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鬥升級:王滬寧封殺李克強!習近平一回國就整黨。學習軟體遭抵制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

3月28日在中國海南島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中共總理李克強作了主旨演講。在去年,作主旨演講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是李克強。換了一個人,是因爲在經濟方面,可以說習近平黨管經濟的那一套是歸於失敗,而李克強所主張的繼續堅持市場經濟這一套略佔上風。另外在去年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作的五項承諾全部落空,因此換了總理李克強主導。


但是李克強的講話卻在中共官方媒體上不受待見。李克強是在3月28日上午發表主旨演講,但是官方媒體沒有報導,而是報導博鰲論壇的其他一些思想,一直到了下午才陸陸續續出現一些有關李克強講話的報導。這顯然是怠慢,因爲跟以前相比,去年習近平在博鰲論壇這發表主旨演講,官方媒體要麼是直播,要麼至少是文字直播第一時間進行報導。如果說是因爲習近平地位高,李克強地位略低,有這個差別的話,那麼再往前,2017年,中共的副總理,政治局常委張高麗在博鰲論壇發表主旨演講的時候,中國的官方媒體也是第一時間進行隆重的報導,至少有文字直播在同時處理。而這一次李克強作爲總理,作爲黨和國家第二號領導人在博鰲論壇發表主旨演講,卻受到中共的宣傳部門,黨的主要喉舌媒體的怠慢,冷淡低調處理,一直到下午才出現。既沒有直播,也沒有文字直播,陸陸續續的在下午之後才出現一些文字,壓到非常低的位置。


這跟主管意識形態宣傳工作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的精心設計有關。在去年如果是習近平的話,王滬寧肯定會大歌大頌,大贊大捧,放到頭條頭版,而且標出金句。再之前的張高麗是江派大員,當時的王滬寧最早也是出自於江派,最早是受到曾慶紅的賞識進入中南海,後來受到江澤民的重用。在江澤民時代開始幫江澤民炮製三個代表開始,一直到後來號稱是三代所謂的中南海智囊,或者是話語包裝師。實際很多網民網友都說他是三姓家奴,姓江姓胡又姓習,專門給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捧場抬轎子。所以王滬寧顯然起了很大的作用,蓄意地對李克強的講話進行封殺,這個封殺就跟中共內部最近的一些內鬥有關。


因爲前段時間我也講過,在中共最高的所謂五套班子裏面,一般來說全國人大被稱爲橡皮圖章,全國政協被稱爲政治花瓶,他們只是在每年一度的3月兩會上能夠發揮一些作用或製造一些影響,平時都處於休眠狀態,不起作用。而中央軍委這套班子一般是一個嚇人的槍靶子,如果是對外發生戰爭,或者是對隊內發生了大規模的民主運動,軍隊可以起作用。而在平時就起一個恐嚇威脅的作用!是槍指揮黨,而不是黨指揮槍。因此不管是毛澤東,鄧小平,還是習近平都是先抓槍桿子。當時的江澤民跟胡錦濤爲了軍委主席的交接問題,也展開了幾乎長達兩年的明爭暗鬥。最後即便是軍委主席落到了胡錦濤的頭上,江澤民仍然通過軍委副主席和江系的軍委委員對胡錦濤進行全面的控制和架空,所以足見這個職位的重要性。但是在平時只是威懾作用!


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另外兩大班子就直接起作用。一個就是中央書記處,黨的這一套日常運作班子,處理日常黨務運作工作。還有一個就是國務院,也是處理日常工作。這兩套班子每天都在運行,而且機構都非常龐大。按照過去的常規,書記處的這套班子主要處理黨務,或者是跟整個國家領導方向有關的一些政治事務,也包括一些外交事務。而國務院這套班子基本上以前所承擔的是日常的經濟管理工作,但是到了習近平時代就發生了變化,兩套班子在經濟上交叉進行。一套是從表面看上去是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爲首的一套班子,在進行一些日常經濟管理工作。但是習近平卻通過另一套班子,在國務院有他的代理人,就是排名第四的副總理劉鶴,是習家軍的領頭人物,習近平的親信。他通過劉鶴在國務院另搞一套!


