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和国家领导人尽遭看死,谁还管得了习近平?

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于4月19日被公布落马后,习家军连续召开三个紧急会议:4月20日,公安部紧急会议;4月21日,特勤局紧急会议;4月22日,政法委紧急会议。


在特勤局的紧急会议上,该局局长王小洪宣称:“加强对‘一把手’决策权、用人权、财务审批权等的监督,使‘一把手’习惯在监督的状态下工作生活。”


这里的“一把手”指的是谁?这涉及特勤局的职能。去年5月才忽然成立的这个新部门,按照习当局说法是负责“四副两高”,也包括“四副两高”之下的领导人之安全保卫。所谓“四副两高”指的是:副主席、副总理、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习当局的说法是,中央警卫局负责七常委和政治老人的安全保卫;除此之外的安全保卫,就交由特勤局负责。


说是安全保卫,实际上更是监视监控。尤其新成立的特勤局,暗示它更多的是监视和监控职能。这一回,王小洪嘴里的“一把手”覆盖面更广,远远超出了特勤局设立之初的覆盖范围。所谓“一把手”,就包括国务院总理、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省委书记、部长或各部党组书记,等等。按理,身兼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习近平才是“一把手”中的“一把手”,但是显然,王小洪要监督的“一把手”绝不包括习近平。说穿了,王小洪和特勤局要监督的,是除习近平之外的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所谓监督,就是监视和监控的代名词。


王小洪是习近平的亲信和心腹,早年在福州市任公安局副局长时,曾专门负责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的安全保卫,由此成为习家军人物。去年11月,历经高层权斗激烈的四中全会后,习近平任命王小洪出任特勤局长兼党委书记。那时,王小洪已经身兼多职:公安部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部长,北京市公安局长。


今年4月孙力军落马后几天,王小洪卸任北京市公安局长。一般估计,这种安排意味着,下一步他会接替赵克志出任公安部长,并继续兼任特勤局局长。


在4月21日的特勤局紧急会议上,王小洪通报孙力军案暗示,抓捕孙力军似乎正是特勤局所为(孙力军或因政变、或因泄密而被抓);而他话锋一转,就提出要加强对“一把手”的监督。他传达的是习近平的意思:把(除习近平之外的)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看管起来!“只准他们规规矩矩,不准他们乱说乱动”(毛语录)。  


这大抵是饱受未遂政变和未遂谋杀之惊吓的习近平,近乎绝望之举。他授给王小洪尚方宝剑,执掌对党内异己的生杀大权。


由此也可见,所谓特勤局就是党内最高特务机构,专门针对中共高层而设,严防习近平的党内政敌、即反习势力,相当于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等。惯于倒行逆施的习近平,把当今中国(红朝)拉回到明朝。习氏特勤局也相当于斯大林时代的内务部,而王小洪的角色相当于苏联的贝利亚,是党内最大特务头子。


话说回来,习近平成立特勤局并授命其亲信王小洪看死其他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即便从中共的党天下而言,都构成违宪,也违反党章。


如果由中纪委或者国家监察委声言监督“一把手”,那说得过去,因为中纪委和监察委本身职能就是如此。中纪委负责监督党员和党务官员;监察委负责监督公务员和政府官员。然而,由特勤局妄言监督“一把手”既没有任何宪法依据,也没有任何党章依据,是不折不扣的违宪、违章!


换言之,特勤局的超级权力和王小洪的狂言无忌,绝非出自党纪国法,而出自习近平个人的家法、家规,以维护他个人权力为最高准则的家法、家规。习近平违反宪法和党章并非第一次,也非唯一一次。“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习近平胡作非为至此,而党内竟无人可以制约?经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所谓执政党 - 中国共产党,竟然沦落至此!人们不禁要问:当今中国,谁还管得了习近平?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自誇全面脫貧,千年級別的大成就?

近期,中共宣布中國全面脫貧,達到全面小康的政治目標。習近平自誇:這個全面脫貧是“千年級別的大成就” 。果真如此嗎? 先不說千年,且說中共改革開放之後的四十多年,脫貧、小康這些詞彙在不同階段、不同歷史條件下,或有不同標準卻有相同意涵。 早在1978年,分別擔任四川省和安徽省第一把手的趙紫陽和萬里,在這兩省嘗試“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鬆綁了兩省農民的手腳,煥發了他們的積極性,使得這兩省農民迅速獲得溫飽

陳破空特約評論:“愛國者治港”?習近平背叛鄧小平

今年三月,中共將召開人大、政協兩會,其中一個重點是動手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這是繼中共去年兩會推出港版國安法之後,眼見未在香港遭遇硬性抵抗,自以為得計,食髓知味、得寸進尺,圖謀進一步毀滅香港選舉制度。 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言論,拋出“愛國者治港”,以取代“港人治港”,並定義五種“不愛國”:“攻擊中央政府”、“公開宣揚'港獨'”、“在國際上'唱衰'國家和香港”、“乞求外國對華對港製裁”、“觸犯香港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