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前言:同種同文不同質



同種同文不同質


陳破空


香港回歸中國,倏忽十八載。十八年間,港人眼睜睜地看著,中國的達官顯貴與紅頂商人,蜂擁而至,水陸並進,上市垃圾股,炒作房地產,滲透百業,圈錢、撈錢、洗錢,轉眼間,就把這座國際都會變成為中國高官專設的洗錢中心。伴隨而來的,是官商勾結、權錢交易、貧富分化。在「回歸祖國」的主旋律下,這顆昔日「東方明珠」,染上「中國病」,而黯然失色。


遼闊海峽的天然阻隔,使台灣得以暫時幸免於難。台灣民眾對「兩岸服貿協議」說不,台灣拒絕紅色中國,基於一個明白無誤的邏輯和擔憂:今日香港,會不會就是明日台灣?


然而,在借勢「中國崛起」、振興本地經濟的魅惑下,台灣與香港,都迎來了洶湧澎湃的中國人潮。前往台港「自由行」的中國人(陸客),把消費力帶到台港的同時,更把當今中國人的劣根性、低素質、不文明的形象張揚於台港。


在香港,中國人甚至搶購嬰兒奶粉、巧克力、化妝品等日用品,港人因不得不面對這些從天而降而無處不在的「水貨客」而倍感緊張。於是,一個日益不安的疑問,困擾著香港人:他們到底是誰?我們到底是誰?為何同種同文不同質?回歸十八年,香港人愈來愈清晰的答案是:他們是中國人,我們是香港人。經過2014年「雨傘運動」的洗禮,香港年輕人的這一認知更加明確。


數十年間,或者更長時間,相同的疑問,同樣困擾著台灣:他們到底是誰?我們到底是誰?為何同種同文不同質?台灣人的答案,比香港人來得更早、更清晰:他們是中國人,我們是台灣人。而台灣年輕人的回答更加堅定。經由2014年「太陽花學運」,台灣年輕人吶喊:反對台灣中國化;經由2015年反課綱運動,台灣年輕人聲明:中國史不等於台灣史。


台灣人,香港人,都不願做中國人。那麼,中國人自己呢?其實,只要一有機會,中國人就會削尖腦袋,鑽出國門,遠遁異國他鄉。留學的,移民的,偷渡的,因旅遊或探親而滯留外國不歸的……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其數量,其規模,穩居世界之冠。


不僅平民大量出走,官員和富人也大量出走,前赴後繼,如過江之鯽。無數高官與富豪,首先送走他們的子女、配偶,繼而轉出大量錢財,惟自己暫留中國,當「裸官」,為「裸商」,待貪飽賺夠撈足之後,再拔腳開溜。「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大談「中國夢」,然而,真正的中國夢,卻是移民夢。中國人以移民為能事,尤其大大小小的中國官員,動輒舉家移民。他們移民的目標國,絕非北韓、越南、古巴這些「共產主義」同類,而是他們一貫狠批痛罵的異類:西方民主國家。


中國官員的複雜心思,盡在其中:如本書所述的分裂人格;發自心底的不安全感,大廈將傾,碩鼠搬家;以及,在冠冕堂皇的「愛國」口號下,他們從來不愛這個國家、很不情願當中國人的真實心態。


既然中國官員都不願當中國人,奈何中國普羅大眾?既然中國人都不想當中國人,奈何台灣人、香港人?


因此,這本書,不僅寫給台灣人、香港人看,也寫給中國人看,讓他們了解,自己所屬的這個國家,病灶所在,孽障之深。讓他們認識,自己所屬的這個民族,已然病入膏肓,非下猛葯、重葯,無以救治;非當頭棒喝,無以警醒。設若這百毒纏身的十三億人,最後得以救治、解脫,將是人類最大的改觀。


中國人的問題,既有歷史的沉痾,更有當世的積弊。本書所論中國人,主要指當代中國人,兼敘古代中國人,藉以追尋這個民族的歷史變遷及其複雜軌跡。透過本書,不僅展示中國人惡質的面目,更挖掘中國人敗壞的由頭。


筆者鄭重聲明:筆者寫作本書,批判中國人的國民性,完全以事實為本,絕無任何民族歧視之意。筆者信奉,人生而平等。筆者相信,中國人國民性的敗壞,最大因素,在於專制制度。因為,專制制度的本質,就在於,以粗鄙的力量壓制文明的力量。一旦中國發生制度變革,成為一個民主與法治的正常國家,筆者堅信,中國人的國民性必將轉向正面發展,假以時日,必獲得根本改善。同種同文的台灣人和香港人,就是現成的示範。


2015年7月,於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