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刊风向:习近平被迫承认任期制?前国家副主席意外现身!政治老人得分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9月17号,星期二。昨天我讲到中共在9月11号发布了一篇重磅文章,在党的重要媒体上,题目是《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这篇文章主要是把习近平跟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并列,并驾齐驱,完全不提邓小平,当然也不提江泽民、胡锦涛等其他领导人。那么摆出的架势是习近平不再承认政治老人,或者跟政治老人摊牌。到了9月15号,中共的喉舌又刊登出另一篇重磅文章,那么这个风向显得琢磨不定。这篇文章实际上是习近平在5年前的一个讲话,就是2014年他刚刚掌权两年之后为了纪念所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成立60周年的一个讲话。那么那个讲话跟他 在2017年之后,19大之后的讲话形成鲜明的对照,甚至说是相反的调子。那么在那篇讲话中,习近平一方面当然他替一党专政辩护,认为是中国式的一个民主制度,但是那篇文章中提到很多关于民主、法制的一些概念,而且非常具体的提到一些重大的事情。比如说有一个要点,他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必须监督权力,他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会懈怠,只有人民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然后又说,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作,要让人民监督权力,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是2014年习近平的讲话,当时激起了极大的反响,结果各界对他都抱有很大的期望,当时他正在搞反腐。虽然当时我就指出他是选择性反腐,但是他的搭档,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说这个先治标后治本,通过治标达到治本,就先通过人治达到法治,也给人很大的期待。那么当时习近平那句话,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可以说是受到相当的党内的,或者说民众的赞成。但是其后的5年过程看得出来,他的做法完全相反,尤其是他在巩固了权力,大权在握之后,他自己的权力就超出了制度的笼子,不受制度的约束。

那么第二个要点是,他在里面提到了,说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说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是以调动人民的积极性,是以最大程度地激发社会活力为这个目标。那么现在对照来看,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已经束之高阁,而且被这种文革化,所谓改革成了文革,这个改革开放成了倒退、反改革开放;所谓现代化成了文革化,所以整个过程是倒退,跟他当时的讲法也完全相反。

另外他在讲了第三个要点,他说政治制度是为了调节政治关系,他说不可能千篇一律,不可能归于一尊。也就说不能定于一尊。但是在去年,2018年北京发生这个所谓7月政变传闻,后来北戴河会议激烈的争论中,习近平的亲信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就可以说是受习近平的委托或者他自己提议,说是要继续的提倡定于一尊,一锤定音,要整个党,整个中央要习近平来拍板决定。因此这跟习近平5年前的讲话完全是一个颠倒、一个背叛,习近平的亲口讲话是不能归于一尊,但是栗战书,通过栗战书之口,习近平却表达了定于一尊这种一人独裁的这种图谋。

再一个,第四个要点,习近平讲到建立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否有效,是否民主,关键看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的更替。也就是说轮换,时这个他执政才两年,那么他这个说法可以让政治老人放心,也可以让党内的各级官员感到安心,任期制可以进行。

那么接下来他讲到的就是第五个要点,就承认了任期制,他说经过长期的努力,他说我们解决了这些重大的问题,他说我们实现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干部终身制,而普遍的实行了领导干部任期制,他说尤其是实现了国家领导层的有序更替。这是他五年前的讲话,但是众所周知,在去年2018年两会上,习近平等人通过修宪,强行修宪,修改宪法,然后是取消了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制,而改成了没有任期制,那么也就是暗示他要终身执政,或者长期执政。那跟五年前他的讲法完全是一个背叛,这就引起了可以说 不要说民间的不满,引起了党内思维的大乱,从去年的修宪之后,可以说从习近平的权力的高峰跌落下来,精神上跌落下来,表面上掌握了权力,大权在握持。实际上从权力高峰跌落,因为失去了党心、失去了官心,党内普遍不满,政治老人更是不满。

