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暗示:两高官涉政变!习近平对政治老人下手?金正恩口信,证明一件事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5月8日星期五

关于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君一案,现在有了最新进展。

习近平和习家军采取了三个动作:第一,宣布撤销孙力军公安部副部长的职务。第二,以开会的形式间接宣布傅政华(又)失去了他的第三个职务,这个职务是中央全国依法治国委员会委员兼办公室副主任。第三,中共的官媒党媒《求是》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把从严的基调长期坚持下去》。也就是所谓从严治党,依法治国这个基调。但是在这篇文章中强调的却是要继续肃清诸如周永康,令计划那样的政治野心家和阴谋家!

把这三件事连在一起,就说明了几件事情。第一,傅政华跟孙力军相关,也就是说孙力君的案件涉及到傅政华。第二,暗示这是一场政变,或者是泄密。因为不仅是孙力君在落马的时候没有给他任何的经济罪名,给的的九个词语全都是政治术语,说他不讲规矩,不守纪律,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等。而对傅政华就更没有经济上的定义,悄悄地让他落马,分三步落马。就在孙力君被抓当天,傅政华就失去了司法部党组副书记的职位。到了4月下旬,他的司法部部长职位又被免去。再到了现在5月上旬,他的第三个职位又被免去,就是所谓的全国依法治国委员会委员兼办公室副主任。顶替他的人叫唐一军,是习家军人物,原先提任辽宁省长,再早一点是在浙江跟随习近平当浙江省副省长和省府秘书长。他是习家军的嫡系部队,就是习家军的浙江新军。

为什么说是涉及政变和泄密?因为《求是》杂志同时发表的这篇文章意味深长,这篇文章跟之前有一个显著的不同。在习近平上任以来,如果中共以前发表类似的文章,提到所谓从严治党,依法治国,都会提到一系列正国级领导人的落马。不仅会提到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中办主任令计划,还会提到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和孙政才,还会提到前军委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甚至于还会提到前政协副主席苏荣。但是这次非常例外,只提到周永康和令计划,说要清除像周永康,令计划这样的政治野心家,阴谋家。这样做事实上是要拿这两个人来比喻孙力君和傅政华,因为刚才提到的其他一系列正国级落马的人跟周永康和令计划有一个显著的区别,他们的共通点是涉及政变或未遂政变,但不同的是周永康和令计划有一个罪名是其它人所没有的,那就是泄露党和国家的机密。

周永康参加了319政变。当时在北京,他动用武警跟胡锦涛的38军和中央警卫团对峙,要抢证人。当时胡锦涛,温家宝和习近平这一派要拉下薄熙来,一直在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但是周永康就把这个消息通报给了薄熙来。这就属于泄密!

令计划的泄密就更不得了!令计划是中央办公厅主任,掌握党和国家的机密,而且是绝密。他为了自保,他把手上的文件拷贝了一份,交给他的弟弟令完成带到美国。据说令完成带出来的最高机密文件多达2700份,甚至有的说法更多,可能有几万份。这些文件应该说已经递交给美国政府!所以在令计划后来倒台落马的罪名中就有一条泄露国家机密罪。

所以这就很明确了,因为薄熙来,孙政才,徐才厚,郭伯雄等这些人没有这条罪名,所以不用提。而提到了令计划和周永康,就是在暗示孙力君和傅政华涉及的就是泄密。因为政变跟泄密往往是相伴而行,甚至泄密本身就是政变。比如说孙力君把武汉湖北的情况提供给了国际社会,揭示出武汉市实验室的问题,还有就是武汉湖北的真实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把这样的党国机密提供出来,国际社会就有了重要的证据,可以对习近平政权构成沉重的打击,甚至有可能颠覆习近平政权。而习近平本人有可能意外落马!这个情况延伸过来,就是习近平口中的政变,所以泄密本身是政变,而且往往伴随着政变行为。这次不仅抓到孙力军,而且立马就把傅政华以一种静悄悄的方式处理了,就说明他们二人相关。按照一般说法是盟友,或者是同谋。按照习近平的说法,他们是团伙,或者是团团伙伙。所以这个案件不简单,可以说背后还有很深的水。