但最重要的,是他通過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來插手經濟。比如以前的中央財經工作小組現在叫中央財經委員會。在中央財經委員會裏面放了四個政治局常委,兩黨兩政,政方面是第二把手和第四把手,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副總理韓正。而第一把手和第三把手,卻是總書記習近平和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王滬寧是在這裏邊既不懂經濟,也沒有地方主政經驗,結果卻進了中央財經委員會,成爲排名第三的人物,僅次於習近平和李克強。


習近平,李克強和韓正都有地方主政經驗,而李克強和韓正是總理和副總理,都很有經濟管理經驗。但是這個王滬寧完全是個門外漢,卻硬被習近平拉進來作爲一個平衡,實際上就是有著要掌管經濟,意識形態管經濟的這麼一個構思和想法。所以在中央財經委員會裏面就形成了兩個班子,兩條路線,兩套人馬,就是習近平王滬寧這條線,還有李克強韓正這條線。這必然會形成兩條經濟路線鬥爭,習近平主張的是黨管經濟,黨領導一切,在各級企業成立黨支部,而李克強反復強調是市場經濟,激發市場的活力來頂住下行的壓力等等。


所以這個矛盾必然在結構上產生出來,現在可以說是越來越突出。尤其在過去五六年,習近平王滬寧的這條套管經濟,內憂外患,可以說是在內部製造了經濟大衰退,在外部製造了中美全面對抗和國際孤立。而李克強的這一套並不是說有什麼新穎,只不過是堅持了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時代所延續下來的改革開放路線而已。就是市場經濟爲主體!


所以這兩條經濟路線的鬥爭,現在可以看出客觀上的上風和下風。那就是習近平王滬寧這條路線走下風,失敗了。而李克強這一邊能夠站穩腳,尊重客觀規律。在這樣的情況下,最近李克強的聲望有所提升,在黨內的影響力也有所提升,最近連續召開的兩個經濟方面的高峰會都是李克強出席。比如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李克強出席了座談會,跟各國的企業家,專家和前政要等互動。另外就是博鰲論壇,是李克強出來主講。但是王滬寧這邊顯然不甘心失敗,因爲王滬寧現在手中集中了大權,如果說政治局常委裏面其他人都靠邊站的話,最後權力就首先集中在習近平手上,接下來就是以李克強爲首的國務院和以王滬寧爲首的書記處之間的激烈博弈。


王滬寧作爲常務書記,由於權力太大,因此可以說現在已經想取李克強而代之,成爲黨管經濟的一個主角。在日常運作中,現在王滬寧的權力並不亞於總理李克強,甚至在很多方面有超越。尤其在強調意識形態,強調政治學習,強調洗腦,強調黨領導一切的情況下,王滬寧的影響力和權力顯然都在急劇上升,在黨內形成了類似於史太林這麼一個人物。在蘇聯早期的七大領袖裏面,史太林排最後一位,七大領袖排最後。但是由於他當時當總書記,總書記就是秘書長的意思,就是中央委員會的秘書長。由於他當了秘書長,最後他通過各種監控操控,結果在手中掌握了大權,逐漸成爲實權人物。當時列寧在去世的時候,對其他六大人物都留了遺言。對史太林的留言,列寧在遺囑中說道:自從史太林擔任總書記(秘書長)之後,在手中集中了無限的權力,他以後是否會謹慎使用這種權力,我表示懷疑。他強烈地對中央委員會作出暗示,要取消史太林的權力,或者罷免史達林。但是後來列寧死了之後,中央委員會沒有按照列寧的遺囑執行,結果全都遭遇滅頂之災。史太林在逐漸突出他的地位之後,把其他的五大領袖幾乎都是整死,有的是押上刑場處死,有的是毒死,有的是在國外遭到暗殺。


所以以前的史太林很像現在的王滬寧。靜悄悄的,足不出戶,也不出外國訪問,也不去地方視察,只是在深宮裏琢磨,在手中逐漸集中了無限的權力。所以在這個時候,可以說對李克強的封殺就完全有來頭。李克強在博鰲論壇講話,王滬寧心裏想的是:你有你講話的權利,但是我也有我報導的權利。你儘管去博鰲論壇大放厥詞,大講特講,我掌控宣傳機構,我想怎麼報導怎麼報導!所以他做了很多的手腳,把李克強的主旨講話放到次要再次要,降低又降低,滯後又滯後,使李克強的主旨講話發不出去。