那么在习近平5年前讲话中,更重要的是他还提到说要把民主制度化、法律化,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权威。他说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个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这都是他当时的讲法,听起来是非常的中规中矩。但是五年来的作为,尤其是19大以来的作为,习近平变了。因为他个人的改变,结果居然去修改宪法;因为他个人看法和注意的改变,居然往文革方向回潮,居然再次强化一党专政,拒绝政治改革,而且在很多层次上,包括篡改的教科书都全面的文革化,然后强调加强党的领导。不仅在国营企业,甚至私营企业,甚至在外资企业、港台企业都去建立党支部,这个全面的加强党的领导。所以这都是因为领导的个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完全是对他五年前讲话的背叛。所以名言说,权力让人腐败,绝对的权力让人绝对的腐败。习近平思想上腐败了、腐化了。这就是在19大前,通过头五年选择性的反腐,结果习近平意外的,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通过选择性反腐集中了手上权力,党政军大权,把政敌很多都打了下去,因此到十九大召开前夕,他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大权在握,一言九鼎,这个权力空前巩固的局面。这个巩固就让他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个人膨胀,具体的说是私欲膨胀、权力膨胀。权力膨胀带来了私欲膨胀和野心膨胀,结果他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就在这个十九大召开后不久,就开始修宪,就去年人大政协两会强行通过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任期制。这个个人膨胀到让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让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姓谁了,以至于造成了,可以说从去年到现在,将近两年的政治灾难,实际上习近平在多方面都遭遇了政治挫折,包括同政治老人的关系紧张,跟其它各派各系的关系紧张,最后只能依靠独家军,这个勉力支撑。说这些都是跟五年前的讲话形成一个巨大的可以说是背反。

那么这个时候为什么登出这篇文章,而登出这篇文章完全没有说有什么时机,如果说是纪念人大常委会成立65周年,但没有这么说;如果说是在3月份人大政协开会期间发表这篇文章还说得过去,现在不是三月,也不是两会召开期间,突然就出现这个文章,没有任何的说明,说这个时机非常的古怪,没有任何的这个正式的名头。然后这个所刊登的党刊《求是》上,也就是说酝酿了一段时间了,那么《新华社》率先在9月15号刊出。

那刊出有两方面说法,那究竟是哪方面推动了这篇文章的刊出。一个估计就是反习阵营,或者说非习阵营,不是习近平本人的意思,比如说政治老人,或者是宣传系统中的另一派,不是王沪宁这一派,推出了这篇文章,或者是宣传系统的局部,比如说《求是》杂志是否还掌握在非习势力的手上,推出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用习近平自五年前的讲话,来让他自己进行对照,然后形成一个现实的反讽。那么说的低一点是对他的一个劝谏,说的高一点对它是一个警告,就是不要走得太远,悬崖勒马犹未为晚,那么这是一种可能性。但事实上这种可能性还是程度比较低,因为宣传系统掌握在王沪宁手上,而王沪宁现在跟习近平捆绑在一起,那么这个说新华社刊出,《求是》杂志刊出,跟习近平、王沪宁无关,没有得到同意,这种可能性相对比较小,不是不存在,比较小一点。那反过来就是另一种可能,就是习近平本人同意刊登这篇文章,或者王沪宁主导得到了习近平的同意刊登这篇文章,那刊登这篇文章究竟要释放什么风向,这个风向就非常的古怪。是不是要回到5年前的讲话,感觉自己的这个苗头不对啊,要倒过头来重新承认这个任期制,承认党内的制度化,或者是法律化,宪法和法律的权威,意思说尽管取消国家主席、副主任期制,并不意味着不遵守任期制,因为实际上在党章中也没有规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任期制,但是自动的这个在邓小平之后这些年军委主席,或者文革后这个军委主席也好、总书记也好,基本上任期就是稳定在两届,两届一换。是不是暗示了习近平被迫的要回到这样的这个潜规则上,就算不是名规则,不是党章和宪法明文规定,但是是个潜规则,只不过宪法把它明确规定了,包括国家主席、副主席、总理、委员长、政协主席等等都是两届任期,唯独被修改的是国家 主席、副主席,其它并没有得到修改。说这样的情况下可以看出,恐怕是习近平的一个妥协姿态。