至于前段时间,体制内外传说抓捕孙力君的是中央警卫局,但是我一直认为是特勤局。因为习近平成立特勤局并让他的亲信王小洪出任特勤局局长,就是为了看住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表面上是给他们提供安全保卫工作,事实上是对他们进行监督。当时特勤局召开了紧急会议,王小洪的发言已经暗示了孙力军一案跟他们有关,有可能是他们动手。而且王小洪还在会场公然说要对第一把手实行监督,让他们习惯在监督的状况态下工作和生活。我当时就说过,他这个说法是违章违宪,违反中共体制内的党章和宪法。因为只有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如果是特勤来做这件事,那就相当于苏联时代的内务部,可以说是跟现行的,中共改革开放之后的党章和宪法完全违背。总之,不管是中央警卫局还是特勤局抓了孙力君,都是违章违宪,就是习近平违反了党章,违反了宪法。因为抓捕孙力君有中纪委,有国家监测委就足够了。如果是通过警卫局和特勤局,那就是一种政变。

这里说的政变有两面,一个来自于孙力君和傅政华的政变,但是另外一个也可以是来自习近平,习家军的政变。不要以为政变只是下对上而不是上对下!华国锋当年抓捕四人帮,在中共党内的定义就是政变,宫廷政变。在国际上也是描述为中共的一场宫廷政变,1976年10月份正震惊世界的宫廷政变。华国锋在毛泽东死后成为第一把手,他是第一副主席兼国务院总理,可以说是在万人之上,毛泽东死了就没有人在他之上。他抓捕四人帮是通过警卫局,通过警卫局局长汪东兴下手,假装以开会的名义通知毛泽东夫人江青,还有其他的政治局常委如王洪文,张春桥,也政治局委员姚文元,还有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来开会,对他们予以抓捕。这个动作本身就是政变,因为他不是按照党章或者是宪法行事,而是超越了中央警卫军的职能来行事。因为中央警卫局的职能只是保卫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安全,但是居然成了抓捕党和国家领导人,所以自相矛盾。华国锋虽然政变成功,也得到了一定的积极评价,但是中共的元老认为这个方式不妥,所以中共的元老包括陈云,邓小平他们恢复工作之后,在后来的会议上,尤其陈云就多次提到,党内斗争归党内斗争,但是类似的宫廷政变下不为例。也就是说党内斗争不管是思想斗争也好,路线斗争也好,大家开会来斗,谁斗输了谁就下去。但是像华国锋那种通过宫廷政变抓捕四人帮的做法,陈云就诰诫下不为例。因为陈云心有余悸,他知道如果这样的操作被合法化的话,那么中央高层就可以互相抓,哪一派人多,哪一派掌握了警卫局或者是强力部门,就可以抓另一派,那么中共高层就人人自危,不得安宁,人人都有可能一开会就被抓捕。所以华国锋在于历史是一个功臣,但是在中共内部他也是违反了党章和宪法的。

结合到这一次,如果说习近平抓捕孙力军是出自警卫局或者是特勤局的话,那就是违宪违法。如果中共有一天能反过来,能清算习近平和习家军的问题,这将作为他的重大的罪名。因为习近平口口声声指控他人搞政变,其实是他自己在搞政变。习近平口口声声说他人在违纪违法违宪,事实上他一直自己在违纪违法违宪,八年都是如此。

