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一章之三:中國人湧向全世界(三)


日本大地震,中國人着慌


2015年,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向中、韓兩國喊話:停止在二戰遺留問題上對日本糾纏不休,無休無止地向日本索要道歉。中國人恨日本嗎?看上去是,其實不見得。就像其他亞洲國家的民眾一樣,只要見識精美、文明、禮貌備至的日本,中國人都會不由自主地著迷。如果說,既恨又愛,是韓國人對日本的複雜情緒;那麼,表面仇恨、暗裡羨慕,或者說,假裝恨、偷著愛,就是中國人對日本的複雜情緒,符合中國人慣有的分裂人格。


儘管中日關係緊張,前往日本旅遊、購物的中國遊客,卻連年爆增。在日本各大商場、各地著名風景區,中國遊客如織。中國人湧入,給日本經濟憑添了助力。


儘管中國駐日大使館網頁上,刊登洋洋長文,提醒中國人在日本衣食住行要守的規矩,包括「乘車要排隊」、「避免接觸他人身體」等,內容多得令人炫目,但中國遊客的表現,仍讓日本各地管理者和清潔工頭疼,他們抱怨這些中國遊客:「旁若無人地大聲喧嘩」 、「不會坐馬桶」、「不打算買也用手摸,導致陳列品報廢」……


2010年,兩名居住在日本大坂市的中國人姐妹,以年老為由,申請了他們在中國福建省的直系親屬來日本照顧他們。申請的直系親屬,竟多達48人!這48人抵達日本後,在一個星期內,就都向所屬區政府申請領取生活救濟金。大坂市政府為此向其中的32人支付了該年7月份總額達241萬日元的救濟金。


近20多年,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移居日本,享受一個發達國家的體面生活。然而,當日本面臨災難時,許多早已移民日本、甚至入籍日本的中國人,卻根本沒有與日本人同甘苦、共患難的念頭,一窩蜂地逃之夭夭。見利忘義,這些中國人,對他們所寄居的日本,只是利用而已。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大地震。日本人冷靜,鎮定,不驚慌,沒有混亂,沒有爭先恐後,更沒有哄搶、盜竊。不論交通中斷還是交通滯後,日本人都如常排隊,耐心等候,從容不迫。被妥善安置到諸如學校等避難場所的近50萬災民,領取食物、水,限時充電手機,接受體檢等,都排隊進行,秩序井然。甚至連扔放垃圾,都依然堅持分類處理。


大地震當日,東京大停電,公共交通中斷,許多東京人長途跋涉,步行回家。而僅僅一天之後,龐大而繁複的東京交通,就基本恢復。正是因為日本人的堅守,餘震不斷的東京,工作與生活秩序迅速恢復正常。甚至連居酒屋,入夜都照常客滿。


然而,長居日本的中國人,卻驚慌失措,大舉掀起逃離潮。如何逃離?旅日中國人,活動腦筋,彼此獻計獻策,總結道:「凡在東京者,以去國為上策,南遁京阪為中策,留守為下策。」東京成田機場,擠滿了急於離開日本的中國人。一位嫁給日本人、並在福島居住了10年的中國婦女,領着她10來歲的孩子回中國,在成田機場接受採訪時,她只是一個勁地抱怨機票難求、航班難等,一句也沒有提到被她撇在日本的丈夫和婆家人。


焦躁不安的中國人,爭搶着登機。候機廳里,他們推搡、插隊、互相踩踏,橫衝直撞,又高聲抱怨、爭吵、咆哮,頓時讓成田機場秩序大亂。日本地勤努力維持的平靜、祥和、有序的場面,竟罕有地被中國人打破、沖亂。有現場目擊者驚嘆:這哪裡像是在日本,簡直就像是在中國!


就在日本核電廠接二連三地發生爆炸、日本籠罩於核輻射烏雲的最危難時刻,日本人依然沉着,東京人照樣淡定,但遠在東海那邊的中國,卻炸開了鍋。僅僅因為一則 「食碘鹽能抗核輻射」的謠言,一夜之間,就出現搶鹽風潮,隨後竟鬧出全國性的鹽荒。不僅上海、廣州等東部沿海城市,就連遠離日本3200公里的成都、重慶,食鹽都被搶購一空,商家斷貨。


中國博客和網民調侃地寫道:「謠鹽」(謠言)四起,一覺醒來鹽沒了,無鹽(無言)的結局。一副對聯:上聯「日本是大核民族」(大和民族),下聯「中國是鹽荒子孫」(炎黃子孫),橫批「有碘意思」(有點意思)。還有詠嘆調:「世界上最痛苦的是什麼,輻射來了,鹽沒了;世界上最最痛苦的是什麼,輻射沒來,鹽買太多了;世界上最最最痛苦的是什麼,人被輻射死了,鹽還沒用完。」而中國政府對此發出「堅決打擊造謠惑眾、惡意囤積、哄抬價格、擾亂市場等不法行為」的《緊急通知》,本身也是這出黑色幽默大戲中的一個滑稽片段。


日本未亂中國亂。一出「謠鹽」醜劇,將中國人的浮躁、盲目、自私、貪婪、貪生怕死等醜陋的國民性,暴露無遺。不僅讓外國人看不起中國人,而且讓中國人也看不起中國人。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