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九章之二:中國式樂趣:內鬥(二)


海外民運為何不成功?


1989年,就在中國民主運動達到高潮之際,留學美國的中國學生和學者,也展開了大規模聲援,連日連月,到中國駐美大使館、領事館門前示威。後來,國內民主運動遭共軍血腥鎮壓(六四屠城),海外民主運動也隨之低落。


隨後,這些曾參加海外民運的中國學生、學者,遊說美國國會,要求讓他們全體獲得政治庇護,留居美國,以規避中共政治迫害。出於人權價值和人道主義,美國國會通過特別法案,即《1992年中國學生保護法案》,讓這批中國學生、學者,總計八萬多人,獲得政治庇護,取得永久居留權,他們獲得的綠卡,世稱「六四綠卡」。


然而,這八萬多人中的99%以上,獲得綠卡後,很快就退出了海外民運,銷聲匿跡。以美國法律,獲得政治庇護的外國人,不能再回到母國,否則,就證明其遭受的政治迫害不實,應該退還綠卡。但這八萬多中國學生學者的99%以上,不久就任意往返於中國與美國之間。


後來,他們中,有的人,藉助中國經濟大潮,大發橫財,腰纏萬貫。有的人,不僅背叛民主理想,還反其道而行,用其在美國學到的電腦、網路和其他高科技,協助中國政府建立網路封鎖牆,所謂「網路長城」,封鎖信息,包括來自美國和自由世界的信息,倒戈一擊。有的人更充當中國政府的線民,潛伏于海外民運,伺機破壞,助紂為虐。


這是一個投機取巧、見利忘義的民族。中國人見風使舵的牆頭草本性,在此暴露無遺。當初參加民主運動,出於某種程度的投機心理;獲得綠卡後,退出民主運動,自顧發財,自甘墮落,甚至認賊作父,更是出於投機心理。見利忘義,莫此為甚。獲得「六四綠卡」的這八萬多中國學生、學者,被海外華人譏諷為「吃人血饅頭」。「六四綠卡」,因而又被稱為「六四血卡」。


一度聲勢浩大的海外中國民主運動,由此遭受巨大瓦解。堅持民主理想、堅持抵抗北京獨裁的留美中國學生學者,所剩無幾,不到八萬多人中的1%。隨着一個又一個民運領袖遭中共流放出國,他們,這些流亡者,反而成了海外民運的中堅,與殘留海外的民運人士一道,形成一個人數不多、相對鬆散的「民運圈」。


然而,即便如此鬆散的「民運圈」,也以不團結、山頭林立、一盤散沙著稱。熱衷內鬥,是中國人的通病,民運人士也未能免疫。有人為了一個空洞的頭銜或虛無的職務,爭得面紅耳赤,不可開交;有人為了爭奪有限的經濟資源,決不讓步,誓不妥協,不惜與同僚反目。如果相持不下,明知對方不是中共特務,有人也會故意指控對方是「中共特務」,亂打一氣,以此佔據競爭優勢。


部分民運人士,性格張揚,脾氣暴躁,動輒當面批評,直截了當,毫不客氣。輕易地,就傷了和氣。一言不合,就當場翻臉。有的還互相揭短,成心與同僚為敵。有的甚至動手動腳,爆發肢體衝突。

「文人相輕」,本是中國文人的一大通病。流亡海外的中國民運人士,很多是文人,即知識分子,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的學識、見識高出別人,故而看高自己、看低別人。相互詆毀、相互拆台,嫉妒心所至,不惜讓別人幹不成事。


如果說,共產黨是因為既得利益而連接在一起;那麼,也可以說,不少民運人士是因為虛名而連接在一起,缺少合作精神,更談不上干大事業所必需的默契。民主運動是高尚的,但不少中國民運人士的心智卻是混沌的。


因為無法達成團結、無法形成合力,最後,這些流亡人士,基本上是憑藉其個人聲望,為中國人權發聲、批評北京獨裁;並以其個人之力,支持國內的民主運動。


海外民運組織相繼失去各類人權基金會的支持,其首要原因,就是內訌、內鬥。因為內部的紛爭而損害形象,引發信用危機,導致外援中斷。而一些民運組織,形同虛設,除了開會,還是開會。開會,又不過是為了向有關基金會申請經費。為此,有的民運人士,甚至弄虛作假,列假項目,報假賬。到頭來,也因此失去了各類基金會的信任,讓海外民運組織的資源日漸枯竭。這類人,已經將目的和手段相顛倒,實現中國民主化,原本是目的;運籌財力物力,原本是手段。卻變成,彙集財力物力,成了目的;空喊民主口號,反而成了手段。


近看「民運圈」,中國式的毛病不少。時不時地,原先很高調、較知名的個別民運人士,忽然間收斂氣息,不再發聲,或者,改變了調門。原來,這些人暗地裡受了中共利誘、金錢收買,竟然背叛信仰、改變立場。中國安全部,斥重金,花大力氣,策反民運人士,以喝茶、吃飯、送禮、解決生活困難、甚至發放「退休金」、暗送房產等名目,利誘民運人士,能收買的就收買。


被收買後,有人頻繁往返於中國內外,以雙重身份,過起了雙重生活,在國外,依然是有名氣的「民運人士」,在國內,卻又是某種「成功人士」,左右逢源,朝野通吃。在他本人、以及部分中國人看來,這種做法,「識時務」、「很聰明」,甚至稱得上「浪漫」,既頂着「民運人士」的光環,也沒有錯過中國經濟繁榮的「大好時光」。


海外中國民主運動不成功,除了各種客觀條件的限制、以及中共潛伏特務的搗亂,關鍵還是在於,多數民運人士,仍斷不了中國人的劣根性。他們生長於紅色中國的紅色土壤,如中國搖滾樂手崔健唱的那首歌,都是「紅旗下的蛋」,深受共產黨毒害,猶如喝狼奶長大的狼孩,要全部排出體內的狼基因,殊非易事。


換言之,如果民運人士未能斷絕中國人的劣根性,諸如投機取巧、見利忘義、好出風頭、熱衷內鬥、不守信用、心胸狹隘……那麼,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幾乎就是註定。