还有一点,尽管这次中共的党刊《求是》所刊登的文章出自于中纪委研究室(笔名叫钟纪岩,代表中纪委研究室谐音),但是这篇文章显然是在习近平等人的操控之下,不代表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因为习近平的头一个任期和第二个任期不一样,头一个任期他抓捕这些高官都是通过中纪委,因为当时的中纪委书记是王岐山。那个时候王岐山跟习近平称为习王体制,号称是铁哥们儿,是搭档。但是到了第二个任期情况就变了,王岐山不再是中纪委书记,而是没有实权的国家副主席,另外王岐山现在跟习近平也分道扬镳,渐行渐远了。再一个,第二个任期的中纪委书记是赵乐际,而赵乐际是政治老人各派共推的,包括团派,江派和其他派系。而在中共高层他不属于任何派系,既不属于习家军,也不属于团派,也不属于江派,是相对独立中立的这么一个中纪委书记。他在任内就跟习近平不咬弦,不配合,所以习近平的选择性反腐,通过反腐来进行权力斗争,打倒政敌就难以推行,以至于习近平要通过其他方式来搞赵乐际。比如他去挖赵乐际的陕西官场,借口陕西有两个大案——秦岭违章别墅和千亿矿权案。说是下了六到批示都被挡住不执行,那显然赵乐际就是保护伞,因为陕西是赵乐际的地盘,赵乐际以前是陕西省委书记,青海省委书记,那边遍布他的部下和亲信心腹。那些问下看到中纪委书记赵乐际都没表示,那就不动。结果习近平派了他的亲信,中纪委副书徐令义绕过了赵乐际到陕西去办案,硬是把陕西一帮高官拉了下来,包括以前陕西省委委书记赵正永,他是继赵乐际之后的陕西省委书记,也是赵乐际的心腹亲信。一系列的高官被拉下,就相当于习近平和习家军挖了赵乐际的墙角,把他陕西的权力基础瓦解。这样的话,习近平跟赵乐际实上是结了深仇大恨。所以赵乐际对于习近平不配合,成了反习势力的重要一员。而赵乐际是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手上握有刀把子,可以说掌握重权,对习近平也构成相当的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就进入了非常不正常的状况。不是通过中纪委或国家监察委来抓人,现在居然通过中央警卫局和特勤局来抓人,甚至专门成立一个特勤局,在去年5月成立,在去年四中全会斗争激烈之后任命他的亲信王小洪执掌特勤局。就是相当于把苏联的内务部,或者是明朝的东厂。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就进一步的走上了违法违宪违纪道路。

所以习近平,习家军最近两天的连续三个动作就证明了我早期的判断。他这三个动作,一是公开撤销孙力君公安部副部长的职务,二是间接撤销了傅政华的所有职务,三是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到周永康和令计划来暗示傅政华和孙力军涉嫌政变和泄密。这印证了我在4月19日公布孙力军案的时候的判断,就是跟泄密有关。因为孙力君是唯一一个留学澳大利亚,唯一一个拥有公共卫生硕士的中共高官,而且是中共公安部的高官,而且他是代表了中共公安部,作为副部长在武汉大瘟疫期间坐镇武汉两个月的高官。因为他这样的一个专业和这样的一个身份,就极可能掌握了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秘密,还有湖北武汉的具体真实确诊病例和真实的死亡人数。因此他把这样的重要消息,重要党国机密泄露给了澳大利亚,或者是美国,或者是五眼联盟,或者是国际社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习近平才突然拿下他。

我在说习近平违纪违法违宪的时候,不是用国际标准。因为中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也就是说即便用中共内部他们自己的标准,他都在违纪违法违宪。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是在近一个月来非常高调,要向中共追责,调查问题来源的国家。他不仅是跟五眼联盟合作,要求一起向中共追究责任和调查来源,而且动员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国,跟他们站在一起,向中共追债和索赔。不过我们留意到最近几天,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发言有稍微有些不同。比如他提到,武汉实验室不一定是来源。另外他以批评的口气提到美国,说美国把目标锁定在武汉实验室不利于全世界展开独立调查。当然,他并没有放弃调查来源和追债索赔,这个调子仍然保持。

他的这些说法有几种可能性,第一,澳大利亚跟美国肯定有不同的情报来源,或者是有不同的操作面。第二,由于中共全面抹杀证据,全面隐瞒,从一开始就销毁证据,现在已经销毁了长达四个月,把跟武汉实验室有关的罪证都销毁干净,以至于使外界得不到确实的证据。莫里森建议暂时放下武汉实验室,但是仍然会就中共的隐瞒,拖延和操纵世界卫生组织去追责。因为习近平在国内耽误了两个月,又向国际社会耽误了两个月,总共耽误了四个月,以致造成全世界的大瘟疫大流行,他要以这个为基础去追责。第三,莫里森故意这样讲,事实上是对孙力军的一个保护。