那么结合下来,习近平最近这两天到了河南,他先坐飞机到了安徽,又从安徽到了河南,他也是不是去视察什么天灾人祸的现场,继续去视察所谓的革命老区、红军的根据地,然后继续的突出他自己的红色血统,彰显他是红二代太子党,显示他有这接班的正统性、合法性。本身显示他对地位、权位的一个焦虑,合法性的一个焦虑,因此他去的这个地方称为鄂豫皖苏区,这个老根据地,他又去那里烈士纪念馆献花,然后强调这个红色江山怎么来的,实际上是突出他个人的红色血统。实际上讲的是一套血统论,有点像文革血统论,类似那种。实际上这里面很微妙的就是那个地方呢鄂豫皖苏区,实际上也是后来的大别山根据地,也就是二、三十年代是张国焘红四方面军在那里创立,建立了鄂豫皖苏区,是仅次于江西瑞金的毛泽东朱德的苏区,第二大块,当时张国焘在那里发展了12万红军,声势壮大。后来 40年代的时候,由毛泽东的嫡系部队跟国民党打内战的时候,国共内战的时候,叫做刘邓大军,又称第二野战军进驻大别山,也在那个地区,但是习近平这次去完全不提第二野战军刘邓大军这些事情,他的瞄准是鄂豫皖苏区,所谓鄂豫皖湖北、河南、安徽交界处的所谓的红色根据地,讲的是当时的张国焘的部队。这就跟他前段时间去甘肃纪拜西路军一脉相承,因为张国焘所建立的红四方面军就是经过长征之后,再被毛泽东诱拐到西北,最后全军覆没,就是西路军,就是后来的。均因此习近平先是到甘肃拜了西路军全军覆没的地方,现在又来到河南,拜祭当年的四方面军成立的地方。实际上四方面军当时在张国焘的领导下非常壮大,以至于后来江西瑞金的苏区被国军攻破之后,毛泽东、周恩来等仓皇出逃,出逃的时候,一路损兵折将,从30万降到8万,后来降到3万。后来跟张国焘的部队在四川会师的时候,惊讶发现张国焘的部队有12万之众,兵强马壮,而这个所谓中央红军,毛泽东所部只有1万多人,最低的时候只有8千多人。所以当时张国焘就提出重组中央,他完全自己有实力,重组中央的话张国焘可以说以张国焘为首成立一个新的中央,这完全可能,这就跟遵义会议上重新确立毛泽东为首的中央一样,但是毛泽东不干,不仅不干,星夜逃跑北上,怕张国焘的部队对他进行合围,拔起来跑路,连跑几百年,甚至上千里,一直逃到陕北,陕西一带才立脚,喘息。然后仍然自称中央,不承认张国焘,然后要张国焘听从中央的号令,最后张国焘是顾全大局,然后被毛泽东又骗了张国焘的部队西路军进驻甘肃、西北一带,最后被强悍的马家军包围,并且消灭, 全军覆没,只有少数几百人出逃,逃出来,就包括徐向前、陈昌浩、李先念这些西路军的将领逃出来。逃出来的这些人的后人组成的强势就是现在成为西路军的将士,前不久举行了一个红二代,西路军红二代的一个几十人的一个会议,大家在会上表态要支持习近平,就是徐向前的儿子徐小岩中将所主导的这个会议,显示习近平在红二代太子党内已经不受待见,因为他排挤他们,最后只能在西路中去寻找支持率,这是河南之行仍然是这么一个动作。

