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九章之三:中國式樂趣:內鬥(三)


深重的歧視心態


中國歷代王朝,自稱「天朝」。今日中國民眾,仍譏諷一黨專政的紅色政權為「天朝」。既然是「天朝」,自有傲慢與偏見。一種毫無理由的民族優越感,支配着自卑而又自負的中國人,讓他們自大而狂妄。鑒於中國擁有持久的大一統歷史,中國一直是一個大國,在許多中國人身上,自覺或不自覺地,流淌着大漢族沙文主義的血液。


中國人看不起小國,比如,動輒稱日本為「小日本」,以示貶低。中國人看不起窮國,比如,提到非洲國家,往往嗤之以鼻,稱其為「黑非洲」、「窮非洲」。夜郎自大,許多中國人竟全然不知,自己的國家,在國際上陷於孤立,劣評如潮。


中國媒體,常常宣傳、渲染美國存在種族歧視,並用美國人反歧視的語言和行為來證明。受了這種宣傳,中國人信以為真,以為美國人種族歧視很嚴重。殊不知,美國人強調歧視問題,恰恰證明,歧視問題,在美國社會很敏感,從觀念到法治,美國已經將歧視降低到了人類的最低點。中國人到了美國,才知道,美國人歧視並不嚴重,平等觀念遠遠超過歧視觀念。


倒過來看,中國人的種族歧視最嚴重。首先,中國人(漢人)看不起少數民族,在漢人嘴裡,西藏人、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彷如原始人、野蠻人,根本不入流,是應該受到漢人統治、專制、壓迫的當然對象。


其次,中國人看不起中國人。首先是身份歧視:有錢人看不起窮人;當官的看不起老百姓;「紅二代」看不起「官二代」(「紅二代」:打江山的開國元老之後;「官二代」:從平民上位的高官之後)……在毛澤東時代,曾有明確的家庭成份劃分,祖上富有的家庭或與舊政權有關聯的家庭(所謂地主、富農、資本家、反革命等),不僅可以被公開歧視,還遭公開迫害。


地域歧視:城市人看不起農村人;東部人看不起西部人;上海人看不起蘇北人;北京人看不起河南人;廣東人看不起「北方人」(在廣東人眼裡,廣東省以北,都是北方)……


與文明國家不同的是,中國的歧視問題,沒有法律約束;歧視者不受法律制裁,被歧視者不受法律保護。故而,歧視可以公然進行,大行其道。有人可以在街上大喊:「我就是看不起你們這些鄉巴佬!」「我簡直看不起你們這些窮鬼!」「維族人連豬都不如!」……


上海的父母,如果得知子女要跟蘇北人結婚,會氣得吃不下飯、睡不着覺,百般阻擾。北京人盡情嘲笑河南人,想編排什麼就編排什麼,全然無所顧忌。漢人貶低少數民族,說盡了污損的壞話,即使由此釀成嚴重的種族衝突,也無須承擔責任。


中國人張貼的招工啟示,可以公然寫上:「本店不招女工」(性別歧視);「五十歲以上免問」(年齡歧視);「只招漢人,不招維吾爾人」(種族歧視);「拒招河南人」(群體歧視);「招工限於本地人」(地域歧視);「要求五官端正、容貌秀麗」(形象歧視)……


每年一度由北京中央電視台主辦的「春節聯歡晚會」(簡稱春晚),因收視率高,被當局列為「國家項目」。然而,堂堂國家項目,卻充滿歧視內容。大牌喜劇演員趙本山的小品,就以歧視殘疾人出名。2015年的春晚,中國網友總結出的歧視劇情多達44處,涉及歧視女性、歧視單身、歧視矮男人、歧視單身、歧視南方人……


中國人深重的歧視觀念,甚至禍及幼小的孩童。前中國外交部長李肇星,曾因思想極左和對外強硬,被稱為「憤青外長」、「紅衛兵外長」、「痞子外長」。此人退休後,終於能說幾句實話、人話。2013年9月,李肇星到深圳演講,說起一個故事:他在美國見到一個中國殘疾小孩,從中國轉去美國讀書。他問這個孩子,在兩個地方上學,有什麼不一樣。孩子哭着說,他喜歡美國的學校,因為同學看到他,會幫他推車、攙扶他;但在國內,同學見到他就喊:「瘸子來了,瘸子來了!」


中國人還把自己的歧視觀念,推廣到外國。中國人看外國人,首先以膚色劃界,仰視白人,看不起黑人。中國人把外國人叫「老外」,這種混合了敬意和幽默的稱謂,指的是白人,而並非其他人種。在中國人嘴裡,黑人不叫「老外」,而叫「老黑」;暗地裡,中國人還把黑人叫「黑鬼」。對印度人、拉美人等膚色較深的種族,中國人都打骨子裡瞧不起。中國女人很願意嫁給外國人,但絕對不會嫁給黑人,一想到嫁給黑人,就覺得沒臉見人,父母也絕對不會接受。得知日本女人竟能嫁給黑人,中國女人覺得不可思議,背地裡竊竊私語,認為日本女人「太傻」。


中國政府在世界各地開辦「孔子學院」,竟然設立「潛規則」:不準聘用具有某種宗教信仰、或對中國政府持批評態度的教師。這證明,打着「孔子」招牌的孔子學院,以推廣中國文化為名,實際推廣的,卻是中國共產黨文化:獨裁,腐敗與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