最近,美国总统川普和国务卿蓬佩奥也有所调整。一方面是有大量的证据显示武汉实验室有问题,但另一方面也不把话说死,说还没有最后查清来源。因为孙力军以前在澳大利亚,是拥有公共卫生硕士的中共高官。他坐镇武汉,了解武汉的情况。另外,孙力军在中国做官,但他是个裸官,他的太太孩子都在澳大利亚。所以不排除孙力军向澳大利亚首先提供了相关的情报。现在孙力军突然落马被抓,那么澳大利亚和美国出于对他的保护,对情报来源的保护,于是就干脆避开,或者是淡化武汉实验室的角色,或者说是把重点转向其他方面。因为孙力军落马被审之后,他可以矢口否认,不承认有泄密。如果是国外再做一些转移目标的做法的话,也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他,当然不一定能保护得到。但是西方国家讲究人道,有可能这么做。另外说得严重一点,由于孙力军在澳大利亚留学多年,又是个裸官,把家属子女留在澳大利亚,又在中共体制内步步高升,当上了高官,所以不排除他就是五眼联盟在中共高层的卧底,或者是卧底之一。但是他最后失手了,不幸落马。

凡是当中共高官的人都是做了非常多的坏事,都是人神共愤,罄竹难书。任何人落马都是一个报应,都是应该的。但是不管孙力军在中共党内做了什么坏事,这次如果他把有关这次大瘟疫的起源,武汉实验室和中共的真实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报告给国际社会的话,在某种程度上他就是一个英雄人物。他是在相当程度上支援国际社会!说的好听点就是倒戈一击,弃暗投明,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过去的罪恶。所以澳大利亚总理最近口气的变化可以说是耐人寻味!

由于大瘟疫的影响,中共通常在3月份召开的人大政协两会今年推到5月下旬,也就是本月下旬。就在距离开会还有大概不到两个星期的时候,在中共国内的各大论坛上非常不同寻常地出现了一篇文章,叫《改革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宜早不宜迟》。有的地方还加上一些话,叫势在必行,刻不容缓。实际上这篇文章是一篇旧文章,是2007年胡温执政时期的一篇文章,是当时的一名全国政协委员任玉岭的一个提案。任玉岭当时还国务院参事,他现在已经退休,现在81岁。当时他提出了改革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的提案,但是最后不了了之。现在事隔13年又突然拿出来提,似乎要在5月下旬的人大政协两会上进行讨论。实际上这是一个政治动作,尽管高级干部退休待遇特殊是不合理的事情,对中国人民来说不公平,但是中共不公平的事很多。比如提到终身制,众所周知,按照党内的标准,改革开放唯一的成果就是取消了领导干部终身制。但是2018年在习近平王沪宁操纵下的修宪却又取消了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实际上就是变相复辟了终身制。但是这个时候却说取消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所以哪一个更紧迫?

