣人施暴的时候,他满面笑容出现在现场,跟白衣人握手,竖大拇指称赞,似乎给人的感觉就是背后有阴谋,或许就是这个官匪勾结。那何俊尧做了这件事之后,他的祖坟被人拆毁,他的母亲的墓碑被扳开。当然这件事情究竟谁做的还身份不明,还这个无人出来认领。那么这个何俊尧不仅没有认错,而且继续他的这个语言暴力,或者是威胁,比如说他跟一位民主派的议员叫朱凯迪上电视或者是电台节目,因为双方发生争执,或者不同观点,这本来很正常,结果这个辩论结束之后,这个何俊尧居然发这个死亡威胁,他在推特上发威胁,威胁这个朱凯的,说在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一条是生路,一条是不生路。不生路就是死路,说希望你尽快做出一个选择,要选择哪条路。实际上,这是何俊尧,这个亲共议员对民主派议员的赤裸裸的人身威胁、死亡威胁,按理说这完全是犯法的。

那回头说这个元朗地区的抗争,不仅人数众多,而且场景非常的火爆,这个游行和示威从3点开始,大致是5、6点结束。警察在5点开始了要清场,当时香港配备了3000警察,据说还有什么特种部队、什么速龙小队,这样的称号的特殊警察部署在这个元朗村。那么跟上星期天形成对照,上星期天发生白衣人无差别攻击香港人时,警察却也没有现身,甚至扬长而去,后来是姗姗来迟,刚好是白衣人撤离,配合圆满。那么这一次警察提前部署了三千人,以防所谓暴力,后来跟这个抗议民众发生了冲突,他们要强行清场,而抗议民众不肯走。警方就发射了催泪弹,还有橡皮子弹,还有海绵蛋等等。那么后来导致民众有二十三人受伤,十三人送医,两人重伤,另外有两人被捕,被捕的罪名非常多,什么非法集结,袭警,或者是暴利啊等等,对照白衣人说被控非法集结而以。说这个可以看出警方的这种双重标准。当然这个警方的变质,香港警方的变质是共产党侵蚀的结果。所以这个火爆的抗争当然不会到此结束了。那么白衣人方面有什么动静呢,昨天据说有一些白衣人拿着木棍,或者是铁棍,有的在元朗村里面,以及街道上也隐没出现,有的人聚集在餐馆里,说看到警察就竖大拇指,号称加油,好像显示警匪一家,那么这些白衣人可以说是凶嫌,恐怖袭击的凶嫌,都应该在监狱里蹲坐,居然还逍遥法外,而且还有他们盘踞的餐馆作为他们的聚集点,而手上仍然持有凶器。那么这些白衣人昨天显然是香港市民的这种大规模的抗争示威谴责吓倒了,没敢动手,没敢去反扑,没敢去向香港市民进攻。另外呢香港市民自发的组成了义勇军,有二百个年轻人,他们戴着头盔、戴着眼罩、带了一些急救的物品,组成义勇军,因为觉得警察也靠不住,因为面对白衣人的威胁,那么他们要保卫香港市民,但是他们的这个自发组织的义勇军并不是要进攻,而是要保卫香港市民的安全撤离。就在最后撤离,往往事情出在最后撤离阶段,彻底的时候可能受到这些白衣人,这些黑社会的攻击,所以呢有义勇军的出现这个是香港的一个新的现象 。那么这次在元朗出现呢可以说又是雨伞大阵,近三十万民众前往元老呢,都打着雨伞。这个雨伞有很多功能,一个是防催泪弹,或者是橡皮子弹的攻击,另外还有也防被警察随便认出来,搞秋后算账。所以这就一下让人联想到2014年的雨伞运动,或者雨伞革命,说仿佛雨伞运动、雨伞革命的再现。不过这一次香港民众的抗议也被称为头盔革命,因为这个警察是过度的使用暴力,先后使用催泪弹、橡皮子弹,还有布袋弹,现在又出现海绵弹,林林总总。所以这个香港市民为了自我保护,这个头盔、眼罩、这个手套,都武装起来。这个头盔,急需头盔,成了头盔革命,那么在台湾有香港旅居台湾的的港人, 在台湾发起了捐赠头盔,二手头盔的一个号召,他们希望能够募集到500顶头盔,结果短短的几个小时,台湾民众热情地捐出了四百多头盔,可以说很快会远远超过,说这次香港民众是一个头盔革命,又可以在载入史册的另外一个名词。

