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一章之八:中國人湧向全世界(八)


五花八門:中國人在美国


近幾十年,中國崛起,中國人成了「暴發戶」的代名詞。然而,中國人仍然湧向外國,尤其湧向經常遭中國領導人抨擊的西方。西去,西去,人潮滾滾,前赴後繼。有人說,美國夢是房子加汽車;而中國夢,就是出國,就是移民美國、移民西方。


中國人出國,有的循合法途徑,有的循非法途徑。就在「盛世」的光景之下,一船接一船的中國偷渡客,源源不斷地駛向美洲、歐洲和澳洲。於是,有了「金色冒險號」的故事,有了無數偷渡者悶死貨櫃車廂的故事,以及其他形形色色或離奇或悲慘的故事。中國老百姓暗裡偷渡,中國官員則明裡偷渡,憑藉人手幾本護照和瘋狂聚斂的錢財,大量移民家屬和子女,順帶轉移贓款。


紐約是一個國際大都市,也是一個巨大的移民城市,移民而來、旅遊而來和偷渡而來的中國人,無處不在,如過江之鯽,彷彿要把中國唯一的優勢——人口,強加於美國。於是,源於中國人劣根性的表現,便處處在這裡展示出來。鑽法律空子,巧取社會福利;熱衷內鬥,華人之間盛行惡性商業競爭;造假證辦政治庇護,在中共領事館和民運組織之間兩頭通吃……


在紐約,只要一到中國人聚居的唐人街(China Town)和法拉盛(Flushing)等地,就突然有回到中國的錯覺。人群擁擠,人聲鼎沸,空氣中充滿令人窒息的嗡嗡聲。交通信號燈彷彿在那裡失靈,人們無視紅綠燈的存在,亂推亂擠,人流與車流夾雜而過。這些中國人慌慌張張,彷彿不抓緊時間,就會失去什麼似的。垃圾桶似乎也顯得不夠了,垃圾隨處可見。那種髒亂差的形象,就像典型的中國小縣城。


在這裡,中國人開設的餐館,一律只收現金、不收信用卡,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偷稅漏稅。唐人街還形成了假貨一條街,盡賣假冒偽劣商品,雖多次遭警方查緝,但屢禁不絕。在不少美國人眼裡,中國人成了弄虛作假、投機取巧的代名詞。


每一回,蘋果公司發售新型手機,各地蘋果手機商場外,都排起了長龍,其中的絕大部分,都是中國人,他們搶購新型蘋果手機,目的是倒賣到中國,賺取幾百美元的差價。就為了這點蠅頭小利,眼神勢利、舉止浮躁、穿戴得五花八門的中國人,大量涌到蘋果手機商場,不惜漏夜排隊,排成的長龍,順街道建築物,繞了一圈又一圈,佔據好幾個街區,常常望不到盡頭。每當我看到這樣的長龍,由中國人構成的、醜陋的街頭奇觀,都會不由自主地覺得丟臉。那簡直就是對紐約人文風景的粗暴糟蹋!


老同學的孩子來美國,或旅遊,或留學,受父母之託,美其名曰來「看望」我。我固然以禮相待,介紹美國的情況,供其參考。然而,我發現,這些年紀在二十歲左右的「大孩子」們,開口閉口,談論的,都是什麼名牌服裝、名牌手錶之類,或者

,指點街上的汽車,哪些是名牌,哪些不是。常令我目瞪口呆、無言以對。我請他們吃飯,有時掏錢為他們購買車票,他們往往連一句感謝的話都不說,彷彿一切理所當然。


除了受我接待,這些功利心十足的「大孩子」們,似乎對我還存有其他指望。比如

,讓我帶他們到名牌服裝商店,難道要我給他買衣服?或者,我應該給他一些錢、作為紅包?我本人,從很年輕時候開始,就依靠自己、從不指望別人;美國文化更是如此,人們彼此獨立,自力更生,並不指望他人。前後來了好些老同學或老朋友的大孩子,大抵都是如此表現,讓我感到周身的不自在。以至於,到後來,我幾乎不敢再接待這些來自中國的「大孩子」們了。


2013年,中國曾出產電影《當北京遇上西雅圖》,講述中國孕婦到美國產子的故事。把中國孕婦利用美國制度、讓中國孩子獲取美國國籍的奸巧行徑,描寫成快樂的輕喜劇。中國文藝,常常反映中國官民的集體潛意識,肆无忌惮地教練國民如何利用他國、損他利己。貫穿這部輕喜劇的潛台詞,就是:見縫插針,順手牽羊,歷來就是中國人的本事。中國人心領神會,津津樂道。


2015年3月,美國執法隊伍突襲了位於加州的中國人「月子中心」。這些中心的業主遭到調查,他們涉嫌簽證、福利、稅務欺詐以及洗錢。中國孕婦雖暫時未被抓

,卻須留待做污點證人。但受此驚嚇,一些中國孕婦隨即逃回中國,構成雙重違法

。這類由華人開設、專門為中國孕婦服務的「月子中心」,在美國,竟有四百多家

,分布在洛杉磯、紐約、西雅圖、舊金山等許多美國城市,每年接待三至六萬名來自中國的孕婦。她們每人向「月子中心」交納數萬美元,其目的是在美國產子、讓孩子獲取美國國籍。「月子中心」為她們提供包括辦理旅遊簽證、安排住宿、選擇醫院、申請醫療福利等全套服務。這些中國孕婦,往往到美國公立醫院生產,然後一走了之,將數萬美元的醫療費留給美國政府埋單。


既然中國崛起,既然中國人富起來了,為什麼中國女人還要涌到美國產子?一個回答是:「為了孩子的前途,讓孩子多一個選擇。」等於承認美國比中國好,但其中一些母親,可能歷來就是共產黨的擁護者。另一個回答是:「希望孩子有機會在美國上學。」等於承認美國的教育比中國好,但其中一些母親,可能正是共產黨教育的死忠者。還有一個回答是:「我是一個母親。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夠快樂、健康。我要呼吸新鮮空氣。」意指中國污染嚴重,要讓後代逃離災難。然而,這些母親,是否對中國的污染也有責任?可曾起而抗議當局只顧產值、不顧環境的錯誤政策?


從「月子中心」業主到中國孕婦,這些中國人,對待美國的姿態,只有兩個動詞:利用與欺騙。把中國人的偷奸耍滑、投機取巧、機會主義和分裂人格等,再次張揚得淋漓盡致。「月子中心」,是繼「二奶村」、「貪官城」之後,中國人在美國鬧出的又一醜聞,也展示中國人逃離中國的又一路數。


「衝出亞洲,走向世界。」這原本是中國足球的口號。數十年過去了,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倒不是中國足球,而是醜陋的中國人形象。中國人的敗壞,不再局限於中國,而日渐泛濫於世界。


二十一世紀,「黃禍」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