很多網民和朋友有可能覺得,這方面是否有點誇大?其實中共的筆桿子文宣部門歷來非常重要,可以說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按照毛澤東的說法,一支筆能夠抵過百萬雄兵。實際上在過去的年代,毛澤東知道抓槍桿子重要,抓筆桿子也很重要,講得不好聽的話,毛澤東在這方面吃過虧。在文革前夕,當時劉少奇抓經濟,經濟從大饑荒中回暖回春,卓有成效。當時劉少奇控制了從中央到地方的各個黨政部門,其中就包括宣傳部門,像當時的北京市委書記彭真等人都是他的幹將。當時毛澤東想發表他的一些文章,想發表他的一些東西,居然在人民日報和新華社都刊登不出來。他後來痛罵北京市委書記彭真所把持的這些機構是針插不進,水潑不入!連黨主席毛澤東在那個時候也出於無奈,發表東西要繞到上海的文彙報去發表他的東西。那個地方是他的地盤,市委書記柯慶施是毛派鐵杆,還有其他一些幹將如張春橋,姚文元在那裏搖旗呐喊。所以毛澤東是通過在上海突破之後,反過來包圍北京。


之後在文革,毛澤東通過造反的形式,把劉少奇和以劉少奇爲首的大小黨政幹部都打下去,大部分迫害致死,然後重新培植了江青,張春橋,姚文元這些文革派掌權,掌權之後對意識形態進行嚴厲的控制,也至於控制到最後排擠總理周恩來的地步,周恩來的消息會受到壓縮,甚至受到含沙射影的攻略。在周恩來晚年,人民日報甚至發表了一篇非常接近於攻擊周恩來的文章。1975年,毛澤東在深宮中批示,批林批孔批周公,要准備批周公了。到了後來,人民日報就暗示得非常明顯。由江青,張春橋,姚文元所把持的人民日報甚至出現了這麼一句話:黨內的那個最大的走資派庇護那個死不改悔的走資派!死不改悔的走資派指的是鄧小平,最大的走資派指的就是周恩來,可以說是呼之欲出。後來周恩來被毛澤東所逼,先走了一步,通過醫療手術手段逼死周恩來。如果周恩來走得晚一點的話,那真的是會作爲最大的走資派被揪出來了!


所以由此可見,宣傳的作用非同小可。而再後來的一次是體現在1992年,當時鄧小平在六四大屠殺之後,接受了尼克遜和基辛格的建議,自己退下來,不再當軍委主席,把軍委主席的位置交給江澤民。江澤民是黨政軍大權集於一體,而鄧小平處於退休狀態。鄧小平退休了三年之後,就發現宣傳部門已經不爲他所掌握,所以鄧小平要發表一些有關改革的言論發表不出來。人民日報,新華社都在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命令下控制,發不出來。鄧小平居然要繞到珠海特區報,深圳特區報去發表他的言論,什麼東方風來滿眼春等這些報導來報導他南巡的講話,才尋得一個突破。


連毛澤東和鄧小平都一度受阻於掌握宣傳部門筆桿子的人,所以更不用說現在了。現在筆桿子被王滬寧所掌握,爲習近平所服務,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想封殺誰就封殺。所以對李克強的封殺完全不是高估或者誇大,完全是一個實情。李克強顯然受到了封殺,中共的內鬥在升級,經濟上兩條路線鬥爭上升到政治上的兩條路線鬥爭,以至於背後的權利搏殺。李克強是一個弱勢總理,當然無可奈何,但是其中的這些搏殺痕跡和跡象卻非常的分明。


還有一個跡象顯示,就是習近平剛訪問完歐洲三國,一回到北京,稍事休整之後,第一個動作就是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然後在會議上發表講話。會議的主題就是又是加強黨的建設,又是黨領導一切,又是黨管一切。在這個會議上通過了兩個條例,一個叫《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第二個叫做《中國共產黨黨員教育工作條例》,都是講黨的建設。其實現在可以看出已經形成一個規律,就是每次習近平出訪回來,馬上就會召開所謂政治就會議,馬上進行政治學習,加強黨的領導。不管他出什麼招,出了什麼問題?,他都要問計於王滬寧。而王瀘寧大概會三句不離本行,如果習近平問他說:王滬寧同志,現在經濟下滑怎麼辦?王滬寧回答:加強黨的領導。習近平問:王滬寧同志,現在中美談判陷入僵局,難辦。怎麼辦?王滬寧回答:加強黨的領導。習近平又問:王滬寧同志,現在我們的一帶一路遇到困難,國際上對我們很不友善,華爲遭遇挫折,怎麼辦?王滬寧回答:加強黨的領導!