香港这个事情的看上去是没完没了,远无止尽,那么起因在什么呢?我认为起因就在于盘踞北京的中共当局,他们的暴力幻想。因为北京当局共产党政府以为用暴力能够解决香港问题,比如他们动用了三波的这个暴力图谋,暴力行动,但最后却使事情越闹越大,大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第一播暴力是6月12号,当时北京当局唆使港府采取这种可以说从从重从快的手段,尽快压制在立法院,或者港府门前抗议的这些学生,或者市民,当时港警就过度使用暴力,非常没有警告,没有任何的举牌,就突然大量的发射催泪弹、橡皮子弹,甚至于布袋弹,首次使用布袋弹,而且近距离的设计民众,而且射击民众的上半身,严重违反国际准则。当时就让很多民众受伤,重伤,甚至记者被备打得眼角流血。那么那次警方过度暴力,中共以为可以从重从快,结果却激起了香港民众的更大规模的抗争,然后这个港府也急于指责是民众暴乱,接过民众不仅不服这个指责,而且很明确的指向警方是滥用暴力,说这次中共第一次使用暴力,结果激起了后来香港民众的抗争,从一百万人上街,发展到二百万人上街。第二次暴力图谋,来自于中共的暴力图谋是所谓攻击立法会事件,有香港民众,不排除激进青年勇武抗争,但是中共的特务和黑社会起了先导性的作用,这个武力的去攻击立法院,撞破立法的大门,打破玻璃,因为当时这个香港警方离奇的策略,而且是设下空城计,让这些抗议民众冲进去,然后再出来。而当天晚上香港警方的总警司在发表讲话谴责的时候,他的手表泄露了机密,他10点过发表这个声明,但是手表上所显示的时间却是5点,就证明他在下午5点,或者更早时间,早上五点就录音,录好了,故意布设了这么一个暴力的陷阱,让香港市民来上当,而且当时香港特区政府也反应极快,半夜4点就起来发表声明,谴责暴力。说这是第二波这个中共策划的暴力,但是这波暴力之后,香港的民众的抗战就变成这个遍地开花,化整为零,可以说每周都进行,一直持续到现在7个多星期。

那么第三波更大的暴力就来了,就是上个星期,7月21号,在元朗所发生的白衣人暴力袭击事件。这个袭击事件有一个征兆,这个征兆就是有个清宫的这个媒体人,是经济日报的副社长、董事石镜泉事前就号称要拿藤条打仔,好像香港人不听话要拿藤条打,什么水管打、水喉打,果然后来藤条、水喉出现,这个事件之后民众抗议《经济日报》,而且拒登广告、拒卖报纸,迫使《经济日报》割席而据,把这个石镜泉开除,勒令他辞职,说这是一个信号。而且香港的中联办。中共中联办驻新界办事处的主任,到新界元朗去讲话,也号召当地的人要什么爱国、爱港,保家卫族,也发出了这个武力攻击示威人士的信号,当然还有亲中议员何俊尧自己的举动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这是第三波暴力,这波暴力可以说极大的震撼了香港,因为导致了四十多人受伤,而且不少人留医,而且重伤有人生命垂危,说这个暴力事件非常明显,做的太明显,警方这种不作为,港府的不反应,非常明显,可以说昭然若揭,可以看到背后的警黑一家,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官警匪勾结,这种企图非常明白。说显然是北京的暴力企图激起了香港无休无止的抗争。

那么北京这个三次暴力,三次都把事态搞大,所以俗话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说中共当局、中央政府是香港真正的麻烦制造者,每一次都企图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结果每一次都是事态扩大。6月12号想让警方用过度的暴力,从重从快以致压制香港,生怕香港民众抗争演变成2014年那种雨伞运动,持续近三个月,结果这次有可能持续时间更长。那么这个中共这个暴力幻想、暴力图谋,以失败告终。那么后来以立法院的暴力攻击为由,来对香港人民大肆镇压,这个故意布局,便衣特务,黑社会来勾引暴力,这个又以失败告终。再次就是以元朗地区这种白衣人,黑社会的暴力威胁、暴力殴打、暴力袭击能够下住香港人,下住香港人不敢去参加抗议示威、游戏,结果再次失败。

所以由此看来,解决香港问题的事情也很简单,那就是冤有头,债有主,或者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共北京当局我是奉劝他们应该停止暴力幻想。尽管中共这个政权来源于暴力,靠暴力起家,也靠暴力维持,现在又企图把暴力推到香港,推广到香港,但是中共的暴力显然在香港不那么奏效,而且只会使事态扩大。所以我奉献北京当局放弃暴力幻想,放弃这个暴力图谋,放下这个暴力手段,这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基本的一个态度。而且实际上事情相反的应该用和平的手段,示以和平之意,事情很简单,做几件事,想平息事态必须做几件事。一件事就是撤回恶法,就是所谓逃犯条例,就是这个送中恶法这个条款;第二个是改组香港特区政府,让林郑月娥下台,这个实际上在很多国家都不鲜见,当一个政府施政出现问题,地区政府也好,中央政府也好,有人辞职,有人被撤职,这非常正常,没有什么这个丢脸,或者下不了台这个事情,只是一个政府的正常运作,在很多国家都是一个常态,有的国家甚至发生的非常的频繁,而且整个社会和国家保持这个稳定;那么还有一件事是停止阻挠香港的双普选,一句话就是中共应该停止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还香港人他们自己的一个香港,港人自治,高度自治这么一个香港。