那回头来说结合到这个9月15号这篇文章,那习近平当局究竟意欲何为,前面是把自己跟马、列、毛并列,不提邓小平,这次到河南完全不提刘伯承、邓小平的二野,提的都是张国焘的红军,那么始终就提邓小平。实际上邓小平我说过有两个遗产,一个正资产,一个负资产。正资产是改革开放,负资产是六四屠杀。而在过去的七年,习近平当政之中,在弘扬邓小平的遗产的时候,弘扬的是负资产,六四屠杀、镇压,那么被反对却是反改革开放,走回头路,走文革老路,也就说背叛邓小平的正资产、却继承邓小平的负资产。那么习近平当局要是稍微有点政治智商的话,应该反过来走,应该是抛弃邓小平负资产,那就是六四屠杀,就是为六四正名,李鹏反正也死了,邓小平也死了,两大屠夫都死了,这个中共党内为六四正名、平台,这个完全是可以说提得上议事日程,党内可以说多数都会赞同。

那反过来要去捡起邓小平的正资产那就继续走改革开放之路,而不是反改革开放之路,尤其在当今这个现实下,不管是美中贸易战,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还是香港民众的大抗争,都因为卡在了中共一党专制,走回头路,极左路线,党领导一切这条路线上。如果在这条路线上改弦易辙,那么可以说对中美关系,对香港问题都是一个釜底抽薪的化解。比如说在香港问题上,回到中英联合声明,回到一国两制,回到基本法,承认香港地区的不同,承认他们的双普选的权利,那么香港问题就迎刃而解。那么在中美问题上,美国要求中国做结构性改革,其中不可避免的就有政治改革,政治体制改革,那么回到5年前习近平那个讲话,就是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那么中美关系、中美谈判、中贸易战,也可以得到一个可以正面的解决。说这是应该走的路,习近平当局走不走这条路,这是一个未知数。那么9月15号发出这个文章释放了一个不同的风向,可以说做两种参考,一种是可能这个幡然醒悟,这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走上一条稍微比较正面的路;另外一条那就是把9月11号的结合起来,就是还要对自己大树特树,然后继续地践踏宪法和法律,走个人独裁之路,显然这条路已经走不通。

那么就在这个时候还出现了另外一个新闻,那就是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忽然现身了。那么他的现身是在复旦大学,他是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复旦大学的管理学院官网上前两天有报导,说9月14号李源潮出现在复旦大学,参加了他们同级的同学追悼他们的班主任孙芳烈逝世两周年的一种追思会。他不仅出席了,他在这个追思会上还发言,他说离开复旦大学已经40年了,他说所有的人都非常感谢母校,感谢过去的老师,他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崇拜的老师,都有自己感激的对像,作为他们那个班最大的公约数就是孙芳烈老师,是他们班主任,说所有同学都对她很崇拜,感激不尽,因此他自己也念念不忘。一方面显示了他这个很怀旧,尊师这样一个个人的人情味;另方面的可以说是通过这个方式显示了他露面,没有问题这么一个信号。但是复旦大学这个官网很快的就删除这个报道。尽管删除了,但是在其它微信公众号上却出现了这样的新闻,也就是这也是个信息快闪,让李源潮露面,让信息快闪。