另外一点,究竟是取消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更紧迫,还是说公布官员的财产更紧迫?因为如果公布各级官员的财产,包括领导人的财产,不仅涉及到卸任的,退休离休的高级干部,而且涉及了现任的中共高官。所以这里既回避了取消领导人终身制,也回避了公布官员的财产,单独瞄准说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实际上是大有文章。真正目的是习近平要针对政治老人开刀,要对政治老人动手的一个信号。因为中共的官员分离休和退休两种,党和国家领导人退休叫做离休,省部级或者以下的官员叫做退休。早在十多年前,中共在体制内就传出所谓退休或离休干部的待遇。省部级官员一年可以耗费公帑1000万人民币,到了副总理,政治局委员级别可以耗费几千万人民币,而到了正国级领导人,特别是政治局常委级别的要耗费平均一亿元人民币以上。包括他们有专职的司机,厨师,秘书,医生,出行还有专机专列,还有高干病房,省部级的还有一些旅行报销,公款报销等等。所以这个花费的确是非常巨大庞大,完全是人民的血汗钱。该不该改?当然该改!这些都是不合理的制度。但是单独把这个制度拿出来,实际上是大有文章,就是预示着习近平要对政治老人动手,要对政治老人动刀。因为习近平上任以来,虽然通过权力斗争削弱团派,排除太子党和红二代的主流派,拉抬他的习家军,但是他的一个重要阻力就来自于政治老人。几代政治老人加起来,包括当过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多达数十名,甚至上百名之多,他不可能把他们消灭掉。因为在中共的现行制度下,最高领导人不是通过民选中,而是通过高层小圈子筛选,就是政治老人实际上筛选的领导人。如果说习近平是通过人民直选的就不一样,他有合法性。但是他就是通过政治老人出来的,如果他要把政治老人都给收拾掉的话,或者是不听命于政治老人的话,那么他在中共党内权力来源的合法性就会打上一个问号。所以政治老人对他构成了牵制!也就是说在中国缺少民主制度的情况下,政治老人有点像一个元老院,或者是贵族院,老人团,对执政的习近平构成了相当的牵制。这些我们可以从2018年的7月政变,2019年的北戴河会议,还有习近平前前后后受到政治老人的批评,各种体制内的传言都可以看得出来,习近平是非常的畏惧政治老人。他恨他们,但是又无法把他们抓起来。他恨不得排除这些影响,但是无法逾越。他大权独揽,但是要受到这些政治老师的批评。甚至在2018年7月政变批评之后,习近平的亲信,包括习家军的头面人物都不敢对他烂捧特捧。原先用的什么英明领袖,总设计师,伟大的舵手等等,现在都收档了,都是政治老人批评的结果。政治老人不仅有资格批评他,而且有根据,说他违反党章,搞个人崇拜,搞任人唯亲,违宪等等。

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对政治老人非常恼火,恨之入骨,这时候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旧题新做,把13年前一名政协委员的提案拿出来。实际上在13年前胡温时代的中共跟现在相比,从中共内部的标准来看还要更开明开放一些。那个时候开人大政协两会,那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会提出各种各样的提案。关于任玉岭,当时就有一个任玉岭现象,因为他喜欢提出不同的提案。如果说现在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这样的提案的话,那就是妄议中央,甚至可能要撤职查办。所以把这篇旧文章,把已经退休的政协委员的动案提出来,实际上是习近平,习家军方面的一个策略,是一个突袭策略。说得轻一点他是要吓唬政治老人,你们要是再干政的话取消你们的特殊待遇。说的重一点,那就是在5月下旬的人大政协会议上通过这个议案,通过之后从物质上瓦解政治老人的基础,通过瓦解他们的物质基础进而剥夺他们的发言权。或者说让政治老人有求与习近平当局,求他保持这个制度,保持我们的特殊待遇。我们不跟你为难了,你就大权独揽吧,你就长期执政和终身执政吧……所以习近平抛出这个话题是为了跟政治老人讨价还价,就在这个人大政协两会上。能不能通过是另一回事,但是幕后的讨价还价一定会进行。

就在今天5月8日,中共国内的媒体转载了一个据说是北朝鲜朝中社的报导,说北朝鲜的领导人金正恩给中共的领导人习近平传了一个口信。这个口信就两句话,说为中国取得了抗疫成果感到高兴,并且祝习近平身体健康。

在这个时候抛出这么两句话,实际上有它的政治含义,他暗示了两件事。一方面是在前段时间盛传金正恩病重病危,动了手术,处于危殆状态。后来金正恩又神奇活现地现身(是不是替身,相片和录像是否涉及伪造还有待考证)。但是说明了两个问题。前段时间金正恩的突然消失了20天,极可能就是因为感染了武汉肺炎,中招了。因为他身边的人都有中招,而北朝鲜是疫情失控,不少的军人和民众被感染,很多人死亡,所以金正恩是去避疫去了。但是在这期间,在他显示的公开照片中没有任何时候戴口罩,所以极有可能他本人受到了感染。受到感染之后,中共派出了医疗队,说不是为了抢救了他的生命,只是防疫抗疫。但这支医疗队有可能是对金正恩的武汉肺炎进行了治疗抢救。因为金正恩本身有心脏病的基础,非常危险,而中共因为炮制了武汉肺炎,又向世界散播,所以中共可能在一定程度是掌握了。但是这个解药只能用于党和国家领导人身上,不会用于普通民众。我们看到各国的政要都在中招,甚至连英国首相和俄罗斯的总理都倒下了,伊朗更是大批高官被端掉,但是中共的领导人却完全没事。特别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以上没有任何人中招。这就说明他们可能有某种解药,甚至这种解药很昂贵,也是国家机密。也许就把这种解药应用到了金正恩身上,使金正恩起死回生。所金正恩有必要表示一个感谢!