实际上说到这里,这个《环球时报》的一些社评泄露的天机,《环球时报》有一个题目叫做, 大赦暴徒,香港反动派 不要做梦了。这句话实际上泄露了三个问题,《环球时报》振振有词发表视频,首先一个暴徒是谁?比说香港人都知道在元朗攻击香港市民的白衣人、这黑社会就是暴徒。那么这个要不要惩罚,香港人民说的是这个要求??的特区政府不得把民众的抗争定性为暴乱,跟白衣人暴力攻击完全不同,白衣人是真正的暴徒,而《环球时报》显然不是指的他们;《环球时报》指的是参加民众抗议游行示威的这些民众, 那么这是第一层,双重标准去定义它们所谓的暴徒;第二层的含义是香港的民众本来不管是一百万人上街,还是二百万人上街,可以说和平、理性、守法,是中共方面一再制造了暴力,才使得对抗升级,香港人民变成勇武抗争,即便在一般的常识上,一般的法律上都有个概念叫做正当防卫,或者叫做自卫还击,说香港民众如果有一些勇武抗争的手段,是正当防卫,自卫还击这个范围,基本属于这个范围。再一个环《环球时报》这个标题泄漏一个天机,那就是香港的法治不是由香港说了算。是由北京说了算,而且最后不是由法治决定,是由政治决定,跟内地的政治一样,党领导法治。因为它说了大赦暴徒,香港反对派做梦。那意思是什么?这个决定权在北京,而是政治决定。实际上它本来应该说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破坏法制应该由法治手段来解决,自有法庭和法律体系来解决,它不是说这个话,反而说是叫香港反对派不要做梦。 说大赦暴徒儿一首,说暴徒由中共来定义,而审暴徒由中共来决定,而决定权在北京,而不在香港,不是司法决定,是政治决定。《环球时报》这个标题正是一个低级红,暴露了这个破坏一国两制的中共的用心。而且另外一个标题那就更是不仅是低级红,那是高级黑了,《环球时报》还有另外一个标题,说香港出了一批具有迷惑力的现代汉奸。它讲的什么意思?意思就说香港反对派有两个人物,一个是民主派的创党元老李柱銘,再一个是苹果周刊的老板黎智英到美国去访问,受到美国政要的会见。由于这个它就把他们两个指控为汉奸。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的话,那么中共领导人会见外国领导人都是汉奸,比如说习近平会见金正恩、或者习近平会见了美国总统川普,按照这样的标准那就是汉奸,或者会见了俄罗斯总统普京,那叫汉奸。

再一个其中还有句话那就更深了,说什么呢,说每当中华民族受到外力的打压,或者入侵的时候,那些势力为外国势力效劳,什么帮外国人洗脑,什么破坏中国人的团结,说就是汉奸,按照这样的标准那就是中国共产党本身了,凡是了解历史的都知道,当时这个抗日战争、二战,中国可以说是国难临头,日寇全面侵华,但是中国共产党的选择是什么,是跟日军合作,破坏抗日,不仅不抗日,而且破坏国民政府,破坏国军的抗日,当时这个国民政府的委员长蒋介石说的是,人不分老少,地不分南北,全国一致抗日,而毛泽东的话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就只拿一份的力量来抗日,二分应付了事,七分发展,发展什么?发展共产党自己,抢夺地盘,说等到日军和国军去消耗,抢夺江山,下山摘桃子。果然如此,八年抗战,国民党的八百万军队打得只剩四百万,四百万战死沙场,二百多个将军战死沙场,而共产党方面几乎是毫发无损,损失极小,而且是发展壮大,跟日军相勾结。日军轰炸国民政府所在地重庆,狂轰滥炸弹,从来没有轰炸一次共产党所在地延安。说证明了当时的共产党和毛泽东就是这个《环球时报》所说那个外国人洗脑,破坏中国人的团结,为外力效力,不仅为日本人效力,而且为俄罗斯效力。甚至于连俄罗斯,当时苏联驻延安的使节都看不下去,说毛泽东每天琢磨的就是怎么跟日军勾结、怎么去破坏国军,怎么去颠覆国军,然后毛泽东坚决反对爱国,说这个国是蒋介石的国,不能爱国,说得非常明显。说这个《环球时报》这个说法是欺骗那些没有历史知识,要么就是引导大家去重新反思历史,让历史的真相来告诉大家谁是真正的汉奸,说《环球时报》的低级红、高级黑的手段可以说是呼之欲出。

说回出来说,要解决香港问题,让香港平息,最终的关键就是盘踞北京的中央政府要放弃它们的暴力幻想,做一些事情,不说是体会或者是去迎合,至少是去跟香港的民意做一些接近, 停止对香港破坏一国两制,停止对双普选的阻扰。套一句中国网民的话说,就是你不破坏一国两制你会死吗,换句话说就是你停止阻碍香港的双普选,天塌不下来。

好,我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