为什么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的路面如此重要,是因为要回到6月份,6月25号海外互联网上传出一个消息,说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自杀身亡,说是因为受到所谓中央审查,也就是习近平的逼迫,然后自杀身亡。结果就在6月26号,中共的官方紧急地辟谣,就发了一张李源潮的相片,说他在6月24号还在读《人民日报》,而《人民日报》的报纸显示的日期是2019年6月24号,表示他健在。但是那张图却引起了重大的疑窦,令人生疑。因为要辟谣的话,让李源潮跟家人在一起,比如说打打球、或者在外游览,或者视察个地方,或者考察一个地方,那是最好的辟谣。但是他那个相片是李源潮坐在一个地点不明的一个房间的角落,拿着一张《人民日报》,根本没有戴老花镜,装模作样的看报纸,穿着一身浅色的衬衫。而这个窗户外看不出这个地方是什么,说是住家、说是别墅,说是看守所,说是秦城监狱,或者是宾馆都可能。那么当时我就做了很多种分析,做了很多种判断,其中一种判断我说很大的可能性是李源潮处于被软禁状态,那么中共就发一个相片,没有跟家人在一起,没有在外地活动,没有在这个郊外活动,而是在一个角落看报纸,可能处于软禁状态。那么现在李源潮在复旦大学重新露面,这就说明他结束了软禁状态,那么这个状态就说明,这跟八月份北戴河会议有关,比如政治老人跟习近平的斗争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胜利,那有可能政治老人不仅在北戴河会议上反对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胡来、惹祸,而且在中美关系上,导致了中美关系恶化,历史最低点,贸易谈判陷入这个僵局,贸易战不断升级;另外就是对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的处境表示了这个过问,或者是对习近平当局予以批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迫于政治老人的压力,习近平一方解除了对李源潮的软禁,因此李源潮露面,应该是这样一个含义。就是政治老人可以说是占了上风,或者在某种问题上占了上风,或者是进了一步,而习近平妥协了一步。

那么为什么习近平针对李源潮,因为李源潮是中共的共青团派的官员,属于胡锦涛系,可以说也是一个很难得的人才,是个开明派。原来我就介绍过,他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时候,表面的态度是同情学生,同情人民,支持民主,因此他去这个团中央机关,他是团中央书记,他要求大家如何躲避子弹,听到枪声就卧倒,然后注意自己的安全。并不给大家讲什么政治大话,那么之后仕途不畅,一直到胡锦涛上台当总书记,他才得到重用。得到重用之后他到江苏省主政,当省委书记,主政的时候显示开明,然后在那里搞公推直选的试点,就是政治改革的试点,官员是由民众的评定,在一定范围内选举产生, 同时严厉处理一些得罪老百姓的官员,把飞扬跋扈的一些官员,毫不留情立即撤职,受到一片好评。另外他在2007年会见美国驻中国大使的时候,就告诉美方,说中国迟早要实现民主化,包括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这个级别的人都应该通过选举、直选,直接的选举产生,因此这些话被登载在维基解密的文件上。再后来就是到了18大,他本来是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部部长,可以说是权力也很大,是胡锦涛的得力的一个干将,胡锦涛当总书记的一个手下的得力的一个重臣、干将,组织部长。但在18大的时候他受到了阻止,本来他跟汪洋作为团派的重要人物都应该进入政治局常委,要入常,但是受到了政治老人,两个保守派的阻挠,一个是李鹏,六四屠夫李鹏,前总理,再一个是江泽民,前总书记,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这两个人认为李源潮和汪洋都是开明派,在六四的时候,尤其李源潮同情学生,支持民主,因此政治上不可靠,因此强力阻止。结果让李源潮和汪洋在十八大的时候入常功亏一篑,没有成为政治局常委, 当时李源潮继续当政治局委员兼任国家副主席,那么实际上就是个闲差。到了2017年19大的时候,这个李源潮不仅没有进入政治局常委,他67岁,按照七上八下的原理,他可以进政治局常委,但是他不仅没有进入政治局常委,而且被削弱了全部的职务,甚至羞辱似的离职。在副主席的交接中,他67岁的李源潮交给了将近70岁的王岐山,把这个职务,而且没有举行交接仪式,李源潮甚至没有出席人大政协两会,没有出现在交接仪式上,然后就是王岐山自己上台去宣誓,拍桌子,表示搞定。甚至通过了取消任期制,来宣示习近平和王岐山等人大权在握了这么一个象征。之后李源潮就销声匿迹,到了后来有少数的几次露面是在各界呼声之下,那么据说习近平当局就对他进行查处。当然汪洋入了政治局常委,也就是汪洋入常,而李源潮下野,团派两个人物是习近平在分化他们的一个表现。也就说如果说18大是李鹏、江泽民阻挠李源潮和汪洋入常,那么19大就是习近平本人,习家军阻扰了李源潮的仕途。之后说对李源潮进行审查,实际上所有的官员都有腐败,要审查谁都有问题,所谓审查一个说他跟令计划有关联,令计划是前中办主任,也是团派人物,那这有可能,都是团派的人物。再说他跟鲁炜有关联,是前网信办主任,因为他们关系好。但是实际上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李源潮是团派重要人物,是开明派、是改革派,是一个心向民主的可以说是党内少见的一个人物,跟汪洋有类似之处,而且很有才华,受到习近平的疑嫉、猜忌和防范和排挤,这才是重点。而且很可能在路线上产生了分歧,这个李源潮表示了不赞同极左路线,不赞同文革化,要继续走改革开放,甚至于政治改革的道路,极可能就引起了习近平、王沪宁等人的这种不满、反感和封杀。所以事情到此为止,李源潮重新复出,证实了习近平这边的人要封杀李源潮,要整李源潮,整不下去,这可以说是政治老人阶段性的一个战役,因为政治老人现在基本上都是同心一气的反对当前的极左路线,反对当前的文革化,倒退这条路线。包括前总书记胡锦涛、前总理温家宝、前总理朱镕基、前政协主席李瑞环等广大的几十名退休的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都站在了反习阵营。这就是当前这么一个大气候,说李源潮的重新露面也是这样的气候下。说事情发展到这里,可以说习近平现在对付政治老人和党内的局面,有点像对付美国,时而硬、时而软,有硬度一套,有软的一套。对美国硬的时候要去打拖延战、打宣传战来反美,软的时候要私下的去妥协、去求情来平衡这个局势。现在习近平面临内外交困,外有中美贸易战,有香港这个大抗争,内有党内的斗争,在这种情况下,他有可能对政治老人和其它派系做出一些妥协。因此中国政局走向,或者中共党内的内部走向,有可能出现一个方向不定,风向不定,扑朔迷离的一个阶段, 那么到了四中全会有可能有一些眉目,到时候我们再来梳理。