但是另一方面,金正恩是一个不轻易感谢人的人。因为这次瘟疫来自于中共,而且祸害了北朝鲜,所以北朝鲜是要找他算账的。这就意味着另外两件事情!因为中共一直希望国际社会表扬他,到处派出外交官,大使,叫德国表扬他。甚至让中共驻芝加哥领事的夫人亲自写信给伊利诺伊州的议长,要求他表扬中共。甚至把表扬信都给他起草好了,只要签个名就行了。中共特别渴望表扬,现在金正恩口头上表扬了中共两句,一定是中共要求他表扬的结果。但这个要求不可能没有代价,金正恩一定是要代价的。我给你口惠,你要给我实惠,拿钱来,拿物来。中共肯定是出去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援助北朝鲜!名为援助,实际上也就是赔偿和补偿。因为北朝鲜本来就很贫穷,经济处于崩溃状态。原先一个是依赖中共的援助,一个是依赖中共的游客,但是大瘟疫一爆发,中共的游客也就消失了。中朝边境是最早管控的,北朝鲜是第一个宣布严格管控边界的国家,比所有国家都早,还说中共人要是碰触边界就格杀勿论,就地枪决。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北朝鲜是几重的经济损失,金正恩和北朝鲜肯定相当恼火,肯定向中共提出了要求补偿赔偿。前段时间我就分析过,对北朝鲜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中共一方面会悄悄私了,讨价还价。但是另一方面不会用赔偿这个名目,但是会以经济援助,投资这些名目来给他补偿,以稳住北朝鲜和俄罗斯,不要他们加入美国和西方追债索赔的国际大联盟。

所以最后中共换来了金正恩的两句表扬,而这个表面非常廉价,还不是书写的,是口头上的。他最后也可以不承认,可以说是你们中共自己报导的。而且说的是还不是祝贺,只是说什么为中国取得的抗疫成果感到高兴,很简单,没达到多高的程度。然后下面就更有意思,祝习近平主席身体健康,也就是说你别倒下了,别像我金正恩一样中招了。无外乎就是这么两句话,但是中共就已经开始大肆报道吹嘘,好像中朝又有什么友谊了,有什么同盟了。习近平和中共到处讨要表扬,遭遇的都是一顿打脸,现在终于讨要到一份表扬。虽然很简短,就是金正恩两句口信。但是这反映了中朝之间,习近平和金正恩之间私底下勾兑私了。也就是说虽然习近平终于讨来了一份表扬,但是肯定付出了高昂的经济代价。

前几天提到中共甩锅美国,中共的网民有一个比喻,是拿潘金莲跟武松的对话来比喻。其实这个比喻还有续集!

武松:我哥是怎么死的?

潘金莲:武大郎虽然死在家里,但是问题不一定出在家里。你这么气势汹汹的来问罪,岂不是无理取闹!

武松:我一定要追责!

潘金莲:说现在重要的不是追责,而是如何把武大郎的烧饼生意恢复起来。

武松:先不谈烧饼,我要弄清楚我哥究竟是怎么死的!

潘金莲:武大郎死后我一直痛苦不止,左右邻居都看见了,不信也可以找王婆,西门庆,卖梨小哥坐镇(这里的王婆大概是指王沪宁,西门庆指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卖梨小哥指北朝鲜)。

武松说: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找到真相。

潘金莲:希望叔叔保持冷静,控制自己的情绪,任何无端的猜测都是别有用心,而有罪推定更是徒劳的。你最好还是先管好自己的生计。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