所以習近平每次外訪回來,必然會主持一個政治局會議,一會兒是黨的建設,一會兒是黨的領導。這次又是來了,搞什麼加強黨組工作條例,反復強調要在各級工作中加強黨組發揮的作用。而黨組發揮作用就是排斥政務系統,就是做給李克強看,不要以爲你國務院的日常工作有什麼了不起,不要以爲你那套市場經濟的經濟路線佔了上風有什麼了不起,我就是要加強黨的領導。


還有那個黨員教育工作條例,就是加強對全黨的洗腦,加強對全體官員黨員的洗腦。這種做法又跟文革時期毛澤東的做法完全相似!當時在文革前夕,由於劉少奇主持日常工作,毛澤東退居二線,劉少奇恢復整頓經濟有一定的成效,暫時止住了大饑荒。但是毛澤東卻反復強調階級鬥爭,黨的領導。他知道劉少奇抓了實權,政務的實權,管理的實權,日常運作的實權抓在手上,那他就要強調黨的領導,動不動就階級鬥爭,多次在政治局會議上跟劉少奇發生爭執。劉少奇認爲主要矛盾要麼是經濟上的問題,要麼是四清四不清的問題。但是毛澤東反復強調主要矛盾就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問題,就是階級鬥爭,反復強調以階級鬥爭爲綱。最後一直到把劉少奇打倒爲止,然後全面搞政治掛帥,刮起一場文化大革命的風暴,掃蕩一切,政治掛帥,經濟讓位。在文革中的名言叫做“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黨的領導才是一切。


所以今天一樣,毛澤東說的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實際上不是說治理國家方面有什麼靈,而是說在權力鬥爭中他能夠取勝。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只要抓政治,他作爲黨主席,就能加強自己,就能夠掃蕩政敵。今天王滬寧給習近平出了歪主意就是這樣,加強黨的領導,只要講政治就一切都靈,只要講黨領導一切,加強黨的領導,或者政治掛帥,一抓就靈。今天王滬寧控制習近平的招數就是如此,所以習近平就進入了這麼一個境界。


與此同時,黨內還發生了洩密事件。據傳習近平在巴黎跟法國總統,德國總理和歐盟主席舉行的一個論壇上發表講話的講稿圖片在網絡上到處流傳,這顯然是中共黨內可能有人給釋放了出來。這可能成爲黨內的嚴重事件,因爲這份講稿上面,秘書給他畫了很多的紅線,注音,生怕他讀錯字。生氣盎然的盎字要給他注一下,會晤的晤也要注一下,博弈的弈也要注一下。甚至在主標題下面,說是在論壇上的講話,幾月幾日於哪里,專門注明毋須讀出來。就是這兩句話不要讀出來都要提醒他,生怕他講話的時候犯錯。而習近平在巴黎也呈現出身體有相當的狀況,走路呈現異樣,恐怕身體有某種隱患隱疾。所以那樣的話恐怕更容易發生大量的口誤語誤,甚至是讀錯看錯。


這份全是紅線,注音和標記的講稿在網上廣爲流傳,一個可能是有人在惡搞,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黨內反習勢力給他散佈出來的,故意要出他的洋相。顯然,這樣一個東西搞得習近平非常緊張,一回到國恐怕就要追查,要抓內鬼,要抓什麼兩面人,抓什麼兩面派,然後大忙一陣,大呼小叫。就像毛澤東時代,動不動就要抓什麼陰謀家,野心家,這是毛澤東的用詞,結果今天習近平他們都撿起來用了!