Recent Posts

See All

马云退休演讲,叫板习主席?美国鹰派离职,北京高兴不起来。德国外长打脸土共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9月11号星期三。昨天9月10号香港青年领袖黄之锋到达德国访问,跟他一同到达德国访问的还包括香港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和另一位青年才俊岑敖晖等。黄之锋在上次占中运动之后曾经被警方检控,后来判处四个月监禁,那么在这次反送中运动开始后不久,他被释放,后来就参加了民众的这个游行、集会和请愿。这次反送中动中没有领袖,但是黄之锋仍然是一个代表性人物。在这次反送中运动

习近平突喊五个凡是,率极左派集体亮相!叫板反习阵营,当天报复胡锦涛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9月4号星期三。昨天9月3号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来举行紧急记者招待会,对于路透社的两个报道说做一个澄清。实际上她并没有澄清什么,她的主要要点是说,她自己无意持续这个特首职务,她不辞职是她个人的选择,并不是来自于中央政府。试图对头一天所播放的录音,她在闭门会议上跟工商界人士的录音,她说她如果能选择的话,就辞职,而且要求饶恕、宽恕,说她给香港带来了一场浩劫

北戴河会议结束,唯一共识:某高官紧急访美!假记者闹港成全国英雄?内幕不堪

今天是2019年8月15号,星期四。 昨天曾经一度占领香港机场的抗争者,主要是香港青年向媒体公开发表了他们的道歉声明,他们说在香港机场所发生了不愉快事件,或者说给旅客造成的困扰,他们公开表示道歉。主要指的是在星期二晚上发生了对两名中国内地的,一名是深圳的卧底公安,还有一位是所谓《环球时报》的记者,他们所遭到的禁锢、捆绑和这个殴打,这个香港的示威者表示道歉,尽管那是少数人的行为,然后他们也对这个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