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七章之一:虛偽錯亂的性觀念(一)


儒家思想之一:「興天理,滅人慾。」人慾終究無可滅,嚴防硬堵,反成泛濫。道貌岸然的官場,背後都是男盜女娼。一夫多妻的舊俗,以「二奶」的形式復活。「國法」不容妓女,但遍地都是妓女。凡此種種,在中國,性,不幸地,成為一個負面詞。中國人對性,集體地,陷入思維錯亂。



中國人的性,一部《金瓶梅》


「食色,性也。」中國古代哲人告子曾如是說。意思是:食慾與性慾,是人的本性。然而,「萬惡淫為首。」清朝文人王永彬的這句話,卻又道出中國人虛偽的性觀念。人們應當質疑:真的嗎?淫,比貪腐、兇殺還罪惡嗎?原來,中國人的淫,往往與貪腐、兇殺扯在一起。


中國有一部古典名著,叫做《金瓶梅》,以露骨的性描寫著稱。這部著作,誕生於明朝,卻以北宋時期的真人真事為藍本。其中的幾個主要人物,如潘金蓮、西門慶、武松等,在另一本以史實為基礎的名著《水滸傳》里,也曾登場。證明,這些人物和故事,都是存在過的歷史人物和發生過的真實故事。


絕色女子潘金蓮,先是被賣到張大戶家為仆,不久遭張大戶性侵。張大戶老婆震怒,故意將她下嫁又矮又丑又窮的武大郎。潘金蓮偶遇有權有勢有錢的官人西門慶,後者將潘金蓮引誘到手,兩人私通。不久姦情曝光,兩人合謀將武大郎毒死。潘金蓮正式嫁入西門慶府宅,成為西門家的五姨太。因潘金蓮最淫蕩,在西門慶的六個老婆中最受寵,於是爭寵吃醋,仗勢欺人。潘金蓮性慾旺盛,先後私通、勾搭琴童和西門慶的女婿陳經濟。最後,武大郎的弟弟武松回來為兄報仇,手刃潘金蓮,讓這個風流一世的美女身首異處。


潘金蓮從受害者變身加害者(加害武大郎、同門妻妾);西門慶從搶奪者淪為被搶奪者(潘金蓮奪走其女婿);武松從打虎英雄變為殺人犯。這些蛻變的人生軌跡,寫照的,就是中國主流社會的故事。幾千年來如此。


《金瓶梅》這部作品,也詮釋了相當部分中國人的性口味。對中國人而言,圍繞性,最引人入勝的,就是淫亂、腐敗、謀殺、犯罪。直到今天,中國人,尤其有權有勢有錢的中國人,所謂「中國精英階層」,涉性,依然離不開這些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