王滬寧可以操縱宣傳,操縱教育,進的話可以操縱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央視等這些主要喉舌,退的話暗中還可以操縱修改教科書。這就是王滬寧的大手筆,而且在實際運作中,他可以用書記處代替國務院,超越國務院的權力等等。但是王滬寧搞意識形態最近還是遭遇了一個挫敗!


這個挫敗就是今年元旦開始推出的一個叫“學習強國”的軟件,說要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一套實際上就是王滬寧的思想。表面上是習近平的思想,事實上全部都是王滬寧的思想。推廣期間,先是要黨員官員強制下載,規定下載,而且每天學習,要積分,積分到一定時候能夠獲獎,積分不夠要受處罰,最後甚至擴大到企事業單位的員工都要強行下載這個軟件搞積分,以至於最後出了一個假積分的軟件。有人在網上給他們提供了作弊的手段,只要用了那個軟件的話,你的積分自動上漲,你看不看都有大積分,不斷得獎。


這個軟件弄得天怒人怨,尤其是基層,對這個學習全國軟件非常抱怨,反感,完全是一個洗腦的軟件,讓人不堪負荷。很多黨員官員抱怨,工作一天已經很累了,回到家之後還不得不不打開手機來搞所謂的學習全國軟件積分。而其他的非官員,非黨員,還有那些企事業單位的員工就更加抱怨,怨聲載道,非常不滿,到處在罵習近平或者罵王滬寧。


結果終於踢到了鐵板上。最後發現由於底子太強,而且學習的人故意留差評,到處留一分,搞得這個全國學習軟件非常狼狽,像過街老鼠一樣。最後習近平王滬寧陣營不得不暗示要降溫,因此有些省市悄悄發文件,要求下面的企事業單位不要再強迫下載這款強國軟件,也不要再強迫搞積分制,然後美其名曰說不要搞形式主義。這款學習軟件遭遇重挫,然後逐漸就下架了。

當然,王滬寧等人操縱意識形態領域的控制並沒有減弱。比如在不僅在高校裏加強搞思想政治課教育,而且把清華大學的教授許章潤停職。去年因爲他在日本講學期間,他發表文章批評修憲,批評習近平大權獨攬。結果現在秋後算賬,他被清華大學停職而且降低薪水,非常奇怪。也就是說王滬寧等人暗示,不僅是在精神上給你打擊,在物質上也要打擊。我們黨就是一個唯利是圖的黨,一切爲以金錢爲中心,只要你跟我們黨的路線不一致,沒有四個意識,兩個維護,那對不起,不僅要在職務上撤掉你,還要把低的薪水減停,在物質上遭受打擊。同樣在重慶師範大學,有一名叫唐雲的副教授,他也是這所大學校歌的歌詞作者。他因爲在課堂上發表了一些個人的見解,遭到了特務學生的舉報。遭到舉報之後,他也被停職停薪,受到政治和物質的雙重處罰。這些處罰在前幾年有很多,多名教授和副教授相繼受到了處罰。這不過是最新的事態發展而已!


而最近還有其他的一些事態。比如維權律師王宇,因爲要去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參加一場論壇,結果就被警察帶走。聽說是帶上背銬,帶到了根本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就僅僅因爲要參加一個論壇就被帶走,這些事情都在上演!


當然,民眾的反抗也沒有減輕。像在遼寧的一個公安局的門口就有人發動了自殺式炸彈攻擊,炸傷了兩名警察和一名路人。而本人因爲是自殺式炸彈攻擊,炸藥綁在身上,所以當場身亡。在民間逐漸出現了自殺式炸彈攻擊這樣的事情,都是一個社會的警訊。所以一方面是習王陣營在加強鎮壓和控制,但是另一方面人民的反抗也在增強。


所以歸結到王滬寧從封殺李克強到強推學習軟件,到在學習強國軟件上受挫。如果按照中共標准的最近一些說法來看,王滬寧的做法也可以說是低級紅和高級黑的一個結合。封殺總理李克強是一個低級紅,因爲明眼人都看得出這種高層內部鬥爭。然後強推學習強國軟件是高級黑,因爲強推的結果是引起民間進一步的反感,,效果是怨聲戴道,最後是非常狼狽地降調收場。這是高級黑必然的後果和效果!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